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3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娘说:“没事,骚乱的时候我们就关门歇业,等骚乱过后再开门就是了……我们这里也就一些食材,没什么好抢的,那些暴徒也看不上眼。在这里做生意,发财是指望不上的,但好歹能赚点小钱。”
  陈静佩服:“你们胆子可真大……”
  正聊着,一辆军车从窗外开过,地面微微震动。苏红跑出去看,哦,原来是一辆防暴装甲车,上面涂着维和部队的标志,应该是属于比利时维和部队的。作为卢旺达的前宗主角,比利时在卢旺达有着一支规模可观的维和部队,装备颇为精良,真要放开手脚打,整个卢旺达的军队加到一块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现在这辆威风八面的装甲车却被一大群卢旺达人追着扔石头和臭鸡蛋,车身都被整得脏兮兮的,车上的比利时军人只能当缩头乌龟,装甲车以较为缓慢的速度小心避开路障,忍受着卢旺达人的咒骂往前开。苏红看得直摇头,这维和军人真是太憋屈了,被联合国管得死死的,哪怕是遭到攻击都不能还手,唉。

  刚叹了一口气,她猛然听到一声尖啸!
  火箭弹!
  防暴装甲车前方百米开外一处街道转角里腾起一团白烟,一枚火箭弹拖着尾焰尖啸着直奔装甲车而去!
  有人朝维和部队的装甲车发射了火箭弹!!!

  在苏红骇然的目光中,在卢旺达人狂热的欢呼声中,那枚火箭弹击中了装甲车的轮子,猛烈爆炸,碎片乱飞,装甲车失去控制,车体横过来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就这样瘫痪了。卢旺达人一拥而上,装甲车舱门打开,几名戴着蓝色头盔的维和部队士兵狼狈不堪的从装甲车里爬了出来,马上就被涌过来的人浪给包围了,无数根棍棒,无数把砍刀朝他们举了起来。比利时士兵惊慌失措,取出自己的证件高高举起,用法语嘶声叫:“我们是比利时维和部队的,我们是维和军人,我们……”

  几十把砍刀同时劈落,血光四溅,卢旺达人的欢呼声响彻云宵!
  一名头部被撞伤,满脸是血的比利时士兵被人从装甲车内拖了出来,按倒在地上,有个高大的黑人抡起砍刀一刀劈落,人头落地,鲜血喷了站在他前面的黑人一身。负责斩首的黑人将还戴着蓝头盔的头颅高高举起,向周围的人炫耀,发出野兽般的狂笑声。在场数百名卢旺达人狂呼大喊,眼带血光,形同野兽,这一幕让苏红和听到动静跑出来看的陈静还有老板夫妇面色煞白,浑身冰冷,尤其是陈静,差点没昏过去。她摇着墙壁,浑身发抖,结结巴巴的说:“杀……杀人了……他们……杀人了……”

  苏红同样在哆嗦:“他们……居然屠杀了维和部队的士兵?他们都疯了么?”
  老板说:“快,快,快关门!不能让他们进来,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话音未落,急遽的枪声响起,是从总理府那边传来的,显然,总理府也遭到了袭击。听到枪声,暴徒们更加狂热,有人开来摩托车用铁链栓住比利时士兵残缺的尸体拖着在大街小巷横冲直撞,车开到哪里哪里就是一条血路,有人提来汽油倒进装甲车里然后点火,直烧得浓烟滚滚,还有人举起从装甲车里找出来的自动步枪对着天空搂火,尖厉的枪声为这座城市更添几分恐怖气氛。广播也响了,用的是卢旺达语,陈静和苏红都听不懂,但是广播中那恶魔蛊惑世人般的声音还是让她们只想缩成一团。她们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见证一场二战结束后最大规模的屠杀的开端,从现在开始,未来的三个月中,这个美丽的山地之国将被鲜血淹没。

