《古阳亭奇事》
第31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徐邺还是多少向我透露了点,原来那血蝙蝠林乃是亭阳郊外一处乱坟岗,离凤仪阁不过5华里路程。据说当年石达开的太平军与曾国藩的湘军曾在此地激战了三天三夜,一时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太平军经此一仗,元气大伤,不久后石达开挥师西进入川,才有了后来的大渡河之围。
  而自此仗后,那片林子也就变的人迹罕至,传言当初因为死伤者太多,整个林子遍布尸体,连蝙蝠都个个吃的全身泛红,故此得名血蝙蝠林。据说有路人经过,还能常常见到过太平军将士的阴魂出没,一时传言四起,倒是再没多少人逗留了。
  至于那木经是什么玩意儿,徐邺始终不置与否,倒是让我不好再问了。
  说话间, 天色已微亮,陆汶崖让我在府里歇息,嘱咐了几句,就与徐邺火急火燎地出去了。
  我知二人必是去那血蝙蝠林见那神秘人了,现在我也算是大病初愈,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实在按耐不住心中好奇,于是待那二人出去不久,径直跟了上去。
  片刻间我就追上了那二人,这时,陆汶崖正和徐邺窃窃私语。无奈我不敢靠的太近,具体说什么也听出不来,就见二人走的飞快,不多久,就到了一处茂林深处。

  我见这茂林寒气逼人,雾气缭绕,一时竟冷的直打哆嗦,按理说现在还正是酷夏时分,怎么感觉到了落草坡的瘴气那了。我悄悄猫到一棵老树背后,远远见二人来回踱着步,似乎在找着什么。
  这地儿实在是有些冷的渗人,我就一件单衣,自然是有些受不了。这时四周寂静无声,突然嘎嘎的一声鸟叫声传来,树叶也震的掉落了几片,然后整个林子又复归死寂。
  雾气浓的缠着一团,冷风嗖嗖的直往领口灌来。我抱紧了双手,突然三声利响划破了死寂。噗噗噗,片刻林子里呼啦啦地飞出了满天的蝙蝠,呀呀地叫个不停。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那陆汶崖二人不远处多了一个人!
  墨色斗笠,一身藏青,分不清是男是女。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见面纱犹挂,看不出模样。见陆汶崖二人一阵惊栗,齐齐后退了几步。突然天空之上风卷残云般无数粉尘扑面而来。陆汶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徐邺赶忙上前来扶,却不料像是着了什么道,整个人呼哧一下,竟被倒着吊到树上去了。
  这番变故来的太快,也就是这一眨眼功夫。我看的一阵心悸,动也不敢动弹。
  那神秘斗笠人忽然吃吃一笑,“陆汶崖,书带来了吗?”我一见那神秘斗笠人,下意识就想到了黑衣人,说话都是瓮声瓮气,但随即又感觉不太可能,这蒙面斗笠人身材一眼望去,绝没有黑衣人那么高大。
  陆汶崖这时也爬将起来,显是脚下受了点伤,脚步踉跄。他朝那斗笠人喝道:“你到底是谁?他们人呢?”
  那斗笠人丝毫没把陆汶崖放在眼里,徐邺犹在树上一动不动,似乎已昏了过去。
  二人就这般静静地对视着,终于陆汶崖忍不住了,“你到底要怎样?”
  那斗笠人似乎像玩弄猎物般注视着陆汶崖,须臾,轻声笑道:“你说呢,陆先生,我的问题你好像还没有回答吧?”

