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8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桌上菜倒是不多,也就是7,8样,不过模样看的倒是精致的很,我不由由衷赞了一句:“陆先生,您家的食材真不错!您就单看这青菜吧,硬是有种别样的风情。”
  我夹起一片那青菜叶子给众人看,上面似乎还写着首诗句。
  佳颜正喝着汤,听我这么一说,噗的一声全吐到了地上,我一阵惊谔,只见徐邺和佳颜全都笑岔了气,陆汶崖露出尴尬的表情,只我和碧霜一头雾水。
  隔了片刻,徐邺缓过气来,拍了拍我肩膀,笑道:“陆贤弟,你有所不知,我这位大哥平日里有个爱好。不管在哪里都喜欢做个诗句,想必兴致一来,就写到菜叶上了吧。”
  我好一阵尴尬,原本恭维的话愣是糗大了。不过也算是一场玩笑话,气氛更是活络了不少。

  只听徐邺笑道:“大哥,看这两位也是知书达礼之人,趁这机会不妨你把那宝物拿出来给大伙儿长长眼,如何?”
  我起先听徐邺念叨过这个事,他正是为这宝贝而来。见大家兴趣盎然,陆汶崖哈哈大笑,朝门外叫道“也好也好,菊婶,帮我把那风伯胆拿来!”
  不多时,一中年女子端了一黑色匣子进来,下人装扮,想必就是陆汶崖口中的菊婶吧。
  陆汶崖接过黑匣子,吩咐那中年女子先行下去,转而笑道:“惭愧,陆某得此神物也是机缘巧合,今日给大家看看吧!”
  众人屏住呼吸,看陆汶崖缓缓打开那匣子,里面露出了一个像鹅蛋般大小的圆珠子。色泽淡黄,全体如透明一般。陆汶崖见众人看的仔细,有些洋洋得意,“这就是我昨日说的宝贝,这玩意儿有个学名唤作风伯胆,相传先秦时,异兽风伯吐纳真气,集日月之精华而成,有神妙不可言说之能!”

  众人皆是一阵嗟叹,陆汶崖笑道:“那日也是在开掘后院处,不巧挖出,当真是福荫门第啊!”
  徐邺端起一杯酒,向陆汶崖伸过去,笑道:“恭喜大哥所获至宝,可喜可贺,小弟不才代为祝贺!来,佳颜,各位请吧!”
  众人依言纷纷起身,敬酒祝贺,哪知陆汶崖摆摆手,叹道:“各位,不值当不值当,当今天下军阀割据,民不聊生,我辈回国以来,立志为国捐热血,奈何国将不国,四邻又虎视眈眈,就算得了这宝物,也无非是家里消遣取乐,比起国运来,又能带来多少好处?!”
  我见陆汶崖说起这番话,眉头一紧,显是露出怀才不遇之情,心中不由燃起一股钦佩之情。当真是乱世奇男子,我笑道:“陆大哥言重了,我也常听人言,所谓壮士断腕,国壮声威,有陆大哥如此,何愁国之不兴!”
  陆汶崖拍手称好,笑道:“好一句壮士断腕,国壮声威!陆贤弟,看来各位都是胸怀忧国忧民之心,我突然间有个想法,不知如何?”
  孙佳颜放下筷子,笑道:“汶崖,但讲无妨!吞吞吐吐,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陆汶崖望向那风伯胆良久,然后抬起头看向众人,“我想将这风伯胆分割开来,制成念珠赠予诸位,以慰我等一腔热血报负!”
  陆汶崖话音刚落,我顿时一声冷汗惊了出来!一旁徐邺连连摆手,说道:“大哥,使不得,这宝物看上去就非同一般,万万不可!”
  众人皆纷纷附和极力推辞,陆汶崖重重拍了拍大腿,喝道:“各位无需多言,陆某的性格佳颜最清楚不过,再若推辞,恐怕就是瞧不起我了!”
  大伙儿见陆汶崖这般说道,也不好再讲什么。
  见状,我起身站了起来,朗声说道:“陆先生,蒙您厚爱,非是我有意推辞,这宝物确是无福消受,我一外来客路上颠簸,居无定所难免遗漏,不免薄了先生好意!”
  陆汶崖见我这般说,颔首笑道:“陆老弟,果然是会说话,既然如此,你这念珠暂留我这,到时把地址写来,我一并寄去!”
  我见他执意这般也是没法,只好坐了下来。突然那碧霜接过我话茬,笑道:“陆先生,这也是我的意思!”
  陆汶崖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就按我说的也一并寄去吧!”
  说话间,已到了晌午两时,众人也吃的差不多了。陆汶崖性子急,已经安排下面人去把那风伯胆给切割了,不多时,几串念珠就端了上来。
  我见那托盘中有三串念珠,个个浑圆透亮,红绳穿过,端的好看!
  这时陆汶崖走了过来,看着我和碧霜,略带歉意说道:“两位,风伯胆不巧磨圆时弄坏了一些,这个”
  还没等陆汶崖话说完,碧霜已明白了意思,她笑道:“陆先生不必自责,我本就无意要这宝贝,看来果真是上天注定啊!”

  陆汶崖忙摇摇手,“碧霜姑娘,我既话说出口,断无收回之理!要不这样,待我看看家中还有什么,到时一并寄给两位。”
  我见实在是盛情难却,只得说道:“那就有劳陆先生了!”
  看着天色已不早,似乎也该告辞了。可天大地大似乎我也无处可去了,我见那碧霜和陆汶崖还聊着什么,一阵恍然若失。
  出了凤仪阁,一路漫漫黄沙,迷离了眼心似乎也乱了很多,快一步慢一步地不知何去何从。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那碧霜姑娘,她似乎在前面等了我很久,我走了上前。见她转身说道:“陆朋,告诉我你怎么也来了?”
  此话一出,我愣了一下,只听她继续说道:“你刚才也看到了,这便是那念珠的来历。”
  我也不答话,见她冷冰冰的样子,心中有点恼怒,脱口而出:“涵轩,果然是你!”
  涵轩淡淡一丝干笑,冷冷说道:“我叫碧霜,从今往后再没涵轩这个人,陆朋,我不管你来这里是什么目的,总之我奉劝你一句,好自为之吧。”
  我听她话里早已默认,却不料口气和黑衣人无异,听上去尽是故弄玄虚。亏了我一直把她挂念心上,今日却是这副冷冰冰的神情。
  我神情漠然,心头一阵酸楚。呆立那久久不动,涵轩早已走的远了,此时,我脑海里尽是那些过去的画面。
  “哥哥,这个我可以用吗?”小涵轩拿着爸爸的剃须刀问我,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傻瓜,这是剃胡须的,只有男孩子才能用,女孩子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行,难道有规定女孩子不能用,我看你就是骗我,怕我用坏了才故意这么说!”小涵轩嘟起个小嘴巴说道。
  “我怎么会骗你,男子汉是不会骗人的!”
  “男子汉!男孩子!句句都要打击我,男的有什么好稀罕的,既然你那么喜欢当,以后我就叫你陆男好了,省得你天天挂在嘴边教训我。”小涵轩气呼呼地说道。
  自那以后,涵轩就改口叫我陆男了,当然也就我们私底下叫叫,当初的赌气的成分渐渐少了,最后竟成为两人间的一个小秘密,一叫就是十多年。
  我第一次听涵轩直呼我其名,感觉怪怪的。刚才的她似乎完全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样子,更像一个陌生人,或者说连陌生人也不如。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诗来:“陌生如她安何在,烟波深处独自开。”此时的我正像那湖心深处的无名野花般落寞,只静静的开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