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3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我诧异,徐勉苦笑道:“陆朋,我已是将死之人你无需挂怀,祝倩已经把涵轩的事告诉了我,为了查清幕后真凶,也为了找到那念珠解掉涵轩的封印,这次我也给自己下了麒麟降,却不料被黑衣人俘了去下了死盅,就算有麒麟散也是无药可医,不过也好,至少不会变成那样的怪物,也算是老天对我不薄。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涵轩是被穆尔图封了元神,整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黑衣人!他就是你的曾祖父,凤仪阁的主人陆汶崖!”

  我惊讶地张开了嘴,徐勉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他居然还活着,我也不知道他是人是鬼,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涵轩根本不姓陆,也不是你的亲妹妹!现在陆汶崖连她元神都不想放过了!”
  “什么?”太多的意外几乎让我站立不稳,我使劲摇着徐勉的头,“徐勉,你说什么?”
  此时徐勉似乎已到弥留之际,声音越来越低,目光已经涣散,“陆朋,快救救涵轩吧,也救救我叔,他们的命都攥在陆汶崖手上,只有你或许才能救她们!”
  我现在已不知道谁的话可信,但徐勉这个样子,由不得我怀疑,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徐勉,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徐勉现在已完全失去了表达能力,太多的对话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他嘴巴张了张,似乎叫着涵轩的名字,但终究没有再合上。在这个黑的夜里,我,他的好哥们陪他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我不知道命运是什么,我曾天真的认为,我有过世界上最好的妹妹,我有过世界上最铁的哥们。但今夜一过,似乎全都不存在了,伊人已逝,明日黄花,在不可逆转的可怕的现实里,我孤零零地在这黑夜里独自哭泣。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过,就像那首歌里唱的 :我本不该来,
  我本该学着撒谎,
  仅将你的微笑尘封在记忆中。
  但这些想法都是徒劳的,
  一切都太迟。
  正当我暗暗神伤不能自己时,祝倩不知不觉走了进来,她看着地上的徐勉,叹息道:“或许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吧!”

  我吓了一跳,转头见是祝倩,心稍稍放下。我望着祝倩,突然问道:“祝倩,你说我们的结局会怎样?”
  祝倩显然没想到我会说起这话,她愣了一愣,转而蹲下身,反问我:“你觉得呢?你想要怎样的结局?”
  此时我心如死灰,再无半分斗志,“或许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吧,就让命运去选择吧!”
  这时,祝倩突然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看着我,许久,她一字一句说道:“陆朋,你要记住,不要让命运选择我们,因为我们的命本该由我们做主!”
  这句话,如醍醐灌顶般一棒把我敲醒,我看着祝倩斩斤截铁的样子,不由自惭形秽起来,堂堂七尺男儿竟不如弱女子有魄力,真的是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抹去脸颊上泪水,呵呵一笑,“你说的对,徐勉和涵轩在九泉之下也不想看到我颓废的样子!”
  祝倩侧身望向窗外,轻声说道:“你们刚才谈话,我听到了一些,看来鲶鱼把我的事告诉你了,陆朋,你会怪我吗?”
  我怔住了,不知怎么回答,只听祝倩自言自语道:“这个世上,或许有些东西比命更重要吧,陆朋,你现在是不会明白的。”
  祝倩后来告诉我,当时在丨警丨察局看到涵轩的元神,她也一度以为是徐勉害了她。可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她发现徐勉并没有案发在场的时间,很显然是有人冒充了徐勉,而这个人如果是按徐勉刚才的话推断,很可能是黑衣人搞的鬼!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要阻止甚至加害徐龙槐还情有可原,那他要封印涵轩就很难解释了。
  我此时脑中还在回想着徐勉刚讲的,对祝倩的疑问哪里注意的到,直到祝倩喊了我两遍,整个人才反应过来。祝倩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问我怎么了。

  我告诉祝倩,徐勉告诉我黑衣人是我曾祖父陆汶崖,而涵轩居然不是我亲妹妹。
  祝倩听后也是十分惊讶,半晌没有吭声,隔了好久才慢慢说道:“陆朋,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还有复杂,现在你不要想的去报仇或是其他,先把你麒麟降解了再说!”
  我默然不语,祝倩说得对,解不了麒麟降一切都是空谈,看着徐勉尸体我心中好一阵难受,我告诉祝倩我想把他的后事安置一下,祝倩点点头,“应该的,不如先把徐勉葬在这后院吧,等事情了结后,再另作安置吧。”
  我见大晚上不是很方便,何况鲶鱼又在旁边,恐怕不是很好,祝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柔声道:“鲶鱼已经被我用了*昏睡过去,你不用担心,其实他对徐勉和我的怀疑,是被陆汶,呃,咳咳,被那黑衣人蒙骗,其实本不该怪他。”
  既然如此,我便依了祝倩,二人费了半天力气将徐勉抬到那别墅后院处,果不出我所料,那后院与我见白衣女子时一模一样,过了一座窄桥,一栋白色的平房映入眼帘。只不过此时那楼里一片漆黑,不见半分光亮。

  此时月黑风高,星星似乎也悄然褪去,二人走到那铁门旁,放下徐勉,我下意识地推了推门,突然祝倩猛然低声喝道:“不要动那门!”
  但话音未落,我已将门推了个半步,那铁门或许是常年封闭,铜锁似乎已绣迹斑斑,虽然上着锁没有被推开,但还是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铁链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突兀不已。
  我正纳闷,见祝倩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双拳紧握犹在瑟瑟发抖。要知道,哪怕是那天滴血冲煞时也未见得她有这么大的反应!
  也就这当口,那平房深处忽然传来几声咿呀怪叫,猛然听起来犹如鬼哭狼嚎,这时,我脑海里突然想到,“糟了,徐勉讲过那徐龙槐当初为研制麒麟降,搞出了许多变异动物,不正是关在那后院吗?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祝倩显然早知道这一点,但终究已是为时太晚,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从那房里突然跳出几具体格巨大的兔子,全都青面獠牙,立直身子足足有半人高,全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福尔马林刺鼻气味。
  虽隔着铁门,但还是让我不寒而栗,所幸的是这栋平楼围墙甚高,这些鬼一样的怪胎总算是出不来,我转过头教祝倩,如临大敌般紧张,于是宽慰道:“幸亏他们出不来,不然我们真要成为这帮怪物的口粮了!”
  哪料话刚讲到一半,祝倩就急着直跺脚,“陆朋,你还说什么说?!还不快跑!”
  说话间,从那楼里又跳出数十支像蜥蜴的怪物,顶着个半个篮球大小的脑袋,青筋暴露,呲牙咧嘴好不吓人,居然沿着铁门爬将出来,眼看那速度快的惊人,眨眼间也就离我们不过6'7米远。
  我看这架势,再不走恐怕要真要归位了,二话不说,拉着祝倩就朝窄桥跑去。
  谁知那帮怪物追的更是迅猛,咿呀声绵延不绝,响彻云霄,我稍一回头看去,几乎要魂飞魄散,除了蜥蜴,兔怪,后面竟还跟了不少面目狰狞的东西,一个个瞪红了眼似要将二人碎尸万段。
  日期:2018-07-11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