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6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居然是满满一箱子的书!我粗略地拿起一本,懵逼了。全是繁体竖排的古装典籍。虽说我是中文毕业,但对国学涉猎甚少,仔细算来也可以说是浑浑噩噩的混了一个毕业证。
  我有些失望地合上了这箱子,终究还是不死心,转身又把第二口箱子打开。

  这次可算把我乐坏了,这口箱子里居然装了不少家常用品,但多半是古旧之物,碧玉头簪,猫眼砚台,红木胭脂不一而足,最意外的是居然有1支大红蜡。
  我将那蜡烛小心翼翼拿了上来,底下露出了一本黑色牛皮本子,我随手也一并取了塞进内袋里。
  换上蜡烛点上,比油灯可亮堂了不少,当下,我也没心思再看其他箱子里装了什么,一心想带祝倩尽快离开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
  我扶起祝倩,左手端起蜡烛,吃力地向原路折返。没走两步,身后突然扑通一声,我回头一看,见是那骨骸被祝倩腿给勾了下,或许是年月有些久了,那头颅径直掉了下来。我见那无名骨骸也是可怜,不知在这黑漆漆的洞里呆了多久年月。
  我心中一股叹息,蓦然间想起了徐勉。也怪我们跑的匆忙,却把他孤零零落在那平楼门口,不知要被那些怪物折腾成啥样了。想到这,我放下祝倩,走到那骨骸面前,弯下身把那头颅捡起。此时我似乎没有了先前的恐惧,心中满是对世事无常的感慨。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头颅放回原处,口中默念:“你我虽素不相识,但今时今日在此相见也算有缘,愿前辈保佑你我逢凶化吉,无患无忧。”说罢,我朝那骨骸鞠了一躬。

  我这一鞠躬,恰好把内袋里的那本黑色牛皮本给倒了出来。落在地上摊开了几页,我俯下身去,见那扉页上写着几个字:“怀山赠陆君汶崖兄。”字迹苍劲有力,浑然一体。
  我见那名字看的眼熟,突然想起徐勉和我讲的,陆君汶崖兄不就是陆汶崖吗?我禁不住朝那骨骸望去,难道,难道这位就是我的曾祖父陆汶崖?!
  这念头也就我脑海一闪而过,徐勉曾告诉我黑衣人就是陆汶崖,这具骨骸怎会是他?想罢,我随手翻开了第一页,上面写着:民国二十四年 冬至 阴,
  樊笼依旧,不过阴谋一场,余至此已逾六日。不知何日得脱,悲矣恨矣,汶崖悔之万分,恨不得啖其肉,食其骨,愿来生厉鬼,生剥尔皮!
  短短数句,几乎看的我胆战心惊,我甚至觉得那骨骸非那陆汶崖不可。
  但里面的话却隐晦的很,看的我不知所云。我朝那骨骸走了过去,白森森的,像雕塑般不能言语,他,真的是陆汶崖吗?!
  徐勉告诉我黑衣人是陆汶崖,但现在我分明见到了他的残骸,这里究竟是谁在说谎?难不成徐勉临到头了还要刷我一道,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情况远不是我想的那样,这里肯定另有蹊跷!
  如果不是祝倩突然不省人事,或许我会在这呆的久些,但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想了,我抱起祝倩,向那残骸看了一眼,心道:“不管你是不是我曾祖,今日进来收获良多,倘若苍天有眼,解了我麒麟降,我必将把这来龙去脉探个清楚!”
  我对着骨骸再度深鞠了一躬,就抱着祝倩出了房间。
  一路上,倒是出奇的顺利,墙壁上似乎也没再渗出血迹。走了大概10分钟,就到了那岔路口,我往左看了看那条岔路,心想不知这条路又是伸哪儿去的,但此时我也无心多想,径直爬着台阶走登了上去。
  果然是下来容易上去难,这台阶空间本就狭窄,何况又抱着个祝倩,我真的是完全招架不住,没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我心里又急又恨,强行往上冲了几步,头上居然被磕碰了几个大包。没办法,我只得一步一歇的慢慢走上去,就这般停停走走,一段5分钟的路程硬是让我走了快半个小时。
  好容易到了最后一层台阶,蓦然间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洞口居然被人给封住了!
  我一下子蒙了,半晌没缓过神来。我放下祝倩,蹭蹭地跑了上去,伸手一摸,只见一块大石板正平整地压在洞口边缘,严丝无缝,一看就是被人给动了手脚,硬生生给二人困在了洞里。

  这下我可慌了神,上不得上,下不得下,整个洞彻底成了一*棺材!
  眼看那蜡烛已烧过大半,再有个十来分钟,恐怕就要灭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断告诫自己不要慌,可说也奇怪,越是这样我心越是乱的很,几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也就这时,台阶下面的祝倩呃了一声,我怕她一个人在下面有事,赶紧跑了下去。见祝倩只是*了一声,叫完又昏睡了过去。
  我看着祝倩,原先白皙的脸庞红的发紫,身形也比刚认识时已廋了一圈,细细看着,似乎还有些涵轩的影子。我自摇了摇头,忽然想着涵轩徐勉,心中忍不住就燃起了不平之气。
  恍惚间我想起了祝倩告诉过我的,“不要让命运选择我们,因为我们的命本该由我们做主!”
  我想既然上面出不去,不妨再到下面看看,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房间里有通风口,不然不会有轻微的风。想到这里,事不宜迟,趁着现在还有烛光,我决定到那房间里再看看,就算赌一把吧。
  我将祝倩留在原地,快步走了下去。约莫走了几分钟,双脚终于踩到了地面。我举起蜡烛朝前照去,整个人完全呆住了,之前的两条岔路居然完全不见了!
  我都有些怀疑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明明刚才的两条路硬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抬眼望去,只一段幽深的窄路在我面前。
  回头望了望头上的台阶,我犹豫了少许,还是向前走了过去。这段路实在有些逼仄,一个身子都没法转的痛快,就这般压抑地走了近百步,突然眼前一片大亮,前方霍然开朗,居然愣是出了那地下洞穴,到了一处小山丘上。此时天已渐亮,时不时还有鸟叫声传来。

  我一阵欣喜,赶忙折返回去把祝倩接出来。顺着那窄道快步穿行,一眨眼功夫,就到了那台阶之上。走了几步,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那台阶不似先前那般陡,却是平平整整高低均匀。
  再往上走了几级,居然到了头,前面是一堵实墙,祝倩更是踪影全无,我上上下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寻找,还是一无所获。临了,只得沿了那窄道出去。
  此时天已大亮,山风徐来,林子里尽是渣渣的鸟叫声,我站在一处小山坡上,恍然若失。短短一个晚上,祝倩不知去向,邱澜生死未卜,徐勉撒手人寰,孤零零地我独自望向天空之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把视线慢慢收回,往四周看去,修竹茂林,郁郁葱葱,这个地儿实在陌生的很,细细打量,见前面几十米处隐约有一个路口,我快步靠了过去,果然是一条羊肠小道,不知通往哪儿。
  我沿着小路走了下去,却见一栋木制房子离我越来越近,那房子造型别致古朴典雅。还没等我看完,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这位先生,您找那位啊?”
  日期:2018-07-1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