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75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他妈死了,你们留着这些东西又能给谁用?”
  谢广坤完全崩溃,歇斯底里的大叫乱吼起来。
  无奈之下,谢家上下一商量,给谢国辉打了电话,谢国辉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赶紧给金先生开地库,我在陪祖国最最最重要的大首长。
  只要是金先生想要看的,全部打开。
  有了谢国辉的命令,谢家几兄弟各自拿出一把钥匙开了地库,各自输了密码,开了地库。
  这个地库在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地方,只有谢家老一辈的四兄弟才知道。
  由于谢家的规矩,谢广坤没接班之前是不能进入地库的,更别说七世祖包家鹏这个外人。
  两个世祖公子旁边喝茶,连头不许转动一下。
  “金先生,这是我们谢家最后的希望之所。一百一十年来,第一次对外人打开。”
  “希望金先生为我们谢家保守这个秘密。谢家感激不尽。”
  每一家的地库那都是宝贵得不能再宝贵的地方,除了嫡系血脉根本不会对任何人讲起。

  这在神州国内同样如此。
  最著名的晋商,做了一辈子的票号,挣了数不尽的银子,除了掌舵人之外,根本没人任何人知道银子藏在哪。
  满清的时候不说,民国的时候也不说,到了后来死了也就没人知道了。
  直到上个世纪,晋商大院改造重修,才从地下起出来传说中的发家保命、东山再起的希望银子。
  多少?

  整整一千万两白银。还有三十万两的黄金。
  那一年,距离晋商掌舵人逝世已经整整五十年了。
  金锋听到谢家人的话,当即摸出一个头套戴上,轻声说道:“现在可以了。”
  取下头套的瞬间,映入眼帘一片金碧辉煌,放眼望去,满满的一仓库的黄金和珠宝。
  这些都是一个家族的底蕴。
  就算是到了最危险亡国亡种的时候,凭借这些,就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想当年,石达开就是这么干的。张献忠也是这么干的。
  还有李自成,他的藏宝地点,全国都发现了好几个,却依然还有不少个没被找到。
  往远处说,小鬼子是这么干的,希特勒也是这么干的。
  钞票难免有一天会变成废纸,存款难免有一天会沦为数字,只有金银珠宝才是永远的高等级硬通货。
  只要有硬通货,那就有希望。
  整个中南半岛还有南海几个国家,对玉石真的不稀罕,他们就只爱黄金。

  因为这些国家,文化底蕴真的不够。
  地库里除了各哥时期的金砖金条和金首饰之外,还有不少的红宝石蓝宝石,总价值都能赶上一个小国家的收入了。
  谢家这一百多年来,每一年都会按照族规购置不低于多少的金条金砖放置在这个地库中,未雨绸缪。
  其他的古董古玩,金锋只看见了一张太师椅,一对康熙的花瓶,一把算盘,还有一副字。

  字是历父孙中山先生给谢家的题词。
  太师椅和花瓶是谢家第一代长辈的遗物,金锋看不上眼,也不会去拿。
  那副字孙问先生的字金锋肯定也不会要。
  在地库呆了不到一分钟,金锋再次拉下头套,让谢家人带自己出去。
  地库看过以后,金锋基本能确定谢广坤是触了什么霉头了。
  回到客厅坐下,金锋什么话都不说,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这让谢家上下很是奇怪,却又不敢多问。
  下午五点多,谢国辉一身风尘的回来,满脸憔悴,主动跟金锋握手见礼,热情招呼金锋入席吃饭。
  谢国辉这几天被各种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主动给金锋讲起了铁路大干道的事,倒是让金锋听了有些意动。
  一条贯通翡翠国、佛国的大干道,这其中蕴含了多大的利润和机会,金锋自然看得出来。

  只有谋划好,翡翠国那边跟彭建联手,拿下个三成的股份绝对的没问题。
  至于佛国这边,金锋同样有把握,参一股。
  参不了股,那就强行入谢家的股就是。
  正在吃饭间,外面的直升机轰隆隆降落,谢国辉接到电话面露惊喜,放下筷子就冲了出去。
  谢家搬的救兵到了。
  而且还是一位高人。
  在谢家的主客厅,接待了无数各国政要的那两把沙发上,谢国辉执着来人的手恭恭敬敬的请这位高人坐上主位,当着众多人的面深深的向此人鞠躬。
  “成龙天师,一切就拜托您了。”
  “如果犬子能渡过此劫,谢家定会为真武大帝重铸金身。”
  手一挥,保镖们拎着十几口箱子进来一一打开,满满的十几口箱子的金条和金砖,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跟着谢国辉取出一张空白支票双手呈送到张天师的身边,意思很明显,上面的数字随便填就是。
  主位上端坐岿然不动的张成龙天师看不出有多大的年纪,却是长着一副仙风道骨的风姿。

  清瘦的脸,目光如电,身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色长袍,脚下绑腿布鞋。
  看似普普通通的穿着打扮,却是带着丝丝的飘然出尘。
  张成龙可是龙虎山最正宗的张家嫡系,天师这个名头可是顶了两千年了。
  七世祖坐在人堆后面好奇的瞅着这位张成龙,低头低声说道:“锋哥,抢生意的来了嘿。”
  “龙虎山的应该很厉害吧。”
  金锋眼皮垂着,轻声说道:“张道陵的传承从未断过,相当厉害。”
  七世祖咝了一声。连自己的亲哥都说很厉害,那确实肯定有几把刷子咯。

  “哥,这回白来了。那两台车没搞头了。”
  金锋淡淡说道:“就当看戏好了。”
  “看看现在的天师道是个什么样的水平。”
  张成龙对眼前的这些黄白之物只是随意扫了一眼,轻声说道:“这次来佛都是应罗浮山苏掌教所托。了了他的事,也就了了我的一个劫。”
  “能不能成,看你家孩子的造化。”
  谢国辉欠身应是,恭声说道:“有天师在,国辉放心,还请天师费心。”
  随即谢国辉让谢广坤出列跪在张成龙的跟前,张成龙定眼一看,嗯了一声,抓起谢广坤的手看过之后,淡淡说道:“撞了邪祟,犯了太岁,并不大碍,驱走即可。”
  “待我画一道太岁符服下就好。”

  一听这话,谢家上下顿时大喜过望。
  张成龙缓缓起身,身边的两个弟子立刻准备好家伙什,黄纸朱砂朱笔,张成龙提笔起来画写了一道符篆。
  画符那是天师们的基本功,也是凝萃了天师们的功力在其中。别看一道小小的符篆,却是很考技术和体力的。
  画过符篆的张成龙面色有些发白,轻轻的将符篆托举起来,手里摆出几个奇怪的法决,点在符篆之上,叱喝一声。

  “临!”
  随即就将符篆烧化兑水让谢广坤喝了下去。
  谢广坤满脸的不愿意却又是毫无法子,捏鼻皱眉就跟喝黄连似的。
  七世祖拽拽金锋的手低低的问道:“锋哥,那临是咒语?”
  金锋静静说道:“九字真言。”
  心底却是暗地叹息:“堂堂道门祖庭的龙虎山也玩水碗符咒,真不知道张十八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这当口,谢广坤一口气喝完水碗符咒,长长出了一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