  陆汶崖倒是丝毫不惧,愤然道:“木经怎么可以随意拱手让人?我再问一句,人你到底放是不放?!”
  我一阵吃惊,不想陆汶崖到这时说话还是这般硬气,不觉心里暗暗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那斗笠人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一时竟惊起无数蝙蝠嘎嘎飞起,林子里顿时嘈杂一片。
  “陆汶崖,你好大的口气,死到临头,还兀自嘴硬,看来今天就要送你上路了!”
  斗笠人刚把了字说完,人竟像风一般欺身而上,眼见就要到的陆汶崖跟前。谁知陆汶崖却是朝他扬手一挥,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奇异的香味。

  湘西鬼盅!
  那斗笠人大叫一声,只一个翻身竟自躲将过去,远远落在三丈之外。
  陆汶崖眼见一击未中,旋又追上前去。岂不料还未跑得几步,突然脚下一股悸动,低头一看两排绳索竟是缠到了脚踝,还没等拔脚,呼哧一声,整个人就像徐邺一般给直直地倒吊了起来。
  那斗笠人缓缓地走过来,手上却多出了一把尖刃。
  他望着陆汶崖又是一阵狂笑,随即森然道:“陆汶崖啊陆汶崖,你也是太天真了,你会湘西鬼盅我怎会不知?不过到头来你还不是一样落在我手里么!”
  陆汶崖怒极而笑:“既你知道,那你还有什么好得意的,大不了玉石俱焚罢了!”
  那斗笠人把玩着尖刃,看样子倒是淡定的很。他扭头看了看远处的徐邺,淡淡说道:“你错了,湘西鬼盅对别人或许有用,对我来说那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见陆汶崖瞪着大眼像是不信,斗笠人忽然转过身来,背朝着我看向陆汶崖,猛地将面纱一扯,得意地笑了起来。
  “陆汶崖,你说我刚才讲的对不对啊!”
  话音刚落,陆汶崖脸上突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整个人激动的浑身颤抖不已,几乎失语:“啊,是你!”
  我听陆汶崖声音里满是恐惧,意外甚至绝望,无奈只能看到那斗笠人的背影,却始终见不得那人真实模样。不由也是惊恐起来,这斗笠人到底是何许人物,竟让陆汶崖骇成如此?!
  斗笠人用刀抵住陆汶崖左肩,几乎要脸贴脸地挨到了一起。只听他恨恨说道:“今日我便用这剔骨尖刀先剐了你那兄弟。”
  说罢,那斗笠人从陆汶崖身上划下一片衣服,直接塞到陆汶崖嘴里。
  也不管陆汶崖怎么挣扎,他转身径直向那徐邺走去。这时,倒是让我看清了他的模样,不过却是出了我意料之外。那人不过30余岁光景,国字脸,大眼浓眉,远远望去竟有些英气,只不过身材有些瘦削,稍稍还有些驼背,不然倒不失是一位翩翩公子。
  我见他大步流星般到了徐邺跟前,右手扬起,就要往徐邺脑门划去。我禁不住一声轻叫。饶是如此,终究还是被发现了,只听斗笠人大喝一声:“谁在那里!出来!”
  我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不得已从树后走了出来。
  斗笠人见我居然单身一人,很是诧异。他望了望陆汶崖,轻蔑笑道:“你和他是一路的?!"
  看这阵势,我心想这次恐怕真是是命丧黄泉了,心中索性放开来,仰天哈哈一笑,“不错不错,你说怎么着吧!”

  那斗笠人咦了一声,似乎没料到我居然一点不怵,不由赞了一句:“好小子,看来陆汶崖身边果然是藏龙卧虎,既然如此,多一个不多,今天我就先拿你开祭吧!”
  我和那斗笠人说话之间,心中早已抱了必死之心,见他飞身欺来,心中倒是无比坦然,就此闭目等死罢了。
  谁知只听到一声嘶吼,我睁开双眼,见那斗笠人脸上却突然露出痛苦的神色,那尖刃居然在离我喉咙半公分位置就此停住!
  我一个激灵飞身跳起,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那斗笠人背后竟站了一头面目狰狞的怪兽,冠如孔雀,一张血盆大口径直咬住那斗笠人的腰眼。

  我一阵惊栗,眼前一片漆黑,片刻间如噩梦惊醒般大叫一声,浑身打了个哆嗦。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眼前的一幕一下子让我目瞪口呆。
  原来,此时我正坐靠在一张八仙桌旁,身旁一盏油灯行将燃尽,微弱的灯光照的四周更是昏暗。这时祝倩走了过来,关切问道:“怎么了,陆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