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3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盯着他,落在空气里的肩头微凉。
  他也注视着她,许久,手指攀上了她的脸,一字一句,“记住,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时,男人都是一个样子。”
  蒋璃一失神。
  陆东深却也起身了,没再为难她。蒋璃也从沙发上爬起来,拉好衣衫,扣子丧失了半壁江山,她只能以手代劳揪着衣领。
  胸口还在火辣辣地疼,呼吸始终不在一个频道上。
  “你从来都没强迫过我。”
  陆东深居高临下,“所以,你就肆无忌惮是吗?夏昼,你还真以为我不会强迫你?”
  两人之间迅速建起了一堵墙,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真实存在挡住了彼此。
  沉默,成了最大的敌人。

  蒋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她认为,这种矛盾的处理远比要她直面血腥还来得艰难。她从沙发上下来,走到玄关将房门打开,“陆东深,我困了。”
  陆东深沉默了良久,然后抄起外套就走了。
  从他进门到现在,他没冷喝没怒吼,甚至从他平静的神情里都看不出他生气愠恼,哪怕是他离开,房门在关上的瞬间也没发出震天巨响。
  可蒋璃就是觉得寒凉。

  这种寒凉来源于陆东深。
  来源于他刚刚将她压在身下时的撕扯碾占,来源于他的沉默,来源于他堪比往日的平静,让她觉得,其实这般沉冷远比发了火气还要可怕。
  蒋璃没回客厅,就坐在玄关处。客厅的灯
  影拉不了那么长,所以她整个人就罩在暗处,影子被清浅的黑暗给吞了。

  在一段恋爱关系里,这样的争吵让蒋璃觉得手足无措和茫然,她气她恼,又像是有种情绪发泄不出来,堵得心口难受,是伤心难过,是悲凉是惶恐,是她陌生的无法收拾的疼痛。
  脸颊微凉。
  她抬手,发现是眼泪流下来了。
  夜半尸语声。
  至少,这声音不正常。
  蒋璃惊醒时窗外是黑魆魆的天,不见半点光,像是星月都落入了一张巨大的口,她也被困在这口中逃脱不掉。
  透不过气,又觉得周遭绕着一股子诡异。
  于是,她就听到了那个声音。
  蒋璃赶到公司的时候,敏感察觉出公司上下气氛有点不对劲,甚至前台的小姑娘们说话都在敛着,大气不敢出一声。
  碰见景泞从行政部那头出来,跟她打了个招呼,蒋璃明显察觉景泞脸上也有凝重,就将她拉到一边问了两句。“大中华区这边的业务压力不小,陆总接手之后首先要打通的就是政府关系,亲王府那片地是最好的搭桥方式,但问题是前有狼后有虎,邰国强是外资入注,当然会跟咱们天际拼到底,现在又多了个饶尊,
  一个京城太子爷想要插手政府项目是太容易不过的事了。”景泞说的明白,“那片地要是拿不下来,天际在京城日后要走的路不会太顺当,但要是拿下来,陆总肩上扛的压力也不会小。”
  蒋璃不解。旁边有其他部门的同事过,跟她俩二人打了个招呼,景泞点了点头当做回礼,等那人离开后,她压低了嗓音对蒋璃说,“亲王府是出了名的鬼宅,本来就是荒凉,当然这种鬼神之说可以不信,但流言蜚语落
  下来的局面不好收场,怕就怕会成了烫手芋头,到时候陆总要怎么跟陆门交代?”
  “所以现在集团上下人心惶惶?”“人心惶惶的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景泞说,“今早陆总辞退了市场一部的负责人,是公司的老人了,说辞退也就辞退没留丝毫情面,并且整合了市场运营部和营销部,所以全公司上下都提溜着一颗心,谁都
  不敢出差错。”

  蒋璃对那人多少有点印象,手底下的市场资源不少,“为什么辞退?”
  景泞稍稍顿了顿,说,“是跟华力集团的人走得近了些。”
  蒋璃的心也跟着一提。
  “非常时期,饶尊又来势汹汹,一部的负责人这个时候靠拢华力的确让人怀疑。换句话说,现在谁跟华力扯上一点关系都会遭殃。”景泞说到这,又补了句,“陆总做事,向来是宁可错杀不会放过。”

  蒋璃听了,全身一阵紧过一阵,又想起他昨晚说的话,突然意识到,也许相比左时,饶尊这个名字更让陆东深不悦。
  “他人呢?”
  “跟市政的人开会。”
  杨远亲自给她开的门。
  开门的时候蒋璃还抬着一只手做敲门状,整个人像是游离在异空间似的。杨远斜靠在门边,任由蒋璃把他当门敲,最后忍无可忍,拇指压着中指的指甲哈了一口气,照着她的额头就来了个脑瓜崩。
  疼得蒋璃一叫,紧跟着反应过来,冲着他横眉冷对,“想死是吧?像个门神似的杵在这干什么?”一把将他推开,直接而入,“视频呢?江山图呢?”
  杨远跟在后面不悦,“我说你怎么进我办公室跟走城门似的?”

  视频不算长。
  应该是在视频海里截出来的这么一小段,有两分钟左右。
  一个女人。
  没拍到她的脸,只有背影。

  身穿白色长袍,长发编在一侧,松散慵懒,打远瞧着就潇洒绝尘。
  蒋
  璃死盯着视频里的女人,面色凝重。倒是杨远看得好奇,一张俊脸快贴上电脑屏幕了,瞅了半天,又抬眼瞅着蒋璃,“跟你很像啊,但你不可能出现在沧陵。”
  所以,有问题。
  对方故意装扮成她的模样,意欲何为?
  江山图被安置在公司的储藏室。
  一路上杨远简单地跟她说了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就在前不久,沧陵天际行政酒廊的水管爆裂,殃及江山图。沧陵天际生怕画幅受损便找了专业画师进行修复,但修复完毕后也不敢保证江山图的完好无缺,便送往总部,一来可以重新安置,二来需要
  审查一下。
  杨远说到这的时候顿了顿,瞅了瞅她的脸,故作惊奇,“怪了啊,你的脸色今天看着也不大好看啊。”
  不用他多嘴蒋璃也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梦里多舛,醒来后盯着茶几上的烟灰缸又是许久。烟灰缸里还有烟灰,他抽过的。
  他就那么走了。
  没多说一句话,之后到现在,一通电话也没有。
  他说他只要求她好好爱他。
  爱一个人是需要资本的,三年前的事耗尽了她的资本,无法坦白就是她已经耗散掉的资本。她心里的结哪是她一个人的?一旦真的跟陆东深全盘托出,那最后就将会是两个人的心结。她并非善类,却因为喜欢他、贪慕他,就将自己的不堪敛藏起来,乔装成最适合他的样子。这份爱情就形同鸠毒,她痴陷其中,可心里明白,终究有一天这所有的伪装都会被撕开,到时候,他是否还能接

  受如此丑恶的她?
  太过小心翼翼,这是她从前不曾有过的。
  洗漱完她站在浴室的镜子前。
  锁骨蹭红,最明显的是锁骨下方的红痕,如嵌入凝脂的一抹血。
  她近生近死时尝到了疼的滋味。
  这疼痛就嵌在胸口,心脏的位置。

  肌肤之疼,直达心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