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30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下一阵感动,一时竟有些哽咽。这时,陆汶崖走到了床前,我哽咽道:“陆先生这份大恩,我真不知要如何报答?!”
  陆汶崖笑道:“老弟,不要听我那兄弟胡言乱语,比起性命来,几颗珠子又算得了什么,雨桐你说你学医的还用的着我说吗?”口气里竟有些责怪徐邺的意思。
  徐邺苦笑道:“大哥言重了吧,方才不过一句玩笑话罢了。”
  这时,陆汶崖点了点头,摆摆手让徐邺先出去,显是有很重要的话和我单独讲。
  我一阵小紧张,只见陆汶崖定定地看向我,隔了好久,才缓缓说道:“陆老弟,你还是说实话吧,你和我们陆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陆汶崖此刻脸上阴晴不定,完全没有了早先的那种和颜悦色,竟看的我有点忐忑不安。
  但我这时候哪敢再乱言语,只得继续装傻充愣,“陆先生,您方才说的我不是很明白,我和您陆家能有什么关系,总不能因为我也姓陆吧!”我脸堆微笑淡淡说道。
  陆汶崖干咳了几下,竟笑了起来:“陆老弟,呵呵,难道你不知道这湘西鬼盅是陆家的祖传秘术,除了我之外,谁还能会得了这般手艺?!”
  我听了这话,我浑身一个激灵,如不是全身酸痛几乎都要坐了起来,整个人完全目瞪口呆了。
  陆汶崖倒是不慌不忙弹了弹袖子上的灰,看也不看我,柔声说道:“说吧,怎么回事!”
  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这,这个.”到后来几乎声若蚊喃,再也说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哇哇婴儿啼哭声,几乎同时,那叫菊婶的女人抱着个襁褓快步跑了过来,“先生,看看婉仪这是怎么了?一晚上闹个不停。”
  我见那菊婶年纪50上下,身材倒是端正,脸上沿着鼻梁却刺拉拉一条疤痕很是骇人,白天没怎么留意到,这时陡然一间,还真把我吓了一跳。
  陆汶崖二话不说,从那菊婶手里接过襁褓抖了抖,左手轻轻拍打着,口中哦哦地叫唤着,完全是一付慈父的样子。
  我见那婴儿面容娇小,不过周岁模样,脸上却有些发青,兀自叫唤个不停,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我见陆汶崖紧张的样子,不由宽慰道:“陆先生,令爱是不是受了风凉还是?”
  这时,陆汶崖似乎忘记了刚才的聊天,也不回头,自顾说道:“这不是我女儿,是我一位挚友的骨肉,也不知怎的,今天闹个不停。”

  隔了片刻,见那女婴兀自哭个不停,甚至抽搐起来,陆汶崖显然也慌了神,他起身说道:“陆老弟,我先带婉仪去给雨桐看看,你的事我呆会儿再谈。”说罢,也不等我回话,风一般跑出了门外。
  我见陆汶崖几乎要乱了方寸,完全没有了那种从容不迫,显是有些急了。这时,房间复归于安静。突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闪过!
  “婉仪!”陆汶崖和那菊婶刚叫那个女婴叫婉仪!
  我一下子明白了,但也突然糊涂了起来,那晚婉仪一看到祝倩那样子就说中了麒麟降,为何徐邺和陆汶崖说我染的是湘西鬼盅,看这几人,都没有骗我的理由啊!
  我一时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缘故!
  我越想脑袋越是发涨,终于忍不住连日的劳累,呼呼地睡了过去。
  突然,一声尖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拉醒。我腾地一声坐了起来,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再往窗外看去,却是一片火光,着火了?!
  此时正值酷夏我也没脱衣服入睡,赶紧下床穿上了鞋,突然感觉全身居然轻盈了不少,再看那手臂,黑色绒毛皆已褪去,我心中一阵狂喜,总算是捡回了条命。
  不过这时我也来不及庆幸,径直往门外跑了出去。
  出了门外,我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妙,只见那主楼此时正火光冲天,熊熊大火居然弥漫了整栋楼,仓皇中,我见一个女子抱着个襁褓从大火里穿出,正是菊婶。
  不多时,陆汶崖也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接着是徐邺,独独没见那孙佳颜!

  陆汶崖急切地招呼着几个下人赶紧着灭火,现场乱成一锅粥,咿呀声叫喊声混成一团,等那火扑灭,几乎过了快半个时辰。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焦炭味,整个主楼的几乎被烧的漆黑,陆汶崖四周看了看,发现佳颜居然不在,他拉住一旁的徐邺,大声问道:“雨桐,佳颜呢?”
  此时徐邺头发乱七八糟,脸上也是黑一块红一块,显是被火灼伤了脸,和平日里风流翩翩完全换了个模样,听的陆汶崖这般问,脸色一下子惨白了,“大哥我也没看到啊!难道?”
  方才救火时一片嘈杂,哪里还顾的上清点人数,这时一静下来,两人都有点慌了,目光皆停在那主楼二楼西边窗台上去了。
  我见二人有点痴了,不由上前推了一把,“两位还愣的干啥,上去找人啊!”
  那二人这才反应过来,三人径直朝二楼跑去,到的房间,见佳颜的床上落的厚厚一层灰,霾气甚重,空气里还夹杂着呛鼻的味道,但人却踪迹全无!三人翻门倒柜乱找一气好一阵子,那孙佳颜仿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还是不见踪影。
  三人目瞪口呆,难道佳颜她给烧成了灰烬不成?!

  此时天已蒙蒙亮,三更早已过了许久,陆汶崖望着那凤仪阁主楼久久不动,徐邺知他为了建造这主楼耗费了大半个心血,见烧的这般面目全非,搁谁心里都不好受。他轻轻走到陆汶崖跟前,叫了声大哥。
  那陆汶崖转过头,望着徐邺和我,长叹一声:“佳颜如果再找不到,就算给我十个凤仪阁,我如何向怀山交待啊!”话语哽咽不已,竟自悄然落泪了。
  我见此情此景不免也是伤感,正要上前劝慰,不料后面菊婶一声急促声传来,“先生先生,不好了,婉仪不见了!”
  三人猛地扭头一看,菊婶已到了跟前,上气不接下气般气喘吁吁,“陆先生婉仪不见了!”
  “什么?!”陆汶崖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见菊婶哆嗦着从腰里掏出了一个纸条,“陆先生,在婉仪摇篮里找到了这个纸条,我不识字,您看看。”
  徐邺见状一把抢过,三人把头一起凑了过来,借着蒙蒙的亮光,那纸条写着:“想要救孙佳颜和那孩子的命,带上木经,血蝙蝠林见!”
  看来这场大火果然是背后有人故意设计,有意为之。
  徐邺望向陆汶崖,焦虑之情溢于言表,“大哥,现在怎么办啊!”
  陆汶崖眉头紧皱,略一迟疑,旋即说道:“看来对方当真是有备而来,咳咳,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陆汶崖自顾说着话,说着扭头就朝楼下走去。我悄悄问徐邺,“雨桐兄,木经是什么东西?血蝙蝠林听上去怪吓人的,又是什么地方?”
  徐邺摇摇头,叹道:“老弟你还是别问了,唉看来今夜果真是多事之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