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3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秘书长岂会不知道夫人心思,笑呵呵道,“想做媒啊你晚了一步,陆总已经有女朋友了。”
  徐夫人哎呀了一声,很是遗憾,“这么俊还这么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应该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是啊。”
  陆东深浅笑,“徐夫人过奖了,我不过就是个全身铜臭味的商人,真要是入了仕界这个田,那会熏臭了一片庄稼地。”
  两人被逗得直笑,末了徐秘书长突然想起,“邰董事长的小女儿是跟陆总年龄相仿吧,不知你们两家……”
  毕竟是外圈的人,并不知晓当年事。
  陆东深只是笑笑没说话,邰国强也笑了笑,但有些许尴尬,刚要作答,就见何姿仪从里头跑了出来,向来温雅形象,此时此刻竟像个疯婆子似的大呼小叫。

  慌里慌张,眼睛里尽是恐惧,一把揪住邰国强指着洗手间的方向,“鬼!有鬼啊!”
  “胡说什么?”邰国强眉头一皱冷喝,但转瞬想到还有外人在场,便缓和了语气,将何姿仪拉住,“一定是你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别胡思乱想了。”
  然而何姿仪真是被吓得不轻,所以压根就顾不上邰国强的心思了,声嘶力竭,“我没看错!就是有鬼,一个女鬼……她、她刚刚就站在戏台上唱戏,那张脸惨白!”
  离这里最近的就属戏台入口处的洗手间,从那头出来,眼能瞧见的就是那处戏台。
  邰国强脸色十分不好。
  这闹鬼传言都是这里的街坊四邻传开的,虽说的确影响了这一带的运营,但作为政府的人是绝对不愿听见这种流言蜚语的,更何况,还在今天这么个节骨眼上。

  徐夫人见状上前拉住何姿仪的手,安慰道,“你八成是听了些这里的传言,其实啊都是没影的话不用相信,这世上哪来的鬼呀,别自己吓自己了。”
  何姿仪一把反握徐夫人的手,“你不信我?你们不相信?我刚刚真的看见了,白飘飘的,脸上画着脸谱,走路没脚的……”
  邰国强忍无可忍,将何姿仪拉过来,压低嗓子,“够了。”
  “我真的看见了!”何姿仪一脸惊恐。

  徐秘书长的脸色自然不大好看,轻咳了一声,“我看,要不咱们就过去瞧瞧,八成是来亲王府捣乱的人。”
  邰国强面子上着实挂不住。
  徐秘书长看向陆东深,“陆总觉得呢?”
  “哪用劳烦徐秘书长?”陆东深含笑,转头给了景泞一个眼神,景泞领会,命几名保镖过去查看。
  徐秘书长欣慰地看着陆东深。
  就这样,几名保镖将亲王府上上下下翻了个遍都没瞧见半个人影,更别提在戏台上唱戏的女人了。
  何姿仪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无奈之下,邰国强只好先行带她离开。陆东深亲自送徐秘书长回到车上,临关车门前,徐秘书长看着陆东深有些意味深长,“别看你年纪轻,做事倒是沉稳冷静。现在华力闹出些不好的传闻来,邰家夫人又疯言疯语的,陆总啊,你们天际可别在
  这个空档出岔子了。”“您放心,天际不会让您失望的。”陆东深手抵着车门,眉眼波澜不惊,“餐厅的地址我已经给了司机,您一会跟在我车后面走就行,今晚的厨师做得一手地道的上海本帮菜。”话毕微微压下头看向徐夫人,“
  最拿手的当属腌笃鲜,已经给您备下了。”
  徐夫人笑道,“真是有心了。”
  陆东深关上车门后又叮嘱了司机几句,然后回了自己的车子里。
  车门一关,车子徐徐前行,徐秘书长的车子紧跟其后,再前再后就都是保镖的车子了。
  景泞坐在陆东深身边。

