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2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祝倩面面相觑对望了一眼,看得出她还是很在乎徐龙槐安危。她转了一大圈一无所获,我正想宽慰她几句,只见她二话不说,径直跑向祭台后面一颗樟树底下,须臾片刻她拿了个空碗缓缓走出来,脸色慌张,看着目瞪口呆的我说道:“你的血已经被它们喝掉了。”
  我看祝倩端了个空碗出来,心中已然凉了大半。这碗空的实在不像被人洗过,边缘还是残留着不少血迹,一看就知道是被吮吸过的痕迹。

  我一阵默然,恍然若失。二十余年如梦似幻,转眼不过一场空罢了。也好也好。想罢我强颜欢笑道:“祝医生,你我之间虽然相识不长,这次相处也算是共过患难,你不妨告诉我,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免除我痛苦,我可不愿变成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啊。”
  祝倩早已红了眼眶,当真是未语泪先流。她摇摇手,哽咽道:“陆朋,你是子时出生,当初在秘境里进出自如。麒麟降在你身上是没那么快发作的,你不要悲观,或许你会是那个奇迹!”说到最后,祝倩已声如蚊蚁,几乎要哭出声来。
  我心下一阵感动,走上前握住祝倩双手,柔声说道:“呵呵,说的自己都不信吧。不用安慰我,不过两三天的事,早发作晚发作又有什么区别?要么你不如现在了结了我,趁我还没发作。不然到时没人能制得了我!”
  祝倩死命地拨乱着脑袋,我揽住了她的肩膀,泪却也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时间像坚硬的石头般静止。忽然祝倩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我眼睛说道:“陆朋,或许还有个办法能解你的麒麟降!”

  我本已万念俱灰,突然听祝倩此话一出,不由的全身一震大为振奋。
  “当真?!”
  “我也不能保证,只是听我哥说起过,至于管不管用我也不知道,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赌上试上一试吧!”
  我一听这话端的是豪气干云,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二话不说,单刀直入问道:“什么方法?!”
  祝倩凝视着我许久,忽然转了个身叹道:“到巨坑里去!”

  后来,祝倩告诉我要解我身上的麒麟降,还有种方法就是到巨坑里去找一个叫凤仪阁的地方,我当时一听,惊讶地张开了嘴。再问的详细些,祝倩也答不上来,只说徐龙槐曾经大概讲过一些,具体怎么解,她也所知了了。
  我一听这话当时就泄了气,且不说这风仪阁这地方邪性的很,涵轩的元神就被封印在那,更为重要的是黑衣人曾多次警告我不要带人去凤仪阁。虽然我很想见涵轩,但万一祝倩是封印涵轩元神的人,带她进去岂不是害了涵轩。
  我正踌躇之间,祝倩在旁轻轻叹道:"陆朋,你这次身中麒麟降,都是因我引起,这次就算拼了命,我也要闯一闯风仪阁。”说罢两行清泪径直流了下来。
  我见祝倩真情流露不似作伪,想这一路上她处处为我考虑,舍身就险。没有她我恐怕早已被那怪物啃的稀烂。想到这,我点了点头说道:“行,我听你的!那么巨坑我们怎么进去?”
  祝倩用力咬了咬嘴唇,“子时子分,十指穿心!”
  很快就到了祝倩所说的子夜时分,按着她的意思,二人用针扎破十指,双手对叠而放。然后盘膝坐了下来,这时我才明白祝倩说要拼了命是什么意思,我们手上的血一接触,也就意味着麒麟降也下到她身上了。等我反应过来时,一切已为时太晚,只听祝倩凄然一笑道:“陆朋,我这人素来不喜欠人人情,你大可不必介怀。来,闭上眼睛,听我说话。”
  祝倩念了一段很长的类似经书的话,我听的有些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一道白光袭来,还不及睁眼就是一顿天旋地转,仿佛置身于浩瀚的宇宙间,不多时全身发紧涨热无比,感觉内脏都要沸腾起来,我死死握紧了祝倩的手,一阵剧痛猛地袭来,我啊的一声顿时晕死过去。
  突然一声哭声在耳畔响起,我嗖地一下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丁香花丛,花香扑鼻,不远处祝倩正昏倒一旁,我上前推了推,她立马就苏醒过来了。
  祝倩木纳的眼神看着我,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剧痛中反应过来。这时,突然又是一声尖叫,紧接着有人叫道:“美味美味,果然是人间极品。”
  我听着这声音好声耳熟,不由侧目看去,见一个俊俏男子手持一把剪刀正狂笑不止,嘴里似乎还在咀嚼着什么。
  我看的一阵心惊,这莫不是落草坡梦境的一幕?正想着,果见那男子扬起剪刀欲挖那女子左眼,祝倩轻呼一声,竟直接晕了过去。这时那头似孔雀,像鹿一样的怪兽突然不知从哪扑了出来,几个回合,竟把那年轻人活生生吞进了肚里。

  接下来就如同电影回放一样,那怪兽吞完后竟发出年轻男子的声音,径直向那叫婉仪的丫头走去。此时我尽管知道自己不过像隐形人一般,但还是本能地尖叫了一声。不曾想那怪兽却猛地一回头,眼睛竟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心中暗暗叫苦,抱起祝倩撒腿就跑,那怪兽仰天怒吼一声,似乎被激怒了,居然丢下那丫头,径直向我二人扑来。
  我又急又气,想不到刚出来就遇到个这样凶神恶煞的东西,看上去不比那没皮怪物好对付。我踉踉跄跄跑了几步,奈何祝倩昏迷不醒,眼看那怪物离我不过数步,顷刻间二人就要命丧当场。
  突然一声利响穿破了夜空的宁静,只见一枚白毛羽箭直往那风伯飞廉的胸口飞去。那风伯飞廉倒也灵活,一个闪躲刚刚避过,却不料又一枚利箭呼啸而来,正中那风伯飞廉的颈部,那怪兽陡然吃痛,仰天怒吼,却似乎很忌惮对方,只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竟一个腾空翻出了院外。
  我惊魂未定,不知是哪位高人出手相助,等了片刻却不见有人现身。正疑惑间,怀中祝倩呃的一声,我朝下看去,见她脸色铁青呼吸微弱,脸上似乎生出一层细细的黑色绒毛。我心下烦躁,左顾右盼茫然不知所措,正在这时,突然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先生,她是中了麒麟降吧!”

  我抬起头顺着说话声看去,正是那叫婉仪的丫鬟,只见她梳着一幅齐刘海,大大的眼睛,一派民国闺秀模样,长的甚是俊俏,我一时竟看的有些痴了。
  她见我直勾勾盯着脸色不由一红,问道:“先生,这位小姐是中了麒麟降吧。”
  这时我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见她再次问起,不禁耳根有些发烫,听她居然提起这麒麟降,于是急忙起身问道:“这位美女,不是,这位姑娘能否解这麒麟降?”
  那丫头俯首细语道:“这位先生说笑了,我哪懂得麒麟降的什么解法,只不过原先听太太说过。”说到这里,忽然两眶泛红,豆大的眼泪流了下来,一把扑在那太太身旁抽泣起来。
  过了好久,那丫头才渐渐停住了哭泣,我见她身形瘦弱,楚楚可怜,不由又多了一份同情,柔声说道:“这位姑娘你还是节哀顺便吧,人死不能复生啊!”
  那丫头起身歉道:“让您见笑了,这是我们家主母,一直待我如亲生儿女一般。刚才先生出声救我,小女还没来的及谢呢。”说着就要俯身叩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