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9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空此时渐渐变的阴暗,我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漫无方向地缓缓走着。突然腹部一阵扎心的疼痛,全身犹如万箭穿心般剧痛难忍,我一个踉跄瘫倒在地,口中竟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声音。
  我身上虽然疼痛无法言说,心里倒还算清醒,暗自叫苦,“看来身上的麒麟降怕是要发作了!”果不其然,还没等我爬起,又一阵剧痛接踵而来,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此彻底晕了过去。

  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四周寂静无声,只一盞油灯在桌上摇晃不定。我看的十分好奇,打算坐起来看看,身子却酸痛的紧,几乎不能直起腰来。
  也就这时,门里咯吱一声开了,一个身影朝我这边走来。
  借着微弱的眼角余光,我认出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认识的徐邺!
  只见他径直走到我床前,三分笑容七分忧虑,关切地问道:“陆贤弟,好些了吗?”
  我试图坐直了起来,却发现根本没法办到。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甚至连言语的力气都所剩无几了。
  这时,徐邺倒是端来一把凳子坐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我许久,正当我几乎要被他盯的发毛,徐邺开口了。
  “陆老弟,看来你这情况不是很好啊!”
  我没有接过他话茬,径直问道:“雨桐兄,我这是在哪儿啊!”

  徐邺咦了一声,转而解释道:“这里可不是凤仪阁么?是碧霜姑娘把你送回来的,不过她说有些急事,现在早已去的远了。”
  我千思万想,也绝猜不到居然是涵轩送我回来的?那为什么给我感觉一直是很冷淡的样子?难道说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病是没法医治的,恐怕碧霜姑娘这次要白费时间了!”
  徐邺听我说完,突然哈哈一笑,“陆老弟,你这根本不是病,自然有医治的方法,你可要听听?!”
  我吃惊地看向徐邺,见他似笑非笑,又不似作伪,于是故作淡然道:“听雨桐兄这么一说,看来必有医我之法啰?!”
  徐邺也不答话,从脖子上摘下一枚物件,递给我看。我侧过身子,定睛一看,正是那风伯胆念珠!

  只听徐邺淡淡笑道:“陆老弟,看仔细了,这便是医你之法!
  见我听的一头雾水,眼神里满是疑虑,徐邺站起身来,踱了几步,突然脸色一变,正色道:“陆老弟,你可否告诉我你是如何染上这湘西鬼盅的?!”
  听到这我心里猛然一惊,曾听祝倩说过,麒麟降和湘西鬼盅本是上古失传已久的邪术,好不容易徐龙槐才把那麒麟降给复制了出来,怎地我什么时候又中了湘西鬼盅!
  徐邺见我兀自沉默不语,哪知我心里已转了千般念头,旋而柔声问道:“陆贤弟,但讲无妨,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我想再怎么着也不能和盘托出,只是苦于不知从何说起,顿了一顿,我索性编了个谎言,“雨桐兄,其实我真不知道是怎么染上的,就是前几日突然间的事。”说罢,我故作苦脸状无奈地摇了摇头。
  徐邺狐疑地盯我,似乎一心要把我看穿,好在我还算沉的住气,总算没被他识破。
  良久,徐邺似乎有些意兴阑珊,自顾言语道:“咦这可就真奇了怪了!”
  我故作不解道:“雨桐兄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

  徐邺这才反应过来,一摆手,“没什么,我不过有些纳闷而已,那有这么巧的事儿?!”
  我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于是徐邺和我解释道,这湘西鬼盅咋听上去很是诡异,其实不过是一种很邪性的病毒,早在先秦时湘西就有了,因为被感染的人会形同丧尸,当地人就很自然地把它和传言中的邪术联系在一起,并取名叫做鬼盅,又因只在湘西比较多发,故世人皆称之为湘西鬼盅。
  徐邺这番话几乎把我惊的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我借机问道:“那雨桐兄,又可知道麒麟降的来历?”
  我这话一出,徐邺脸色顿时一变,如同见了鬼一般脸一下子煞白起来,他几乎战栗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麒麟降?!”
  我完全没料到徐邺瞬间居然变了个模样,不由心下也是一惊!只得小心应答道:“这,我也是听老辈的人讲过一些。”
  徐邺稍稍擦了擦额头,随即告诉我,麒麟降传言是苗寨里极其厉害的邪术,传言很多,但至今也没人证实。但凡中了麒麟降的人,身体上倒不会有多少变化,具体症状如何还真没人说清楚!

  徐邺接着详细和我讲起这湘西鬼盅,越往后说越是胆战心惊。我这才发现徐邺讲的,和我身上的麒麟降症状一模一样!敢情我中的不是麒麟降,而是湘西鬼盅!
  徐邺笑道:“麒麟降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得上,不过传言说它也是有解药的,不过年代可能久远,也可能是以讹传讹吧。”
  我仍不死心,试探道:“雨桐兄,那你可曾听过滴血冲煞?”
  徐邺摇摇头,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看来是从没听过这回事。他叹道:“这我倒就不太清楚了。好了让我看看你这鬼盅到底如何?”说罢整个人都贴了上来,细细朝我脸上打量。
  许久,他直起身子来,淡淡一笑,“确实有些严重,若不是鬼盅不会传染,我倒有些怕了。”
  我接过话茬道:“难道通过血液也不得感染吗?”
  徐邺哈哈一笑,“那是自然,病毒通过血液还不感染,你信吗?”说到这,我不由问起徐邺,这湘西鬼盅是不是还会隔空识别感染,谁知还没等我说完,徐邺已打断了我,“陆老弟,这种无稽之谈你觉得可能吗?断然没有。”
  这句话如同一纸宣判一般,不亚于晴天霹雳。这般说来,祝倩还是向我说了谎。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徐邺已双手慢慢扶了我坐起来。一股散了架的感觉立马从身子里跑了出来,好不疼痛!!
  待稍有些习惯,却发现两臂居然生出细细的黑色绒毛,我赶紧下意识往脸上摸去,居然也有不少,甚是咯人。

  我惊恐万分,无法置信地望向徐邺。这时,眼前又是一晃,一人身影闪将出来,却是陆汶崖。见他手端一个小碗径直走了过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陆汶崖将碗往我身前一伸,“来,老弟,把这个喝了吧!”
  我俯首见那碗里原是淡黄汤水,说不出的清香,闻起来整个人都为之一振。陆汶崖见我只端下去迟迟没有动嘴,旁边催促道:“陆老弟,快点喝吧,这可是解那鬼盅的良药啊!”
  一听这话,我哪里还会再想其他,端起小碗咕噜一声一口气倒进了肚里。只感觉口里清香一片,腹中有说不出来的舒服。

  我赶忙谢道:“多亏了陆先生,不然我的命今天就要交代了。”说罢欲下床起身相谢,陆汶崖一把按住我,“无妨无妨,小事一桩不必如此。”
  这时一旁的徐邺倒是笑了起来,“陆老弟,就不要逞强了,等好痊愈了再谢也不迟。这次大哥为了救你,把他那串珠子熬成了汤,你刚喝的就是它!”
  日期:2018-07-1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