  陆东深沉默了许久后,冷不丁问景泞,“邰夫人撞鬼一事你怎么看?”
  景泞坐得僵直,“估计是眼花看错了,这世上哪有鬼呢?但这一下子倒是在市政面前的印象打了折。”
  “是吗?”陆东深语气淡淡,靠在车座上,缓缓开口,“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景泞,你的脸色很不好。”
  景泞打了个冷颤,忙道,“陆总,我只是没休息好。”

  陆东深不再说什么。
  倒是景泞,心底的寒意越来越重,曾经,她也在亲王府里听见有人唱戏,但这件事是绝对说不得给陆东深听的……
  暮色沉沉的时候,蒋璃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家门。
  房间里是清淡的气息,经她一手调配。

  那香炉稳稳逸烟,像是女人的头发丝般纤细。
  蒋璃进门时正是华灯初上,透过落地大窗,可瞧见园区内的霓虹盛景。没了车水马龙,没了喧嚣吵闹,明明身处繁世,却能过着如深居隐士般的日子。
  她先填满了冰箱。
  水果、蔬菜、各类烹饪食材、牛奶、甚至还有啤酒,分门别类一一放好。末了她又反复地查看一番,没摆正的摆正,没按大小个排好的又重新排。
  最后得出个结论,果真还是空空的冰箱最适合有强迫症的人。
  厨房干净地可耻。
  蒋璃甚至伸出手指使劲蹭了一下油烟机,老天,一点油腥都没有,甚至还能听见蹭得咯吱响的声音,上次陆东深可是开过火的,要不要擦得这么不留痕迹?
  厨具一应俱全。
  摆在橱柜里,通体的白色瓷盘,没有花纹没有其他颜色,照比天际酒店里的餐厅要枯燥很多。
  筷子勺子叉子等码放在洁白的餐布里,整整齐齐,连一根冒头的都没有。蒋璃小心翼翼地拿出打蛋器,但还是碰歪了旁边的开瓶器,弄得她直紧张,又伸出根手指头把开瓶器给怼了回去。
  思来想去的总觉得这不是个长久的办法,掏出手机,直接打给素叶。
  那头接的挺快,嘴里在吃东西,照这架势,应该是在吃晚餐了。蒋璃开门见山,“强迫症患者怎么治疗?”

  “你患上强迫症了?”
  “不是我。”
  “陆东深?”
  “嗯。”蒋璃应了声,“你怎么知道的?”
  “能让你上心的人不多吧。”素叶笑。
  蒋璃抓起一枚鸡蛋磕在瓷碗的边缘上,“你信不信哪天我心血来潮到你诊所勾搭小姑娘去?”

  “爷,你可千万别来,要不然我诊所里的姑娘该一整天心神恍惚了。”素叶马上示弱,“满贯疗法啊,最简单直接。”
  “说人话。”
  素叶那头笑,“简单来说就是他越怕什么就越给他看什么,时间长就好了。”
  蒋璃挑眉,“就这么简单?”
  “心理疾病,又不是生理上的。”
  “行了,挂了。”

  “哎,用人朝前不用人”
  蒋璃掐了通话。
  满贯疗法……她一掀白色餐布,里面的餐具散了一大片。
  正玩得起兴手机又响了,蒋璃以为是素叶,看都没看接通,“亲爱的……”
  那边顿了一下。
  蒋璃这才察觉不对,一看来电显,差点咬了舌头,“陆、陆东深?”
  “刚刚你叫谁亲爱的?”陆东深在那头开口。
  蒋璃态度转得快,“你啊。”
  “嗯?”那边沉笑,“谎圆得挺顺。”
  “不信算了,你什么情况啊?”蒋璃听着电话那头的周遭环境,像是在应酬。
  陆东深没回答,反问,“你在哪?不是让你等着我吗?”

  蒋璃懒洋洋地靠在操作台旁,“在你家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微愕,“我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