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7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侧过头,一阵惊谔。只见一妙龄女子正离我不远处,一袭白衣绸缎,古风依然,浑似一付温婉之风。再见那女子皓齿明眸,朱唇轻启,容貌甚是俏丽,竟是一绝美佳人。
  让我更惊奇的是,这女子不似现代人物,难道说我竟又回到了原来?!
  见那女子问道,我一笑,“这位姑娘,方才不巧迷了路,偶然看到这有人家,特来向您请教!”
  那白衣女子狐疑地看向我全身上下,也难怪,因为走的比较急,上身只穿了短袖一件,下身一条牛仔。脸上手上还有些血迹。我见那女子表情,赶忙解释道:“刚刚经过了一段路,沾上了不少血迹,不知为何?见笑了!”
  那女子哦了一声,片刻,转而笑道:“先生方才说的,我实在听不明白,前面就是凤仪阁,你可是去那儿?!”
  她话音未落,我脑里咯噔一下,看来如我所料,不知怎的真的是回到了从前,我向那女子作了一礼,“哦,这样啊,谢谢了!”

  说罢,我欲起身离去,那女子忽然叫住我,“先生,你可是要找一位姑娘?!”
  我一阵欣喜,点点头,说道:“正是,听姑娘这样说,想必见到过,请问能否告知?”
  见那白衣女子说道:“不知你们都是哪来的,穿的也是莫名其妙,你要找的那位姑娘方才刚过去,不妨去凤仪阁看看,或许在那也不一定。”
  我听那白衣女子话,似乎祝倩已清醒过来,不觉心里稍微踏实了下,连连答谢。那女子抿嘴一笑:“小事一桩,实在不值一提,要么我带你去吧,那凤仪阁原是我朋友的宅子,也好帮你问问。”
  二人径直沿那山间小路下去,一会儿,到了一座窄桥。我突然一阵眼熟,似乎这地儿有些熟悉,回头往那木制房子,陡然间有点明白过来,我向那白衣女子问道:“请问,前面可是那风仪阁?”
  那女子咦了一声,“对呀,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我摇摇头,“没事,就是问一下。”说罢,突然瞄见那女子脖子上的一串心形挂件,我心咯噔一下,旋而问道:“请问,姑娘贵姓!”
  白衣女子笑道:“我姓孙,你称呼我佳颜好了。”边说着二人已到了凤仪阁。
  那白衣女子似乎对这里很熟络,带我穿过一段走廊。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年轻男子,20上下年纪,上身白色小领结衬衫,气宇轩昂,英姿勃发。那女子打了个招呼,“雨桐,这么早就来了?”
  那男子轻轻一笑,“哦,佳颜啊!你不也早吗?我来看看汶崖兄,听说他昨日得了一件宝贝,让我来瞅瞅,可找了半天,愣是没看到人,佳颜可曾见到陆大哥?”
  佳颜噗嗤一笑,说道:“我说嘛,怎地你会这么早过来,原来是被宝贝给催的,我也正找他呢?”
  那男子哈哈一笑,“佳颜真是说笑了,一月不见,嘴巴还是那么厉害!咦,这位是?”他看了看佳颜身边的我,问道。
  孙佳颜愣了一下,转头问我:“对了,先生,怎么称呼?还没来得及问呢?”
  我搓了搓手,有些腼腆,见二人均是俊秀异常,衣着富贵,想必都是官宦子弟,于是朝那男子浅笑道:“我叫陆朋,碰巧路过宝地,找一位朋友,不巧被这位佳颜姑娘撞上,实在唐突的很。”
  那男子仰天摆摆手,笑道:“远来皆是客,不打紧不打紧,我这人最爱交朋结友,你也姓陆,和我大哥同姓。那更是有缘了。”

  话音未落,那佳颜白了那男子一眼,“别说的这么好听,什么最爱交朋结友,我看啊,都是些狐朋狗友吧。”
  那男子故作无语,摊开两手无奈说道:“看来佳颜还是这般伶牙俐齿,一点没变咯,我真是拿你没辙了!”
  “知道就好,省的你老是吊儿郎当,玩物丧志。”孙佳颜笑骂道。
  我见二人很是熟络,想必早是旧相识了,这时,我看着那佳颜,越来越觉得很是眼熟,突然想起那心形挂件,脑海里猛然闪出一个想法,这孙佳颜莫不是那日我和徐勉,在平楼里见到的那位鬼魅的驱蛇女子?!
  正当我满是狐疑之际,只见那男子伸出右手,笑道:“陆贤弟,幸会幸会,自我介绍下,我姓徐命邺,字雨桐。”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这男子竟是徐勉口中所说的徐邺!

  看他举止气质,果然让人记忆深刻,不愧是一年轻俊杰。想不到在这居然遇上了他,莫不是这次我回到了我曾祖的那个年代?!
  我与徐邺手握了一握,笑道:“雨桐兄,太客气了!”
  这时,身旁只听佳颜叫道:“汶崖,去哪里了?我们找你好半天了!”顺着叫喊声我和徐邺朝前望去,见一男一女并排向这边走来,那男子个字甚高,一声墨黑,白皙皮肤,留一丝胡须,大约24,5年纪,显得很是儒雅。旁边那女子一披长发,瓜子脸大眼睛,清秀脱俗,看的好是眼熟,不是涵轩是谁!
  我好一阵吃惊!这时旁边佳颜笑道:“陆先生,你可是找这位姑娘?”
  敢情孙佳颜一直以为我找的姑娘是涵轩。我几乎张大了嘴无法置信眼前这一幕!

  涵轩看到我,似乎不认识一般,依旧与那陆汶崖聊着什么。我一阵惊愕,只听那陆汶崖笑道:“雨桐、佳颜都来了,蛮好,呃这位先生好面生,您是?”
  陆汶崖笑容可掬地看着我,我一阵紧张,要知道,这可是我曾祖咯!
  于是我把大概来意讲了下,陆汶崖摇了摇头,表示确没见过我所说的那位姑娘。我借机问起那陆汶崖身边涵轩,“请问这位姑娘可否见过,不知怎么称呼?”
  那涵轩眉毛一扬,冷冷道:“没见过。”就不再言语了。我好一阵尴尬,从她的神情举止,口音,我确定是涵轩无疑,不知怎地却是冷淡的很,完全是换了个人一般。
  这时陆汶崖赶忙打个圆场道:“既然陆兄弟来到凤仪阁,也算有缘,我确是要尽地主之谊,不如在寒舍将就一下,中午吃个便饭如何?”

  我正求之不得,于是笑道:“那就叨扰了!”
  陆汶崖笑道:“哪里的话,凤仪阁本就来客稀少,今天一来就是两位,陆某实在是高兴的很。”
  我偷偷瞄向涵轩,见她似乎流露出很不耐烦的样子,只不过面子上也就一闪而过,随即涵轩说道:“陆先生,客气了,碧霜真是过意不去了!”
  我听涵轩居然自称碧霜,也觉得很是奇怪,难不成这世上真有如此体貌声音相似之人?!

  陆汶崖哈哈一笑:“二位都是这般客气,陆某真是不知要讲什么了!”
  闲话不表,陆汶崖让下人引我和那碧霜去客房稍作休息。而后就和那徐邺,佳颜去了东边的小楼。
  期间,至始至终,我都没见那碧霜瞄过我一眼,看来真的认错了,我一阵摇头,暗自好笑,这大千世界当真是无奇不有,怕是我太想念涵轩,看谁都有她的影子。
  很快就到了中午,陆汶崖招呼大家过来吃饭,我见府里人也不多,也就早上见到的那几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