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4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离开后,很快来到了口岸附近,发现鸡头米已经到香港了。他偷偷爬入了口岸,在码头上堵住了鸡头米。当时,鸡头米正一瘸一瘸地上厕所,被鸭屎用绳索揽住了脖子,迅速拽进了厕所里。他见厕所里没有人,于是将正在打扫的牌子放到了门口,随手将门从里面关上了。
  鸡头米以为,他告发了鸭屎等人后,他们很快就会被抓住。从此以后,自己就可以在外逍遥自在了。万万没想到,鸭屎逃过了这一劫。

  “四爷,饶命。”鸡头米呼喊着。
  “使出你的杀手锏啊。”鸭屎猛然紧了一下绳索,他的脸立即红了起来。
  鸭屎松开手,笑着说:“我倒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杀手锏。”
  鸡头米道:“二姐是我救出来的。这个人情,你必须还我。”

  鸡头米的话让鸭屎格外震惊,他立即完全松开了绳索,问道:“什么时候,在哪里?”
  鸡头米道:“徐州会战的时候,我在做卫生兵,发现医院有一个单间,当时还没有被炸坏。我见里面的病床上好像有人,于是就冲了进去。当时,我已经受了轻伤。进来后,我第一眼就看出,那是二姐。”
  “然后呢?”
  “我知道,炮弹马上就会打过来,所以抱起二姐往外跑。”鸡头米道,“二姐被炮弹震醒了,认出了我,要我放下她逃命。我没有放弃。我的腿被弹片击中,我还是没有放弃。我把他带到了于学忠部的临时卫生中心,随后我就昏迷了。”
  “后来呢?”

  “我醒来后,给我治伤的大夫说,二姐被转到了更大的卫生中心了。那里有人安排,必要时会转到重庆。”鸡头米道,“后来,我的腿一直没有好,于是就被遣回去了。二姐的事情,我就没有再打听。后来,我托人打听过,只知道那位大夫复姓欧阳,目前在厦门的医院工作,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二姐的伤势如何?”鸭屎问道。
  “身上多处烧伤,右脸有弹片划痕,脖子受伤。有可能失声,即便是恢复了,也多半成了乌鸦嗓。”鸡头米道。
  鸭屎突然想到在重庆遇到的女人,蒙着脸,声音很粗。不过,她讲的是四川话,鸭屎立即又将她略过了。

  “还有一事,你得做好准备。当时,大夫说,二姐已经怀孕了。”鸡头米道。
  鸭屎立即懵了,突然又回忆起在重庆遇到的那个女人,他意识到,她很可能就是黑蜘蛛。尽管这个消息带着无限的伤感,可是鸭屎立即看到了希望。
  “你为什么救二姐?”鸭屎问道。
  “因为我觉得,早晚会与你有一次交易。”鸡头米奸笑着说。
  鸭屎重重给了他一拳道:“放屁。”

  鸡头米摸了下嘴角的鲜血道:“自从跟你和师父火并受伤之后,我什么都做不了,差点死了。是娜娜救了我,她安排我在她的卫生队工作。我在那里一边养伤,一边学习。里面的人都欺负我,看不起我。有一天,二姐抱着鸭蛋回来了。二姐走进屋子里,坐在床边,抱了我一下。这个恩情我记一辈子。二姐有难,我当然会救。与你无关。”
  “在香港好好做人。”鸭屎又打了他一拳,随后离去了。
  鸭屎去追逐鸡头米的时候,林静姝、悦悦、鸭蛋在木屋旁等待了一会儿,突然鸭蛋从门口看到,一组解放军朝这里慢慢移到。
  “七婶,我们赶紧走,有军队过来了。”鸭蛋道。
  从正门走是不现实的,但是后窗太小,林静姝无论如何都翻不过去,她急得手都抓破了,依然无法翻越。悦悦、鸭蛋在外面大哭,林静姝立即冷静了下来,隔窗抓着鸭蛋和悦悦的手道:“你们赶紧走。鸭蛋,照顾好悦悦。悦悦,你爸在军队中,我应该不会有大事。你们俩赶紧走,去找四叔。”
  悦悦哭着不松手,林静姝一下子推开了她,将窗户关上了。鸭蛋抓着悦悦飞似的沿着菜地很快就跑到了林子里。
  一组解放军挨到了木屋旁,踹开了木屋,将林静姝带回了临时指挥中心。并没有人给她绑缚,大家对她也很客气。一位年轻的军官问道:“大嫂,我们这次主要抓的是四爷,他的小名叫鸭屎。有人举报,你们几个在一起。只要你说出四爷在哪儿,我就放你走。”
  审讯室的隔壁正在开会,主持会议的正是即将返回老家的小宋江。在外执行任务的是小宋江的人。开着开着会,突然听到四爷这两个字,小宋江纳闷了一下,没当回事。突然,又听到了,立即觉得有事。他对大家说:“你们先开,我马上回来。”
  小宋江冲出会议室,来到隔壁的审讯室门口,一把推开了门。林静姝那张极为恐惧的脸立即映入小宋江的双眼中。小宋江走过去,一脚将审讯军官轻轻从凳子上踢倒,然后扑过去,连人带椅子把林静姝抱到了怀里大哭起来。
  “宋团长,这是怎么回事?”那位被踢了一脚的军官一脸茫然地拍屁股站了起来。

  “回去写检查。”小宋江放下林静姝,大怒道。这位兄弟立即笑着跑了出去。
  “悦悦呢?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小宋江问道。
  林静姝刚从相认的激动情绪中缓过来,于是语速极快地将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小宋江。小宋江极为紧张地说:“这些事对谁都不要乱讲,讲错了是要杀头的。我带几个人,咱们赶紧去找鸭蛋和悦悦。”
  小宋江的人把周围的地方全部寻找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他们俩。他们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在入港的口岸,鸭蛋与悦悦拿着伪造的证件,非常从容地进入了香港。悦悦哭着回头看来看看,鸭蛋安慰道:“他们不会有事的。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去找他们。”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又不会说当地话,来这里我们能干什么?”悦悦担心低问道。
  “怕什么,咱们的功夫在这里混,很快就会出人头地。”鸭蛋非常自信地说道。
  鸭屎进入内地后,到原地寻找鸭蛋他们,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他又去了很多地方,到处打听,依然打听不到。他痛苦过,后悔过,难过过,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鸭蛋从他的生命里第一次真正离开了。
  无尽的思念困扰着鸭屎,让他茶饭不思,浑浑噩噩,极为痛苦。他想起了鸡头米的话,那位目前自在厦门的医生应该知道什么。于是,鸭屎乘车前往厦门,准备会会欧阳医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