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3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做了菜等你回来,陆先生,没你的命令我不敢吃饭啊。”陆东深被她逗笑,“我尽快,一小时吧,你饿了可以先吃,但吃完不准走,在家等我回来。”
  华力集团出了丑闻。大

  抵是商业操守出了问题,暗指其集团负责人买通商业间谍等行径。这番流言蜚语倒是没形成正规的新闻通稿上了电视,但在网络上被炒得沸沸扬扬。
  网络传播迅速,并一度上了热搜,虽说很快就被人撤下来了,但众说纷纭还是有的。
  饶尊对此没有出面澄清,集团的公关组对外声称一切只是谣言。
  蒋璃是在做完最后一道菜刷微博的时候瞧见的,心中暗惊。大v转发的那些文章都已经被限制了,可她虽说只看见了零星一点,也是瞬间能猜测出华力目前的处境。
  陆东深十分绝决地辞退了跟华力接触的一部负责人,暂且不说对方是否真的有泄露商业机密的嫌疑,就是单单在这个时候做出辞退的行为也足以让外界猜测,更别提陆东深下了一招狠棋,将对方逼得无路可走。

  如此高调和铁腕,自然就将矛头指向华力,也将外界的视线转到了华力身上。怎么就这么凑巧现在又是亲王府项目竞标阶段?所以,今晚这番流言四起也就有迹可循了。蒋
  璃隐隐不安。
  陆东深做事滴水不漏,商场之上如同一头运筹帷幄的虎,永远都是伺机而动步步筹谋。可
  她十分了解饶尊,今天这般吃亏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陆东深注定是头虎,那饶尊就是匹狼。在中国的市场上,陆东深单打独斗,而饶尊身后站着的可是沾红的资源。
  未来的路,哪怕没有长盛集团,饶尊也将会是陆东深最强劲的对手。蒋
  璃太过专注,就连陆东深回来了都未察觉。

  直到,他从身后轻轻将她搂住,“看什么呢?”
  吓了蒋璃一跳,手一哆嗦,手机险些滑落,忙将其揣进兜里,微微侧脸看他,“没什么,瞎翻瞎看呗。你喝酒了?”
  “多少喝了点,市政的人总得应酬。”陆东深松开了她,绕到沙发上坐下,松了松领带,手一伸又把她扣怀里。怀中女人绵软,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着清雅的气息,他喜欢得不得了。这
  种感觉很好。
  好到微妙。
  陆东深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身在酒席,心却早就奔回了家。眼
  前这个房子,在他眼里就只是个房子,不曾有过家的感觉。可就是今晚,当她在电话里告知她在他家的时候,他在酒桌上就坐不住了,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回家。

  他想过她等他回家时的样子,却从没料过会是这么温馨。
  灯光鹅黄,不刺眼,整个房间像是被蒙上了纱,她置身这漫天的纱幔之中,背影妖娆却又温暖,周遭有饭菜香,是生活里的烟火气。
  杨远跟他说,你家缺少烟火气。可
  自他懂事起,他所在的陆门就是这样,有饭菜的香气,却是出自家里厨子之手,来自各国的厨子,满足了陆家儿郎的胃口,却没让陆家子女体会到什么是烟火气。
  陆东深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没有烟火气,可今晚,当他拥她入怀时他才明白,烟火气像是一剂丨毒丨品,一旦沾了就离不开了。
  这丨毒丨品,是她给他的。蒋
  璃也闻的到他衬衫上沾着酒气,不浓烈,淡淡的香醇,喝的应该是茅台,而且正如他说的,应该没喝多少。她

  靠在他怀里,玩着领带,不动声色地问,“看来市政的人被你搞定了?长盛和华力被你踢出局了吧?”下
  巴被他捏起,他低头看她,似注视又似揣摩。蒋璃心跳加快,她的确是想知道在这场跟饶尊的对决中他的胜算有多大,可又不想在他面前提及饶尊。
  她被他看得有点紧张,就像,自己的这点心思其实是被他看在眼里的。陆
  东深忽而笑了,松了她的下巴,摸着她的后脑答非所问,“吃饭了吗?”
  蒋璃见他避而不谈,便也不追问,“没啊,饭菜都做好了等你回来一起吃呢,不过成你在酒桌上已经吃饱了吧?”“
  你亲自下厨?”陆东深多少有点吃惊,他以为凭着她一身懒骨,十有**就是带了外卖回来。

  他这神情和质疑语气多少打击了蒋璃,“我就不能下厨吗?等你啊?你做的东西简直难以下咽。”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心口,“张爱玲有句话说的好,抓住男人的心要通过胃,所以今晚我就亮了一下厨艺。”“
  你不用通过我的胃也能抓住我的心。”陆东深的身子微微压过来,她笑着往后缩他就顺势往前压,眉眼一扬,笑得邪坏,“我想抓你的心呢?很是凑巧,我也听过这段话的后半句。”蒋
  璃平时不看张爱玲,唯一看的一本就是色戒,所以自然知道这段话的后半句是什么,心就猛烈蹦了一下。
  正如他说的,她不用通过他的胃也能抓住他的心,而他,就算不用多对她做什么,她的心也开始迷失慌乱,就像此时此刻,就这般距离,他身上的气息勾着她的呼吸,致命交缠。
  不经意又想起他留在她胸口的温度。

  目光能及的是他微松的领带。
  其实蒋璃觉得自己是有色心的,跟他每每待在一起,她的眼睛总会时不时往他身上瞄。她喜欢他坚阔的胸膛,就算穿着衬衫也能有结实流畅的胸肌轮廓。那
  一粒粒的衬衫扣子包藏祸心,敛着他肌理的蛊惑,让他成了禁欲又诱惑力十足的男人。
  扣子的末端被腰带遮住,黑色带皮黑色暗扣,再简约不过的皮带,那晚,就像是皮带扣铬疼了她,可她觉得,真正铬疼她的还有旁的。她
  觉得他的资本,很足。可
  是,还有其他女人享用过他的雄厚资本,这么想着,蒋璃就含酸拈醋了,“你通过人家张爱玲的后半句抓住的女人心还少啊?”
  蒋璃一骨碌从沙发上起来,扯着他的领带一头,“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倒了啊!”陆
  东深起了身,任由她扯着领带拉着他走,“吃,当然吃了,你这么辛苦做的,我——”
  话到一半时人已经进了餐厅,紧跟着后半截话咽下去了,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蒋璃松开他的领带,朝着满桌的饭菜一比划,“请吧,陆先生。”餐
  厅挨着厨房,开放式,所以里面什么模样陆东深都看在眼里,他僵持了能有几秒钟,紧跟着脚步一转。
  下一秒,蒋璃身形一闪稳稳挡住了他的逃离意图,诡笑,“陆先生,您这是要往哪去啊?”v

  陆东深觉得自己像是置身于一片已经偃旗息鼓了的战场,尸横遍野哀鸿一片。
  放眼过去,料理台上锅碗瓢盆满天飞,摘剩的菜还扔在那,油盐酱醋各种瓶子都堆在上面,有盖子敞开的,半阖上的。橱柜里更是糟乱,原本是按照碗碟大小码放整齐的顺序,现如今就东一只西一头的瞎放。这
  日期:2018-11-20 07: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