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6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追问道:“那串念珠和凤仪阁有什么关系吗?”
  邱澜看了看我,突然哑然失笑:“陆朋啊陆朋,说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没明白?这风仪阁就是你曾祖父家啊!你送给涵轩的那串念珠本就是他传给你的。”
  我几乎呆住了,这风仪阁居然是我曾祖父家,我怎么从来没听父亲讲过,这样看来,一些线索确实可以连上了。可是那串念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秘密?父亲同样没和我说起过,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吗?
  我正思量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问邱澜:“那黑衣人既然不是徐勉,那炸他的人是谁?还有徐龙槐本就和徐勉熟悉,你这一番话怎么可能瞒骗得了他?!”

  邱澜哼哼一笑:“哈哈,徐勉现在落在黑衣人手上,徐龙槐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至于那黑衣人,他只不过和我演了场戏给徐龙槐看,让他以为那串念珠已经落到徐勉手里了。”
  我觉得我脑子已经不够用了,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我听的有些云里雾里,邱澜笑道:“不着急,有的是时间你慢慢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解掉你身上的麒麟降,来,你跟我来。”
  说话之间,邱澜已把我带出厢房,临走之时把屋内稍稍打扫了遍,回头看那祝倩兀自昏迷不醒。邱澜笑道:“陆朋,你觉得这丫头要救不救?”
  我本早已想说这话,见邱澜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于是接过话头道:“她一路上对我照顾颇多,如不是多次相救,我恐怕早已身首异处了。”
  邱澜沉默了一下,旋而说道:“按理说她应该听她哥的话,可是她竟然没用你血去冲煞,这一点倒是让我很纳闷了,虽然终究你还是中了麒麟降,但毕竟不是她本意。她这次来风仪阁不像是找那串珠,在你出去的时候,我看见她到书房翻了一通,貌似像在找一本书,这让我真是想不通了。”
  “书?”我看着祝倩,实在想不通这丫头到底身上有多少秘密。只听邱澜说道:“也罢,先把她性命暂且救下,等她醒了来,再细细盘问。”
  邱澜上前一把将祝倩抱起,与我出了厢房,径直往那后院走去,中间经过一段长廊,我边走边问道:“鲶鱼,方才那死去的太太复活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婉仪姑娘怎么不见了?”
  邱澜听我说这话,口中咦了一声,“复活?谁不见了?”
  趁着这会儿,我和邱澜简单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下,只是把我看到那太太挂了念珠的事省略没说。邱澜停住脚步,眉头紧皱,似乎也茫然的很。
  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轻叹道:“这里古怪事太多,我也一时想不通,这样吧,我们还是快点解掉麒麟降再说。”
  说话间,二人已穿过走廊,面前陡然出现一大片花园,此时夜色撩人,看上去倒是一处不错的景致。邱澜走到一条石头长凳前,将祝倩轻轻放了下去。忽听那祝倩梦呓般急切地叫道:“陆朋,快跑”,说完又悄无声息了。

  我看祝倩面目浮肿,白皙脸庞上的黑色绒毛越来越粗了,看来这麒麟降中得不轻,心下也不由担心起来。邱澜见我紧张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陆朋,看来你俩真是天生一对,自己都到这份上了,还在为对方着想啊。”
  我面色一红,转而说道“鲶鱼大哥,你说笑了。”
  邱澜点了点头,正色道:“这丫头中毒着实不轻,看来先得救她了。”我不解地问邱澜:“我们都同样中了麒麟降,她似乎比我还严重的多?”
  邱澜笑道:“你是子时生辰,本来就发作的晚,再加上她误服了假解药,恐怕现在比你要严重十倍了!”
  邱澜嘴上边说着,右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小木瓶。
  我见状惊奇问道:“这便是那解药?”
  邱澜颔首道:“你可别小看这一丁点,全天下可是独一份啊!这东西还有个学名叫麒麟散。”说着,从瓶中倒出些粉末在手上,顺手把那木瓶子搁在脚下。我看那粉末黄中带白,一股刺鼻的说不出来的气味,我忙把鼻子捏紧转头避开,问道:“鲶鱼,这什么玩意儿,感觉呛人的很,你不会把你家的胡椒粉带过来了吧?”

  邱澜笑骂道:“去你的,小子我看你满嘴跑火车,你拿你家胡椒粉试下,看能不能解这麒麟降?”
  我耸了耸肩膀,咩嘴笑道:“你还别说,还真他妈像啊!”
  此时我见邱澜一派胸有成竹的样子,现在又有了解药,多天来的烦闷压抑排解了不少,顿时人也放松了不少,开始调侃起来。
  “对了,我说鲶鱼,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啊?和我说下吧,别卖关子了。”
  邱澜一边用手挤开祝倩的嘴唇,一边将那粉末倒在祝倩舌头之上。他头也不回,径直答道:“我也是受人之托,之所以卧底徐龙槐身边这么久就是怕他拿到念珠,至于你徐龙槐早就把你底细查了个底朝天,没有你,他压根到不了这里。”

  “好了,再休息个把时辰,这丫头也算是把命捡回来了。”邱澜直起身拍了拍手,一双小眼睛朝我看来。
  “这么快?!也未免太神奇了吧”我啧啧称赞道。
  此时,邱澜继续说道:“这解药是那黑衣人给我的,让我救你性命,这次算是破戒了,居然顺带把徐龙槐妹妹给治了,希望他不会怪罪于我。”
  我奇道:“你不是和那黑衣人很熟吗?难道他还会责备你?!”
  邱澜点了点头,正色道:“说来你也不信,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很多事都是他和我讲的,刚才我说受人之托,说的就是他!”
  我一阵阵惊奇,敢情邱澜也是个迷局中人,看来一切的谜团都要找到黑衣人才能解开。
  只听邱澜一阵叹息,说道:“你一定很想问,我为什么会如此听命于他,甚至卧底徐龙槐身边这么久吧,那是因为我被他下了比麒麟降狠毒百倍的邪术!”
  我原以为黑衣人和邱澜是一伙的,可听邱澜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惊呆了。看来这黑衣人才是真的老谋深算,徐龙槐和他比起来,恐怕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那么他到底是敌是友呢?还有那张写着有诈提防黑衣人的字条又是谁给我留下的呢?

  此时已容不得我多想,邱澜催促道:“好了,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还是快点把你的麒麟降解掉吧,我的事以后有机会和你细说。”
  说着,邱澜将我拉到一旁,弯腰去拿那麒麟散。不料手却摸了个空,那瓶木瓶居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我和邱澜面面相觑,吃惊的半句话也说不出。一旁祝倩动也不动,自然不会是她。此时正是月明星稀,除了我二人,园子里再无半分声响,究竟是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救我命的麒麟散!
  我和邱澜仍不死心,二人分头在草丛里四处翻找。过了好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我沮丧地瘫坐在地,这时,邱澜走过来,面带愁容苦涩地说道:“这次真的怪我太大意了,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没了麒麟散,也就意味着我随时会变成那不人不鬼的怪物。起先我倒没想太多,这下可真有点慌了神。邱澜也知这次大意得有点过了。无论怎么说,如果解不了麒麟降,我这条命也就算交待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