  非洲曾是人类的摇篮,人类的先祖就在这里诞生,两百多万年之后,他们走出了非洲,向欧亚大陆迁徙,战胜了无数毒蛇猛兽和自然灾害,最终成了这个蓝色星球的主宰。没能走出非洲的那一批则继续留在摇篮里,靠着非洲丰富的资源过着原始却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西方人的到来却让这种质朴而自在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屠杀、掳掠、奴役、瘟疫……这些骇人的字眼充斥着非洲长达四百年的历史,无数非洲人像牲畜一样被屠戮,或者卖到各个殖民地去从事繁重的劳作,最后的奴隶主的皮鞭抽打之下悲惨地死去,无数资源被掠夺,留给非洲人的只有黑暗和绝望。二战让欧洲实力大衰,英法德等国已经无力维持庞大的殖民体系,欧洲各国先后宣布独立。然而殖民统治流毒无穷,欧洲殖民主义者在统治期间将非洲土地和族群根据自己的意愿肆意分割,留下无数隐患,比如说比利时人在统治卢旺达的时候就通过肤色和财产的区别,将原本是一个整体的卢旺达人强行划分成了两个族群,肤色渐浅、身材较高、拥有较多资产的图西族人被他们视为是比较接近白人的高贵种族,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较矮而肤色较深的胡图族人则被视为低贱种族,两个族群的待遇截然不同……怎么样,是不是很眼熟?没错,就是德国法西斯那套。整个欧洲都在骂德国搞种族岐视甚至灭绝,其实他们玩的也是这套,区别仅仅在于他们是在殖民地玩,德国是在欧洲玩,所以德国就是反人类,他们则成了正义的化身。

  曾经的伊甸园变成了炼狱。
  在六十年代,非洲掀起了民族独立的浪潮,被统治了四百年之久的非洲国家一个接一个独立,噩梦仿佛已经结束,在黑暗中沉沦得太久的黑色大陆迎来了一缕曙光。然而,这只是幻象,独立并不意味着噩梦结束,相反,只是新的噩梦的开始。殖民者是走了,但却给他们留下了无数宗教、种族、领土、文化等等各方各面的冲突,殖民主义者在的时候还能压制住,他们这一走立即就放出了这些魔鬼,整个非洲大陆都陷入了动荡之中。最为可怕的是,在非洲独立的时候西方还为他们送上了一包甜蜜的毒药:自由与博爱。在自由与博爱的价值观的里,堕胎是反人类的,弃婴是反人类的,甭管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都得将其抚养成人……当然,政府采取强硬手段控制生育率,控制人口增长,也是反人类的!在这种要命的价值观的影响之下,非洲的出生率飞速增长,人口基数成倍的增加,而他们的工业、农业、医疗卫生、教育等等却没有跟着提高,换句话说,非洲根本就没有做好迎接人口增长浪潮的准备,于是,饥荒、疫病、战乱成了家常便饭。在生产力没有提高的情况下,一块土地所能随的压力是很有限的,非洲最大的问题就是生产力低下,人口增长速度却高得吓人,种族冲突甚至是屠杀也就在所难免了,没有哪个国家能够例外的。

  就比如说现在的卢旺达!
  比利时在殖民时期一直采取打压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胡图族,优待只占总人口百分之十几的图西族的策略,刻意在两个族群之间挑起矛盾,而他们在撤出卢旺达的时候却出卖了图西族,将政权交给了胡图族。被打压了几百年的胡图族立即对图西族进行报复,卢旺达内战爆发。1993年,在国际调解之下,胡图族和图西族在坦桑尼亚北部城市阿鲁沙签署和平协议,结束了内战。根据这一协议,由胡图族政治家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担任卢旺达总统,图西族女政治家乌维林吉伊姆扎纳担任总理,胡图族和图西族共同执政,治理国家。本来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胡图族极端势力对此大为不满,认为马纳总统在对图西族的谈判中让步太多,严重损害了胡图族的利益。在和平的掩盖下,不满与怨恨正在酝酿,终于,在1994年4月6日那天爆发出来了。

  日期:2018-09-0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