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3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尚算不笨啊,知道我对你打击报复,所以以后你在我面前最好安分守己点,否则不用别的,在工作上我就能碾死你。还有,”蒋璃提醒她一句,“你最好同别人一样喊我夏总监,实在叫不出口的那就叫夏昼。蒋璃这个名字被旁人听去了倒也没什么,落在陆东深耳朵里那就是忌讳。”陈
  瑜攥了攥拳头,冲着她的背影说了句,“我们谈谈吧。”
  快下班的时间倒是能偷出几许闲来。
  蒋璃还保留着在沧陵时喝茶的习惯,不管天冷天热都喜欢煮茶喝,因为煮出来的茶喝的是髓,泡出来的茶喝的只是茶的味。这
  曾是谭耀明告诉她的,并教会了她何种茶用几度的水温来煮,煮多久能煮出茶的精髓来。

  谭耀明对茶有研究,在他的书房里也有各色珍贵茶种,她喝茶没有谭耀明那么讲究,喝得最多的就是滇红。在沧陵最常见的茶就是滇红,本地产本地味。所以,哪怕现在是回了北京,她还是习惯喝滇红。
  滇红无需煮太久,煮久了就会平添一些涩味。蒋璃将煮好的茶舀进过滤茶碗里,然后分别倒了两杯给彼此,这才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找我谈话,不单单是为了工作吧,重要的还是陆东深。既然这样,我就先跟你简单说几句工作上的事,然后再来跟你谈你最关注的。”
  陈瑜没动眼前的茶,盯着她,“好,工作上的事我希望能听个实话。”“
  你也是聪明。”蒋璃抬眼看了她一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放下,“刚刚也不过是打闹的玩笑话,实际上是作为品牌香水的首席研发者,你的资格还不够,有陆门的其他首席调香师联合提出质疑,说品牌团队中比你更有资格做首席研发师的人大有人在。”陈
  瑜闻言,脸色僵白。
  “作为大中华区气味工作的总负责人,只有我接手了才能平息质疑。”蒋璃轻轻转着茶杯,“那么问题就来了,品牌的这款香水是针对大中华区研发,日后的发行也只在亚洲,怎么就引起陆门其他调香师的公愤了呢?陈瑜,你也是个聪明人,不难想吧?”陈
  瑜微微抿着唇,半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说,“有人借着总集团首席调香师们的手来挑拨你我的关系。”
  蒋璃点头,“我是陆东深招进来的,如果没有我,平步青云的会是你。首席调香师们联合上书,作为负责人我势必要干预,干预的后果就是取消你作为研发师的资格,能平息众怨的就只有我亲自负责,这么一来,你算是新仇旧恨都放在我身上了。当然,我相信对方来这么一招只是试探,日后还不定有什么在等着我呢。”
  “你到底跟季菲有什么恩怨?”陈瑜直截了当问。“
  我发现你还真是不傻啊,知道做手脚的人是季菲,人漂亮心思也玲珑剔透,倒也不是个傻白甜。”蒋璃抿尽了最后一点茶水,拿起茶舀,“恩谈不上,我跟她,怕是只剩下怨了。”

  陈瑜不解。
  “说实话你挺有天赋,香水的二次改进配方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从气味构建的结构和主题来讲挺不错的,但还差一味,我接手也好,补上那一味配方也就没问题了。”蒋璃说到这看着她,“我知道你很想通过这次的香水研发窜到陆门,与其总集团首席调香师平起平坐,估摸着陆东深也是这么打算的吧。可惜人心照比污潭还要肮脏,所以,你就再等等吧,有合适的机会我会给你。”
  陈瑜拿茶杯的手微微一滞,“你真的不再计较我以前做的那些事了?毕竟,我是抢了你的一些光环的。”
  “光环?”蒋璃嗤笑,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知道我平生最讨厌跟人抢东西吗?因为我觉得,能抢走的都是垃圾。”

  陈瑜眸光怔了怔,少许,“那你又何必跟我抢陆东深?”蒋
  璃轻轻一笑,“陆东深属于过你吗?”“
  至少你没出现之前,我是在他身边的。”陈瑜不满蒋璃的云淡风轻,补上句,“不争不抢是因为你有,如果有一天有其他女人把陆东深抢走了呢?我就不信你还这么风平浪静。”“
  陆东深那种男人怕是最清楚什么是自己要的,如果像他那种男人的心思都不在你身上了,再抢回来有用吗?”蒋璃轻叹,“如果有一天他真爱上别人了,我会放他走。感情这种事两厢情愿最好,一方没了心,另一方拖泥带水的,没劲。”
  “蒋璃。”陈瑜盯着她,一字一句,“陆东深就是一剂致命的毒,就像是提取出最高浓度的罂粟一样,你跟他待的越久中的毒就会越深,到那个时候你想干脆利落?怕是你也会跟我一样,日夜受尽噬骨之痛!”

  蒋璃的一腔随性不知怎的就凝固了,陈瑜的眼神如此坚定,坚定到让她开始怀疑自己,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是否会像今天这么洒脱?其
  实就算她再不待见陈瑜,都不得不承认她的话,陆东深的确就是一场勾了心魄的诱惑,她总会时不时想起他的身影,然后,心里就平添一种欢喜的情绪。他
  ,其实已经在暗自操控她的喜怒哀乐了。“
  陈瑜,你有些自作多情了。”末了,蒋璃说了句。陈

  瑜不怒反笑,“自作多情?陆东深就是女人的劫,遇上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自作多情?你终究也会的。”她自顾自地添了茶,语气已放得缓和,在天际的这三年,就算再乡野的丫头也会学得情绪控制。抿
  了口茶后,她看着蒋璃,“他曾经的一个情人,被他送了人,但即使这样,他的那个情人至今对他还是念念不忘。”v
  蒋璃手劲一松,茶杯险些从手指间滑落,好在又稳稳捏住,这才没让瞬间失衡的心思外泄。
  “看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她轻描淡写了一句。
  可心里翻江倒海。
  早些时候在杨远的话里话外她就品出些意味来,陆东深身边从不缺千娇百媚的女人,那他势必是要花间丛中过。道理明白得紧,暂且别说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就单拎他的年龄也不可能没碰过女人。
  但这话听进耳朵里,心就百般的不舒服。陈瑜的态度不疾不徐,“也不能用重不重要来衡量陆东深找情人的标准,情人嘛,说白了就是各取所需。陆东深不像其他男人喜欢左拥右抱,他的情人固定,直到厌倦了再换下一个。那个姑娘跟了他挺长时间,挺漂亮的姑娘,一出大学校门就跟了他,陆东深也是没亏待她,想要什么做什么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后来,那姑娘被个官二代看上,当时陆东深跟对方有海外运输项目合作,二话没说就把姑娘给出去

  了。”她喝了口茶,不着痕迹地扫过蒋璃的脸,继续道,“跟陆东深在一起,最怕就是动了心,那姑娘是动心了,所以跟了官二代当晚就寻死觅活的,割了脖子住了医院。陆东深也是心狠,始终没过去瞧上一眼。要不说这女人心如海底针都是被男人逼出来的,那姑娘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就想通了,官二代再牛哪有他老子牛?所以使出全身解数把那官二代的老子勾搭上了,先是做了老头子的情妇,前两年终于踢走

  日期:2018-11-1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