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3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忙一把扶住她,说道:“举手之劳而已,我们也是刚好路过,听到有打斗声,就过来看了一看。”
  那丫头点点头敛起愁容,问道:“敢问先生贵姓?”
  “我叫陆朋,我这昏倒的朋友叫祝倩,深夜打搅贵府真是过意不去啊。”
  那丫头摆摆手,“您太客气了,小女复姓上官,双名婉仪,如果不介意,叫我婉仪好了。不知陆先生可否将我家主母抬到大厅安置一下,现在府里就剩我一人,委实有点力不从心,不巧祝姑娘又中了麒麟降,虽然我不太懂得解法,但府里藏书甚多,明日一早我去找找,或许有解救之方也不一定。”
  我见那丫头虽是婢女,但言谈举止中落落大方,颇具民国气息。无奈谈吐间太过斯文,我反而有些不适应,当下确实也没更好的办法,只得颔首道:“婉仪姑娘,那我朋友的事就有劳您了。”
  说着,婉仪领我进了内堂,将祝倩先安置到主楼一楼后面的厢房里。随即与我将那太太尸首抬了起来,准备放到大厅里暂时安置一晚,明天再请人处理后事。

  或许是刚死不久,那太太就像睡着了一样,除了嘴角眼边有黑血渗出,和正常人没什么分别,一眼望去,眉宇间竟然依稀有着涵轩的影子,我心中苦笑,看来最近这段日子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再这么下去恐怕真要神经衰弱了。
  正思量间,我无意瞥见那太太颈上挂了一串念珠。那念珠晶莹圆润,中间串了一个血红色圆珠!上面居然刻了一个“陆”字。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是涵轩车祸后我第二次看到这念珠,第一次是在那没皮怪物身上,这一次居然挂在一个民国太太的颈上。原本涵轩出事后我以为那念珠早已同车和人烧为灰烬,却不想又诡异无端出现了好几次。
  婉仪见我神色大变,停下来问我怎么了。我当然不敢说她家主母的念珠是我送给我妹妹的,那可真的要被人说成神经病了!
  简单安置完尸体后,婉仪独自坐在大厅哭了一会,这功夫,我走出门外有机会熟悉熟悉这大宅的格局。看上去,这个凤仪阁和残阳路别墅以及黑衣人带我去的凤仪阁都不一样。虽然从外面看都是一样的建筑,但到里面来,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残阳路别墅是冰冷,黑衣人的那个凤仪阁是阴森,那这个凤仪阁就是神秘。整栋宅子除了主楼一层大厅和厢房亮着灯外,两侧小楼都是黑漆漆一片,各种花草疯狂地在任何可以长的地方盘枝生长,越发显得里面神神秘秘的。
  此时月光朦胧暗淡,也没几颗星星,凉风吹来甚至有点冷了。
  我挂念着祝倩,走了不多时,决定折返回一楼的厢房。经过大厅时见婉仪正用白布将死者盖住了脸,不禁随口一问:“婉仪,那风伯飞廉到底是什么东西?”
  婉仪被我猝不及防发问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告诉我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东西,说着就要让我早点休息。她住在一楼进门的左边客房里,我就暂时安排到祝倩隔壁的主房里对付一宿。如果晚上有什么事也好招呼到。
  说完这些,那婉仪就径直进了那左边客房,然后关上了门。看得出刚才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想她应该多少是知道的,至于暗中救我的那高人,又会是谁?真的是让我迷惑重重。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进了后面厢房,我走近床沿,见祝倩脸色通红,气息极为不匀。过往白皙的脸上似乎笼上了一层细细黑色绒毛,望着窗外浓墨色的黑夜,看这情形我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挨到天亮。我焦急地一边看着窗外一边来回地踱着步。
  这时,右侧二楼悄无声息地突然亮起了一盞暗红色的灯,一个女子赫然在轻声低吟。我嗡的头皮一紧,难道是涵轩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从对面二楼窗台上一个白衣影子轻轻的飘下来,黑暗里看不清模样,只感觉特别的诡异。

  那白衣女子仿佛浑若无骨,走的诡异而极快,转眼间就飘到门口的假山后面,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正看的入神,突然房间里的灯炽的一声灭了!我惊吓到打了个哆嗦,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白影子从我窗台刷的一声迅速闪过。
  也就这时,紧接着左边客房里传来婉仪一声尖叫,我一个激灵,推开房门直奔那婉仪房间去。那房间门半开着,似乎被人推开过,我一进门,屋内一团漆黑,模糊中婉仪正背对着我靠在窗台一动不动。
  我大着胆远远问道:“婉仪姑娘,怎么了?”
  怎料婉仪却毫无反应,依旧趴在那里动也不动,正当我要上前细看时,突然,她转过身来嘿嘿地笑了起来。
  我听那声音不似婉仪声音那般空灵,却也是分外熟悉。我战战兢兢地从口袋里掏出火柴,嗤的一声划亮了。借着火光向笑声方向看去,只见祝倩正含着一截人手指头面目狰狞的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看祝倩笑呵呵地朝我逼近,脸上表情却如蜡像般僵硬。我壮着胆子喝道:“祝倩,你干嘛呢?!”
  祝倩也不答话,继续一步步朝我逼近。我看事情有点不妙,这祝倩好端端的怎么像被鬼上了身一样,就算中了麒麟降,好像也不应该这个样子。
  容不得我多想,祝倩已鬼魅般到了我跟前,二话不说突然张开嘴向我咽喉咬来,我赶忙一个闪躲,竟被她直接把肩膀上的衣服咬去了一大块。这时,我才看清祝倩居然正穿着那死去太太的衣服。借着微弱的光光,整个人显得诡异万分。
  这时,火柴闪了一下火苗,熄灭了。屋内重新回到了黑暗,但瞬间也变的安静了下来,连那诡异的笑声也随之消失了。现在我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离开这个鬼一样的屋子,我小心翼翼地边走边退,突然感觉身后有股阴风袭来,我下意识地一个急转身,脑门正好被后面一个东西撞上。
  我抬起头一看,几乎要魂飞魄散,那死去的太太几乎正面贴面看着我,空洞的右眼眶里嘀嗒嘀嗒地还在流着血。我大叫一声,抡起一脚就往她腰上踹去。谁知脚刚踢到半途,整个身子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拦腰抱起,紧接着,一双手死命地掐住了我脖子,我试图挣扎却怎么也发不上力,只能眼睁睁地看那太太张开嘴向我喉咙咬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只听啪的一声,掐住我脖子上的手突然松开了。我好容易醒过神来,眼前一片大亮,却见祝倩正扬着一把椅子斜靠在门边,兀自瑟瑟发抖,脚下那死去的妇人一动不动。
  我脑子完全糊涂了,进门时明明看见祝倩诡异发笑,转眼间就被那死去的妇人掐住脖子,最后关键时候竟是祝倩拿椅子救了我一命。难道我进门看到的祝倩是那死去的妇人所变。
  我见祝倩的样子一阵心疼,起身过去想将她搀起,谁知手刚伸过去,祝倩却像见了鬼一样,大叫:“鬼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边叫边往门外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我一把抓住祝倩的手,大声叫道:“祝倩,你怎么了?!是我,我是陆朋!”
  祝倩此时仿佛不认识我一样,双手乱挥,兀自翻来覆去一句话:“鬼呀,求求你不要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