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3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配转了正。日子过安稳了,对陆东深那股子爱和恨就收不住了,也没少明里暗里勾搭陆东深。但她忘了,陆东深是个有洁癖的人,别人碰过的东西他向来不要。”
  蒋璃压着心底的酸涩,将茶杯放桌上,“你是想告诉我你在陆东深心里的不同?但实际上,全公司上下不过认为你是他的情人,这情人的定义,你刚刚也说了。”
  陈瑜没恼,“陆东深从来没碰过我。”
  这话让蒋璃倒是一愣。一来全公司上下都知道陈瑜是陆东深一手提拔的人,两人的关系早就沸沸扬扬,陆东深守着这么个美女心动身动也很正常二来,依照陈瑜的来势凶猛,就算陆东深没碰过她,这件事她也应该扭曲了事实
  来搅得她一团乱才对,怎么会跟她全盘托出?“我知道陆东深对你是动了心思,在沧陵的时候我就知道。”陈瑜面色清凉,“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动情,所说的所做的就会情不自禁,旁人怎么会看不出?陆东深虽然没碰过我,但,我是第一个让他跟
  陆门翻脸的女人,蒋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蒋璃曾经查过陈瑜和陆东深的事,虽不是闹得众人皆知,但顺着邰梓莘那条线往下捋总能知道大概的事情经过来。
  至于查这件事的目的,蒋璃跟自己说的是闲得无聊,实际上现在想来,她其实是很在意这件事的。陆邰两家联姻,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因为陆门出手干预甚至绑架了陈瑜,所以陆东深一怒之下当众撕毁婚约,并让陈瑜步步高升。知情的人都知道因为一个陈瑜,邰家在陆门面前折了面子,因此也损
  了大笔生意。
  也是知情人都知道,在陆东深心尖上捧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陈瑜,为了她,陆东深可以对着陆门隐忍退让,为了她,陆东深也可以对着陆门翻脸。
  一度蒋璃认为,如此的深情两人必是朝着婚姻去的,那个时候,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其实她是有些嫉妒的。直到陆东深主动追求了她,她才明白,恩情,有时候比爱情还要重要。
  所以,她明白陈瑜的意思。
  陆东深可以对任何一个情人狠了心,但唯独可以特殊待她,哪怕她嫁不了陆东深,哪怕她不是跟陆东深有身体关系的情人,她也是独一无二。

  这,才是陈瑜敢跟她宣战的真正原因。陈瑜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我的确占不了陆东深的全部心思,但只要占着一小点就足够了。蒋璃,我爸爸救的可是陆东深的命,这个位置,你永远都挤不走。陆东深是个将利益看得很重的人,能用情人交换权益,爱情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以为他能坚守多久?都说陆东深不喜女色不贪女色,可我想的是,他跟那姑娘夜夜缠绵,做的可不是露水夫妻,怎么着也能生出点情分来吧,可陆东深说把自己的女人给人

  就给人了。他的这份狠心能用在情人身上,能用在未来妻子身上,但唯独不会用在恩情上。”
  蒋璃看着咕咕而开的茶水,敛了火力,那沸腾的水面就平静了些。她何尝不不明白陈瑜的优势,看似沉默的女人,实则不动声色间早就捏住了陆东深的软肋。她怕的,其实也是陆东深顾忌的这份恩情。
  但面上认怂从来都不是蒋璃,要她做到云淡风轻,至少面对陈瑜还是可以的。
  “谭耀明这个人你知道吧?”

  陈瑜微微一挑眉,“当然。”只是她不清楚蒋璃为什么突然提起他了。蒋璃舀茶,缓缓续杯,“人人都知道我是谭耀明的女人,这三年来我别的没抓住,倒是把谭耀明的心给抓得死死的,谭耀明待我可谓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就是到了他临闭眼时心里想着念着的
  都是为我铺路。”说到这儿,她将茶舀放在一旁,抬眼看陈瑜,“谭耀明是个嗜血过日子的人,我尚且都能把他迷得神魂颠倒,更何况陆东深?”
  陈瑜微微眯眼,“陆东深跟他不一样。”“怎会不一样?这男人一旦动了情全都一样。”蒋璃似乎被她逗笑,整个人慵懒地靠在那,任由舀着的茶气飘摇。“我出事,陆东深压上名誉保我,配方的事,陆东深搭上前途信我。你刚刚说,别人碰过的东
  西陆东深不会碰,我曾是谭耀明的女人,陆东深仍旧对我动了心,陈瑜,你说你在他心里的那点恩情我有没有本事挤走?”

  陈瑜被她这番话呛得够呛,好半天道,“配方的事你以为陆东深会相信是我动手脚?”
  “你还没有这造化,也没这本事,能利用气味无声无息害人的哪会是你这么一个小小的调香师?”蒋璃说得十分不客气,“这件事没完,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不但是我,我想陆东深也会查个明白。”
  陈瑜紧紧咬着唇,许久说,“别怪我没提醒你,陆门就是个地狱,会活活剥下你一层皮,到时候,你不想放手也难。”
  “今日不知明日事,我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荒凉了近百年的亲王府今天稍显热闹,门口停了几辆车,又有七七八八的保镖守着,偶尔有路过的人瞧见,都被这架势震慑得绕远走。
  市政有心动这块地,下大力度整顿这一片的经济,所以派了人下来做考察,陪同考察的有陆东深和邰国强。

  邰国强最显正式,携带了夫人何姿仪。要说这何姿仪也算是背景响当当的女人,早些年父亲在香港的黑道势力很大,足够只手遮天,香港回归后,其父家开始没落,可邰国强和何姿仪的感情始终甚好。何姿仪身上也没有父家的戾气,相反大家闺秀温雅和态。这次邰国强特意带了她来,是因为听说徐秘书长的父亲也跟着来了,所以,除了能给市政留下个夫妻和顺的好印象外,想来也是从徐秘书长的夫人

  身上拉亲近。
  所以,市政的徐秘书长语重心长地拍着陆东深的肩膀上,“每次见你都是只带助理,该交女朋友了吧?”
  陆东深笑笑,“女朋友脸薄胆小,带来只会让徐秘书长见笑。”
  徐秘书长就哈哈一笑,指了指他,“你啊,金屋藏娇。”
  果不其然,何姿仪和徐秘书长的夫人一见如故,两人相聊甚欢。后来相携去洗手间的时候,陆东深和邰国强已经陪着徐秘书长走到前厅,徐秘书长一脸凝重,“能盘活整条街的势必是要公司实力雄厚,所以,不管是你们哪家拿下这标书,都不能只是拿政府做背景当幌子
  破坏性改造,这是条有着几百年文化的老街了,要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有效开发,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提交阶段性的开发进度报告,我们既然要动这片地,就要对这一片的经济和民生负责。”

  陆东深和邰国强自然应允,尤其是邰国强,很十足的把握。这一路上他跟徐秘书长沟通得比较频,再加上两人的岁数相仿,便有了更多话题。
  徐秘书长的夫人先出来的,她生得和善,身体虽微微发福但皮肤保养得不错,眉里眼里都是对陆东深的喜爱,见三人稍稍有了空闲,就旁敲侧击陆东深是否交了女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