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5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在房间里翘着腿看着电视,电视节目很少,只有一个华人电台,播放的还是九几年的港剧还有一些温哥华的华人新闻,这就是安邦的日常活动,吃,看,睡,足不出户也就只能干这些了。
  七八点钟的时候,外面的门忽然响了,安邦抬头看了眼窗外,来的人是每隔两天给他送点用品和食物的人,陈莹莹的亲信手下,一直以来都是对方负责他的起居。
  “邦哥,你要的烟和酒送来了,还有一些你要的饭菜”来人进屋后就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安邦拱了拱手说道:“谢了,哥们”
  “没事,伺候大佬的事我最愿意干了”对方笑了笑,把东西都拿出来后说道:“您看看还缺什么不?缺啥和我说,我再去给你买,我估计你还得在这呆一段时间呢,外面的丨警丨察特别多查的很严”

  安邦苦着脸皱了皱眉警方咬的太死了,就说明没有一丁点松口的迹象了,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先呆着吧,要不咋办,对了,明天你过来的时候给我带两个哑铃还有臂力器,我这日子不能就这么荒废下去,至少不能养膘啊”
  “好叻,明天过来我给你带上哈”对方把东西放好然后就告辞了,站在院门口看见四周没有什么人盯着然后走出来,等他出来之后有个人影才从暗中的角落里露头了,狐疑的盯着那人的背影嘀咕道:“这不是王成么,他怎么搞的神秘兮兮的?”
  陈帅廖瞅了眼安邦那个院子,大门紧闭,屋里亮着灯,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人影,他随即拿出电话找到了王成的号码。
  “阿成,我是小廖啊”
  “廖哥?找我干什么啊······”
  陈帅廖琢磨了一下,转着眼珠子说道:“找你还非得干点什么啊?嫖个姑娘,你赶去么?”
  “别闹,我媳妇是老虎,我敢去她就敢撕了我,你别扯了!”

  “呵呵,逗你玩呢,我晚上没什么意思,最近又一直没见到你,哥们之间的感情不得常联系么,你出来呗咱俩找个地方喝点去?”
  “喝点啊?我这都吃完饭了”王成语言一点都不坚定的说道,陈帅廖太了解他了,这就是个酒蒙子,你让他去泡个女人他肯定不敢,但要说让他死在酒桌上,他真不会犹豫。
  “吃饭和喝酒有关系么?咱俩就是坐在一起,聊会天谈谈感情,夜生活这不才开始么,找个小店喝完正好睡觉,美好不?”
  “那好吧,你找地方,我去找你·····”王成顿时就失去抵抗了。

  陈帅廖挂了电话,轻轻的吐了口气,隐约间感觉这里面住的人跟他猜想的插不了多少。
  “勇哥,你对我好,我别的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我可真不想让你死的不明不白的啊”
  陈帅廖是个小人物,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是非曲直,只有人之常情,以前陈帅勇对他很好一直带着他玩,也曾和他说过以后自己成了华埠的老大,会让他跟着坐上顺风车,但死陈帅勇死了,陈帅廖的兄弟感情没了,以后的风生水起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找个小人物的心里是很有怨恨的,目标自然就是大圈了。
  晚上十一点多,陈帅廖和王成在一家小店里喝酒,已经喝的两眼快要冒金星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邦邦硬了。
  王成和陈帅廖喝的五迷三倒,说话的时候舌头都邦邦硬了,好酒的男人基本上碰到酒就迈不动步了,两人差不多都属于杯中人,喝到后半程的时候来了状态,酒基本上就是往嘴里灌了。
  “来啊,造作啊,继续喝啊”王成端着酒杯来回的晃悠,他现在感觉自己始终无法把被子凑到自己嘴上因为杯老是在晃,所以他也晃,努力让自己保持和被子一个频率。
  “别他么喝了,再喝就喝死了”陈帅廖用手在桌子底下掐着自己的大腿,争取给自己保留住一丝清醒。
  “你是不没死呢?”
  “差点,差点就死了”

  王成手“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子上,说道:“只要喝不死,那就得继续喝啊是不是?”
  陈帅廖斜着眼睛,看着已经五迷三道在下一刻似乎就要栽倒在桌子底下的王成,咬牙端起杯酒说道:“喝完再死也行,来吧”
  “咕嘟,咕嘟”两人同时仰着脖子,一杯二两半的白酒瞬间干到底了。
  陈帅廖强压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凑到王成面前,小声嘀咕道:“阿成,你最近挺忙的,跟我莹莹姐混起来了是不?”
  “忙啥啊,就是打个下手,给人跑腿呢”王成含糊着回了一句,脑袋随手就杵在了桌子上,嘴里开始有沫子往出涌。
  “哎,对了,我今天看见你去唐人街后面我大伯的小院里去了,你去那干啥了啊,那里都没有人住了啊”
  “嘿嘿,我跟你说那现在可住了一个大人物呢······”
  寻找安邦,温哥华动用了过千的警力,电视报纸滚动播出,巡逻车,路口检查不知道出动了多少次,通缉令发布的都没数了,耗费的人力,物力和精力不可估量,但就是这样都没找到安邦的人。
  警方找人找的头皮都麻了,可却被陈帅廖用一顿价值没到三百块人民币的夜宴给找出来了。

  这就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方法用对了,比你动用飞机大炮外加核武器都要管用!
  一个不算是疏忽的疏忽,给了警方一个抓捕的机会。
  一夜过去后,何征这边等来了等待许久的消息,西罗给他打电话说,这次从上面下来的负责人,同意和他见一面了。
  “这个叫霍普西斯的人,哥们你跟我说实话,你了解多少啊?”
  西罗顿时就明白了:“你打算和他玩点手段,贿赂一下啊?”
  “呵呵,你们加拿大人在收受黑钱这一点上和七八十年的香港比较像,不然温哥华和多伦多这种地方的黑帮,能像大白菜一样遍地都是么,我打算双重下手,从他的各种软肋想办法,务必拿下他!”何征霸气的说道。
  “别你们,你们的,我骨子里流淌的还是炎黄血脉呢”西罗在电话里叹了口气,语气不确定的说道:“霍普西斯我也是第一次接触,不过我之前和渥太华系统内的朋友打听过,这个人啊有点铁面包青天的意思,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一心想当个人民公仆,为人脾气又比较刚硬,简单的说霍普西斯是属于那种能为民请命的人,他对于自己接手的案子,通常都是一办到底的,你想**他有点难啊”
  “是人都有弱点,他就不喜欢点什么?比如金钱,美女或者·····”

  “别说这个了,他老婆的娘家是加拿大有名的富商,本人长得就非常带劲,你说的这两点在他这里都行不通,这他么的就是个苦行僧一样的人,除了伸张正义以外,他什么都不喜欢”
  “他他么的是上帝啊?”
  “上帝还好几个女人呢,他这点明显还不如上帝呢”西罗问道:“你还见不见啊?”
  日期:2018-12-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