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1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她猛地转过身,口气不容置疑的又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沈甜的男朋友,一个注定会分手的男朋友!”
  萧晋眨巴眨巴眼:“甜甜,你不觉得这是在饮鸩止渴、自欺欺人么?”
  “我愿意!”沈甜说的毫不犹豫,“其实,仔细想想,不管贫富,这世界上又有几个女孩子能跟初恋修成正果?有句话说得好:一生那么长,总会遇到一两个人渣;没理由我沈甜必须要例外。”
  萧晋无话可说,只能又问:“那你想要的终点又是什么?”

  “你厌烦了我,或者我不再喜欢你。”
  “如果这两者都不会发生、或者要许多许多年的时间呢?”
  “那就……”女孩儿再次垂下了头,低低地说,“那就到你结婚的那一天。”
  萧晋沉默。
  他不知道此时此刻沈甜的心里有多么痛苦和委屈,但他知道,他没办法再继续说不。
  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
  一样意思的话,夏愔愔表示过,田新桐说过,现在沈甜也说了。这让他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气,遇到的每一个女孩儿都是世间少有的痴情姑娘。
  起身来到沈甜面前,他说:“甜甜,这件事不是早餐吃油条还是吃包子那么简单,它很可能会影响到你未来的人生与幸福,我希望你再多想想,起码要等冷静下来的时候再做决定。”
  沈甜没有片刻迟疑的摇头:“夏愔愔有胆量尝试,田新桐敢顺其自然,我沈甜在京城都能闯下‘格格’的名号,没理由不如她们。”
  萧晋一阵无语,“傻丫头,这种事儿就别攀比了吧?!”

  “这哪里是什么攀比呀!”女孩儿苦涩一笑,轻轻将头抵在他的胸膛上,低声说,“我不清楚她们两个是怎么想的,但你知道么?我现在最羡慕的人不是最终会嫁给你的周沛芹,而是远在海外的董初瑶。
  她比我们除周沛芹之外的所有人都幸运,因为她有的选。”
  萧晋身躯一震,无地自容。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句歌词几乎道尽了人间情爱纠葛。
  萧晋对她们的感情还没有到绝不妥协和放弃的地步,她们没得选,除了委屈自己,还能怎样?
  归根到底,只因为他是个贪婪无度、当了**还要立牌坊的王八蛋罢了。
  一直以来,萧晋都以为自己对夏愔愔她们的拒绝是出于道德和良知,并且还因此自我安慰自己并不算坏的太彻底,勉强还能有资格被称作是一个“人”。
  可想而知,沈甜的那句话会带给他多么大的触动。
  什么良心,什么无奈,全都是臭不可闻的大狗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根本不爱她们,至少还没有爱上。如果真的爱了,以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性子,哪里会有什么人或事能拦得住他?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贾雨娇,在面对这个女人时,他从来都是主动的,没有动过丝毫退缩的念头。
  说白了,他对夏愔愔、对田新桐、对沈甜只是对美好事物的单纯喜欢,还没到非要不可的地步。
  他知道自己很无耻,也知道自己很混蛋,但始终都觉得自己是个有担当的爷们儿,可此时此刻,他才恍然醒觉,原来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YY罢了,他一直都是个习惯性把痛苦的选择推给别人的懦弱伪君子。
  他不配得到这些好女孩儿的爱,真的不配!
  “萧哥哥?”
  见他半天都不说话,脸色也变得颓败难看至极,沈甜的心就再次提了起来,忐忑的问道:“我……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缓缓摇了摇头,他抬起手轻抚女孩儿的脸庞,自嘲的笑着说:“我今晚留下的目的原本是想让你看清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我终于知道了自己垃圾到了什么程度。
  呵呵,一个连自己都没活明白的家伙竟然还恬不知耻的整天给别人灌毒鸡汤,想想还真是可笑啊!”
  沈甜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本能的紧张起来,用力的握住他的手,颤声问:“萧哥哥,你怎么了?别吓我好不好?”
  萧晋笑了,低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说:“我没事,准确地讲,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小甜甜,你的心意我体会到了,现在,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真的做好心理准备要冒这个险了吗?因为不管结果是好是坏,你所得到的伤心,都会远超现在。”
  女孩儿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么,身体瞬间就绷紧了,眼中迸发出激动的光芒,璀璨如星辰。
  车子驶过沈家牌坊的时候,东方的天空才刚刚冒出半拉蛋黄,谭小钺开着车,不时通过后视镜瞄后面的萧晋一眼。
  “有话就说。”吃着从沈甜那儿拿的零食,萧晋道,“虽然跟你聊天总是很没趣,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经常跟我说点什么。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只是因为一个无法解除的命令才呆在我身边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以平等的心态来做对方的朋友。”

  谭小钺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感觉你跟以前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
  “哦?哪里不一样?”
  “不知道。”
  “那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更顺眼了。”
  萧晋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就吩咐道:“去江畔夏家。”
  两个小时后,他就像条狗一样被夏凝海拿着晨练的剑给撵了出来,只不过看上去非但没有丝毫沮丧,还很开心的样子,车驶出大门之后都不忘探出头来冲夏愔愔贱兮兮的飞吻。
  而夏愔愔脸上挂着泪痕,嘴角却带着笑,站在那里跟个花痴一样,把夏凝海看的是又疼又气,恨恨的摔了剑,去亭子里抽烟生闷气。
  不一会儿,夏愔愔捡回剑放在他的手边,然后轻轻的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说:“爸,女儿不孝,您就让我再任性这一回,好不好?”
  夏凝海长长吐出一口气,无奈道:“你这是何苦呢?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比那个小兔崽子优秀的也不是没有,怎么就非得是他呢?”
  夏愔愔微笑:“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喜欢他呀!您不是也允许让我喜欢他了嘛!”

  “那是因为我知道那个臭小子懂规矩,该有的底线轻易不会破坏,你的喜欢也仅仅只是喜欢,权当是让你体会一次不会有结果的暗恋了。”
  夏凝海微微恼怒起来,“可是,谁知道那小兔崽子是不是在夷州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要对你动心思了,这怎么能行?
  这一年里我观察他,但凡是他想要的,就没有他不手到擒来的,连气势汹汹的西北萧家来人都被他忽悠的老老实实在天石等着,而你除了做生意之外,在别的地方就是个傻丫头,根本就不可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