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直起身,萧晋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确实如柳白竹所说:虽然依旧冰冷,但已经没有那种生人勿近的死气,算是一枚标准的禁欲系帅哥了。
  这就挺好,不需要再多废话打听什么,萧晋只是点了点头,便望着那些视线都已经集中过来的女人问:“公司什么时候招收了这么多女员工?我记得走之前好像还没有啊!”
  “这是陆总走之前交代下来的。”贺兰鲛回答道,“她说现在女安保的市场需求也不小,招手女员工是很必要的。况且老板你的女人那么多,派男的过去保护总归不方便。另外,有她们加入,也能更加激发公司男员工们的潜力和凝聚力。”
  萧晋听完就瞪大了眼,吃惊道:“鲛,这还是自我们认识以来,你一次性说话最多最长的一次吧?!”
  贺兰鲛抿了抿唇,又深深的弯下腰去:“谢谢老板为敏敏做的一切,大恩大德,贺兰鲛没齿不忘!”
  “不错不错,没有下跪,看来我确实没有白忙活。”萧晋把他扶起来,又笑着问:“现在还想当我的狗吗?”
  贺兰鲛回答的毫不犹豫:“我的这条命都是您的,做什么都无所谓。”
  萧晋无奈的摇摇头,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吧!我知道了。接着去忙吧,你这些女徒弟的眼珠子都已经黏你身上下不来了,我怕再多呆一会儿会被她们给咒死。”
  贺兰鲛回头瞅瞅那些灼热的目光,迟疑道:“老板,您能不能把我调去训练男员工?”
  “不能!”萧晋坏笑,“你可是咱们平易安保的颜值担当,她们的作用是凝聚那些男员工,而你的作用就是凝聚她们。不光现在,今后再招收进来的女员工也全都交给你负责。
  女学员的男教官,这噱头都能写出一部小白文了,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对了,多跟你老板我学学,要是里面有感觉不错的姑娘,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哦!”
  说完,他就走了。贺兰鲛站在原地愣了半天,也只能硬着头皮转身走向那些在他看来如狼似虎的女人们。

  离开练功房,萧晋的心情就彻底好了起来。播种时有多艰难,收获时就有多喜悦,这世界上绝没有比身边人都平安喜乐更好的事情了。
  接下来,他又分别去了耗子和胖子两人的办公室,勉励闲聊了几句,便走出办公楼,向后面的餐厅走去。
  距离中午还有些时间,餐厅的后厨仅有几个打下手的帮厨在做配菜的清洗和准备工作,厨房一角的大烤箱前,还站着四个女人。
  其中一个瘦瘦高高,气质超凡;另外那三个却是一水儿的萝莉少女脸。

  最边上的姑娘相貌清纯,但眉眼间却又自带些许天然的妩媚,动作起来纤腰如弱柳扶风,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男人床上不可多得的恩物。
  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儿最瘦,也是几人中最像少女的,只见她正全神贯注的听着最中间那个女人说着什么,举止神态中有种小心翼翼,似乎在讨好着对方。
  而那位四人中的焦点,也是萧晋最关注的女人,一张萝莉脸下面却生了一具珠圆玉润的身体,稚嫩与成熟完美融合,任何男人看一眼都很难再移开目光。
  萧晋没有打扰她们,抱着膀子靠在门框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苏巧沁教授上官清心、黄思绮、以及贺兰艳敏做点心。

  女人天生的美丽终究只是眼球刺激,而在他的心里,苏巧沁最有魅力的时刻,除了床上的娇羞之外,就是她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了。
  这个女人太胆小,一张床上睡都睡那么长时间了,和他说话时也还是一副怯怯地模样,只有在厨房里为他做饭的时候才会真正的放松下来。
  这时,黄思绮转身去冰箱拿鸡蛋,视线投过来发现了他,微微一怔,紧接着便惊喜地叫道:“先生!”
  其它三人都抬起了脸,下一刻,苏巧沁便飞奔过来,乳燕投怀一般紧紧地抱住了他。
  萧晋诧异极了,因为苏巧沁从来都不敢在外人的面前和他过于亲昵,像今天这样激烈的情感表达,还是两人相识以来的第一次。
  仔细一感觉,女人的身体在瑟瑟发抖,捧起她的脸,就发现已经是泪流满面。很明显,肯定是哪个大嘴巴把夷州的事情告诉她了。
  吻吻女人的唇,萧晋愧疚的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苏巧沁很用力的摇头,哽咽着说:“你回……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个女人没法哄,越哄眼泪就越多,于是萧晋只能像往常一样,抄起腿弯将她抱起大踏步的向外走:“告诉我,你的房间在哪儿?”
  看着萧晋头也不回的离去,贺兰艳敏与黄思绮的神情都有些黯然。
  “男人有多多情,就会有多无情!”上官清心的声音响起,“如果你们两个这会儿需要喝几杯的话,没关系,剩下的活儿我一个人做就可以了。”
  贺兰艳敏与黄思绮互相对视一眼,又都低下头,继续完成自己还没有做完的活计。
  安静了没一会儿,黄思绮忽然停下手,开口道:“上、上官小姐,昨天陆小姐跟我讲,先生他已经安排好了夷州那边的事情,等他一回来,就要送我回去。这……这是真的吗?”
  上官清心停下打奶油的手,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说:“我很好奇,你的心里对萧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爱情肯定不是;崇拜?也不太像;可若说是敬畏的话,你也不应该对于离开他这件事如此不舍才对。
  所以,思绮,告诉我,萧晋于你而言,到底是什么呢?”
  黄思绮垂下眼睑,片刻后就有一滴泪珠低落。“先生是这世界上第一个真心温柔待我的人。”
  闻言,上官清心惊讶的瞪圆了眼,连贺兰艳敏都诧异的转头看她。
  抹抹眼睛,她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说:“很不可思议,对不对?可事实就是这样。
  我的家人都死于和丨毒丨品有关的事情,而我却想要贩毒,先生曾因此骂我没有人性,但他不知道的是,正因为我的父母与姐姐都死于丨毒丨品,我才一点都不恨它。
  我的父亲是个禽兽,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在深夜看见他压在我姐姐的身上。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可是妈妈却打了我一顿,并警告我不准跟任何人讲。后来,在我十一岁那年,那个禽兽把我也……”

  说到这里,她痛苦地闭上眼,深呼吸了两口气,才接着说道:“那还不是最让我难过的,你们一定想象不到,当时帮着我父亲固定住我双手的,就是我的姐姐。”
  听到这样的人间惨剧,贺兰艳敏也忍不住落下了泪水,怜惜的握住她的手,上官清心更是满怀歉意道:“思绮,对不起!我不该……”
  “没关系,憋在心里那么多年的事情,讲出来舒服多了。”黄思绮又笑了一下,抹抹眼睛,说,“再后来没过多久,我的父母跟弟弟就死了,我和姐姐也被带到了吴建文的身边。
  他不喜欢我姐姐,直接把她送给了手下,可他对我却特别的好,喂我吃饭、哄我睡觉,给我买好多好多的漂亮衣服。起初的那半年,我甚至以为他就是上天补偿给我的父亲。
  日期:2018-07-1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