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22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勉此时已经不知道腿是干嘛用的,只觉得全身发软,浑身哆嗦个不停,还没等到他求饶,徐龙槐一个伸手,竟直接把他拎了起来,口中笑道:“徐勉,你在干嘛?”

  徐勉看那手卷满了根根黑毛,哪里还敢讲话,兀自颤抖。徐龙槐嘿嘿一笑,突然将他往卫生间一丟。喝道:“你在这里呆着吧,等下到我房间来!”说罢,径直去了房间。
  徐勉惊魂未定,不知这怪物样的人到底是不是徐龙槐,可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岂敢不听!正待他左右思量时,突然徐龙槐的话从房间传来:“还不进来?还要等我请你吗?”
  徐勉只得硬着头皮推了门进去。此时房间里灯光昏暗,徐龙槐正端坐在茶几一角,奇怪的是他又似乎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没有了黑色绒毛,只嘴唇上的口红显得特别突兀。
  徐龙槐看了看他,忽而笑道:“徐勉,你刚才看到的是不是要说出去啊?”口气显得很和蔼却无不透露出杀气。
  徐勉唯唯诺诺,走到他跟前:“叔叔,没,我没看到,我,我”,竟惊恐的连说话都结巴了。
  徐龙槐呵呵冷笑道:“”徐勉,叔叔今天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要好好记清楚了。”
  原来徐龙槐那日见到涵轩身上那串念珠后,性情大变。他这些年除了忙着学术生意外,还一直记念着一件事,那便是完成徐氏家族的夙愿。当年,徐龙槐曾祖辈里出了个叫徐邺的年轻才俊,此人少年得志,曾任职南京国民政府秘书处,在当时政界商界都可谓是冉冉升起的人物,可突然有一天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徐家当时动用了很多关系和财力大肆寻找,后来听说竟惊动了老蒋和军统的人,直到后来日本人攻陷南京都没有任何消息。

  徐家本来也不存什么指望,毕竟这兵荒马乱的,别说失踪,就算是死个把人也毫不稀奇。这件事也就么算了,可不曾想,日本人一进来,南京沦陷,徐家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了亭阳,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天大秘密。原来徐邺早年前在亭阳有个结拜的异性兄弟,二人曾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同窗好友,回国以后,各奔东西也就断了联系。
  徐家人来到了亭阳,少不了要拜访一下,谁知等到了亭阳,却发现那位同窗好友家早已人去楼空不知去向,正在徐家人失意而归时,却无意在那房里找出一本黑色笔记本,粗略一翻里面竟记载了徐邺的事。
  笔记里写到徐邺被笔记的主人给封印了元神,被永久地禁闭了起来。除此之外,笔记对那串念珠和各种道术记载得也甚是详细,这时,徐家人才如梦初醒,原来徐邺是被这位同窗好友所害,但具体原因是什么,笔记里只是含糊的一笔带过,只说什么风伯飞廉,永生之类的话。而这栋宅子便是凤仪阁!而这位同窗好友正是凤仪阁的建造者陆汶崖!
  徐龙槐说到这,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神情里不乏愤怒。他恨恨说道:“得知徐邺被那奸人所囚,徐家人立式誓要解救这位宗族子弟,可无奈那念珠已不知去向,笔记里虽然记载了解印之法,终究心有余力不足。”
  听到这里,徐勉才明白原来这念珠和这别墅后面有着这么多的故事,先前的恐惧慢慢淡去,他向徐龙槐问道:“那念珠那么多年就一直都没有找到吗?”
  徐龙槐叹了一口气,“这几十年来,解印与复仇成了徐家人的代代夙愿,虽然时至今日徐邺还活不活着还是个问号。但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找到念珠,向陆家复仇已是你父亲的此生念想。他几乎就要成功了。”
  徐勉正听的投入,突然徐龙槐停住了。过了好久,也未见他有继续说的意思,只是两眼死死地望向远方。徐勉急切地想知道父亲到底怎么了,他迫不及待问道:“叔,我爸后来呢?”
  这时徐龙槐才好像慢慢回过神来,他看着徐勉,冷冷说道:“你父亲最后是死在一个黑衣人手里”
  徐勉心头一震,半天说不出话来。见徐龙槐说的掷地有声,不似作伪,于是问道:“黑衣人?黑衣人是谁?”

  徐龙槐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也不知这个人来历,总之你要记住,如果我哪天也惨遭横祸,那必是那黑衣人所为!”
  原来徐龙槐苦于找不到念珠,便一心想回到当年的风仪阁。据陆汶崖的那本笔记本里写的,想回到风仪阁无外乎两种方法,要么用湘西鬼盅,要么下麒麟降,当然这两种方法的后果都是极其危险,所幸的是麒麟降解药配方,达斡尔人穆尔图知道。至于那湘西鬼盅,笔记本里也是一笔带过,没有太多的介绍。
  徐龙槐照着笔记本的内容研制麒麟降,最初他不敢在活人身上实验,于是就在一些家禽或是老鼠身上实验,不想几番下来,非但没有任何进展,居然把那些个动物全整成了变异,变成了吃人恶魔。
  徐龙槐最后没有办法,只好铤而走险拿自己试验,却不料变成刚才徐勉看到的那模样,为了不重蹈覆辙,他疯狂地去试制麒麟散,希望能恢复回来。可惜的是刚开始虽然有些效果,但到后来身体有了依赖性,非得天天涂抹才行,不然半天黑毛就会长出来。更为诡异的是,自从那开始,徐龙槐慢慢竟有了异装癖,特别喜欢口红之类的女*用品,等到涵轩出现时症状已经很明显了。

  听徐勉说到这,我联想起当初初进残阳别墅时,见到那恶心的双头老鼠样的怪物,于是问徐勉怎么回事?
  徐勉迟疑片刻,点了点头,“不错,那是我叔当初试验失败的结果,像这样的东西还有很多,都被关在后院里。”
  我望向徐勉看轻轻一叹,“看来人要为了目的,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想来到头来真是害人不浅!”
  徐勉惊讶地看着我,似乎想不到我能说出这话,隔了片刻,他苦笑道:“陆朋,看来你要比我看的透彻,这个道理我而今才参悟到,如果能早点,或许很多东西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望着徐勉,我曾经的兄弟,好哥们,此时已是面容憔悴,神情萎靡,我心中一阵酸楚。想当初,他,涵轩,我们三人是多么的无拘无束,烂漫逍遥。不曾想,转眼间,一个阴阳两隔,一个生死未卜。命运有时真的让人琢磨不透。
  徐勉告诉我,徐龙槐当时再次向他提出要那念珠,迫于压力徐勉答应了他。但不曾想那念珠却不翼而飞了!

  徐龙槐急得是捶胸顿足,看来到头来还是要通过麒麟降进入凤仪阁找那念珠。所幸的是毕竟知道了陆家的底细,当下之际就是要尽快造出麒麟降。
  余下的事,不待徐勉细说,我也明白了,正如当初祝倩所说,徐龙槐终于研究出麒麟降,准备借我血遁入凤仪阁,但千算万算,不想黑衣人早已设好陷阱,一开始就收买了穆尔图,拿了个假解药的配方给他。任他得偿所愿,没有解药,早晚也要成那行尸走肉了。
  徐勉说到这里,猛烈地咳嗽起来,我上前扶了一扶,见徐勉面色惨白,整个人瞬间貌似老了十多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