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4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明白刚才祝倩到底经历了什么,一转眼成了这副模样,正打算强行把她抱起,突然祝倩眼珠往外一翻,竟晕死过去了。我探了探鼻息还有微弱的呼吸,但额头却是出奇的滚烫。

  我当即把祝倩抱回了厢房,打了点冷水裹在湿毛巾上敷在她额头,总算稍稍把温度降了一点。但我心知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此时祝倩不但神志不清,高烧不退,甚至那麒麟降都不知道怎么解掉,难道这位漂亮的祝医生就要稀里糊涂把命搭在这里?!
  那叫婉仪的丫鬟此时也神秘消失,望着窗外的一片浓墨,我心力交竭,几乎站立不稳。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陆朋,你真是愚蠢至极!”
  我听那声音好生耳熟,回头一看,竟见那黑衣人站在门外。
  那黑衣人厉声喝道:“陆朋,你知不知道你被这女人所骗,差点闯下了大祸?!”

  “祝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放在之前我或许会相信黑衣人的话,但好几件事下来包括那张神秘的字条,让我无法完全相信黑衣人的话,我淡淡看了一眼黑衣人,双手抱肩故作慵懒道:“哦,说来听听,你有什么根据吗?我洗耳恭听。”
  黑衣人显然被我激怒了,他咆哮道:“根据?!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手轻轻一挥,一张薄薄的纸飞到了我面前。
  我拾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张手绘的凤仪阁草图,看上去绘图的人时间仓促,很多线条轮廓画的并不完整。这时,我注意到草图上右边空白处写了一行小字:“哥,情况有变,速救。倩”
  居然是祝倩的笔迹!
  我大吃一惊,这显然是祝倩写给徐龙槐的密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我想破头都无法相信。

  那黑衣人见我流露出惊谔的表情,冷冷笑道:“这女人处心积虑,不惜身中麒麟降也要进风仪阁,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我听黑衣人说祝倩竟是故意染上麒麟降的,不由得惊的冷汗淋漓,全身上下如堕冰窖。
  黑衣人不容我说话,继续说道:“她起先故意晕倒,就是借此机会混进风仪阁。而待你出了厢房,这女人就立马暗渡陈仓满血复活,哼哼,当真是厉害的很,如不是我早就知晓她诡计,恐怕我也和你一样蒙在鼓里。”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我万万料不到事情如此复杂。
  黑衣人狠狠地说道:“你应该很好奇吧,他们费千辛万苦到这里,甚至不惜以身试毒,到底所为何来?!我告诉你,他们到凤仪阁是想找到封印时间的契物,再造一个秘境!不过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自以为服了麒麟降解药就可安然无恙,可惜我让穆尔图的给他们的解药却是假的!哈哈哈!”

  我完全料不到麒麟降原来是有解药的,这点祝倩居然隐藏的这么深。更没想到穆尔图居然是黑衣人安放在徐龙槐里的眼线。不过,听黑衣人的意思,祝倩他们来这里是想拿到可以封印时间的信物。有了它,就能创造出无数个类似时间黑洞的东西。在那里面,时间和空间是都是停止的,就像封印涵轩的那个凤仪阁一样。
  那徐龙槐祝倩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黑衣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鼻子里哼了一下,冷道:“那样他们便将予取予求,无法无天了,可惜那念珠现已为我所得,他们这次可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还没等我答话,一个声音在角落里突然响起:“”徐勉你编的很好,说的连我都要相信了。”
  我扭头一看,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里头,居然是鲶鱼邱澜!!!
  邱澜看着黑衣人微微一笑,手指划着小胡子轻抚了一圈,然后轻描淡写地说道:“徐勉,难道你对你的好哥们也要刻意隐瞒吗?”
  我听邱澜居然叫那黑衣人徐勉,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生生地后退了几步。这变故未免也反转的太过意外了吧。且不说邱澜怎么认识徐勉,他又怎么知道我和徐勉的关系?
  难道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个早已设计好的陷阱,所有人都已知晓,独独我蒙在鼓里,这样看来,事情恐怕远不止我想象的那般简单。
  那黑衣人愣了一愣,随即问道:“你是谁?”
  邱澜索性往床边一靠,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斜着眼睛说道:“还跟我在这装是吧?丫孙子有本事把那个破玩意儿给扯下来!怎么样?敢吗?”
  那黑衣人冷冷一笑:“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就凭你居然有资格站在这和我说话?我看你活的有点腻歪了吧!”
  邱澜手一指黑衣人,站起身来,大声嚷嚷道:“听不懂是吧,行,那就让我来帮你说懂!”
  “陆朋,你过来!”邱澜向我招招手。

  “陆朋,你不要过去!”黑衣人喝道。
  两人几乎同时把我叫住,我彻底懵逼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我索性站在原地不动,大声说道:“我不管你们说的谁真谁假,我倒有好些事问问你们!”
  邱澜笑道:“行,你问吧!”那黑衣人这次倒没有吭声,我看了看,缓缓说道:“这位朋友,能否把你面具摘下,我们好好说话!”
  邱澜哈哈一笑,双手一拍,笑道:“赞成,赞成!”
  那黑衣人哼了一声,“摘下又何妨?!我还怕你不成?!”说着用手去扯那面具。
  我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着那黑衣人,突然耳畔一股疾风而过,一个白色东西直往那黑衣人方向飞去,说时迟那时快,那黑衣人也是艺高人胆大,一把接住那东西。
  谁知那东西轰的一声居然直接爆炸开来,那黑衣人来不及反应,硬生生被轰出了门外。而我只感觉一大片白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疼痛,脑袋还嗡嗡作响。我起身望去,见邱澜正倒在墙脚边,身下一大滩血迹。我探了探鼻息,似乎还有粗重的呼吸声,想来没有大碍。
  于是我使劲摇了摇,果然很快邱澜就悠悠醒来,一张口就是:“徐勉,我和你没完!”

  我笑道:“得了,鲶鱼你先照顾好自己吧!”
  邱澜转过头来,看见是我,笑呵呵道:“怎么着,小陆现在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我心道:“现在黑衣人不见踪影,你说他是徐勉也算是死无对证,不如我将计就计,看这鲶鱼能说出什么道道出来。”想罢,我微微一笑:“鲶鱼,现在你该和我说实话了吧。”
  邱澜见我不再怀疑也很是高兴,他拍了拍我肩膀,略带歉意说道:“小陆,有些事瞒着你我也是情非得已,现在我也该把事情真相告诉你了。”

  原来当年涵轩车祸,正好是祝倩在警校事故鉴定科实习。因为撞击引起的油箱爆炸导致整个车都烧的所剩无几,再加上事发现场又处在人烟稀少的山路上,等到发现时已经足足过了2天,警方赶到时,现场仅剩下半个光秃秃的车壳,但惊奇的是车内只有一具烧的面目全非的男性尸体,而涵轩的尸体至今也没有找到。
  这个案子当年在茗州曾轰动一时,毕竟一个花样的女孩子就这么没了,搁在谁心里都不好受。由于一直找不到涵轩的尸体,也没找到肇事司机,随着时间流逝,这个案子慢慢也就搁下了,也渐渐地给人遗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