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1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想着呢,突然穆尔图走到我跟前,老脸上还挂着一丝谄笑,我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陆朋吧,那热萨满叫你过去。”穆尔图用手指了指前面。
  我怔了一怔,顺着他手指望去,见徐龙槐此时正站在一个高台上,脚下摆满了刚切下来的人头。
  我跟着穆尔图走了上去,徐龙槐说道:"小陆,达斡尔人的习俗,祭献时是不能有外人在场的,否则会被神灵诅咒的。解除诅咒的唯一方法就是滴血煞冲煞,来,你滴点自己的血到这些人头上吧。"
  说着,穆尔图给我递来一把刀,我看这架势这是要我放血呀,这徐龙槐孙子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啊?
  我极不情愿地慢慢接过刀,正左右为难时,突然祝倩一个箭步到了我跟前,指着我鼻子道:“怎么着,你个大男人流点血还怕呀?得,闭上眼让姐给你放血!”
  当着这么些人被个丫头片子这样数落,台下早已唏嘘声一片,虽然听不懂这些个人说什么,但也明白多半是嘲笑我胆小懦弱。我有点恼火正要发作,突然祝倩给我使了个眼神。
  也就这电光火石间,祝倩抢过刀朝我左手臂掌猛地一拉,顿时血流如涌。我去!真他妈疼!
  那知祝倩也不管我疼痛,直接把我手搁到一个碗上。那血就顺着我手指慢慢流进碗中,不多时竟有了小半碗。这时,祝倩头也不回说道:“穆尔图,带他去止个血。”
  穆尔图应声搀过,我头一次见祝倩做事这么麻利,出刀,放血,盛血动作一气呵成,动作可谓是快的惊人,等到穆尔图帮我把手包扎好,祝倩已把血倒在最后一个人头上了。
  说也奇怪,那人头一遇到血,刚才还血脉喷张的眼睛立马就合上了,皮肉中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有的甚至还直接冒出了青烟。
  这时祝倩刚把碗搁下,她轻轻拍了拍手,突然朝我这边眨了眨眼睛,我一时看的有些发懵,又调戏我?!
  然后就听徐龙槐咦了一声,我把视线赶紧收回,只见29个人头此时竟似乎慢慢长出了一层黑色的毛,片刻间那青烟也越来越浓,几乎要把整个高台给吞噬掉。
  徐龙槐一声断喝:“穆尔图,快把舌头还给他们!”
  此时,浓烟里人群好一阵骚动,似乎是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东西,一时间四处乱奔急着逃命。

  现场变的有些失控,我被人群给撞的七荤八素时,身后突然一只温润的手攀上了我手臂。
  我本能地手臂缩了一缩,回头一看,是祝倩!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把揽住我肩膀,几乎要面贴面地说道:“快!快跟我走!”
  仓皇中,我瞥见不远处穆尔图正被几个大坛子围住,那坛子像活了一般围着他打着圈。
  突然地上一个人头钻进了一个坛子里消失不见了,我看的发愣,祝倩急道:“陆朋还看什么?快走啊!”

  也就这说话间,猛然那坛子乓的一声爆了个粉碎,浓烟中一个脸上没皮,全身黑毛的东西窜了出来!这不就是那晚我见的没皮怪物吗?
  还没等我想完,20多个坛子已然纷纷爆碎开来,仔细一看全是一个个没皮怪物模样的东西。我惊恐万分,哪里还敢停留,跟着祝倩撒腿就跑,背后穆尔图不断发出凄惨的叫声,想是已遭了那群怪物的毒手。
  大概足足跑了10多分钟,后面也没了声响。二人才停住了脚步。我回头望去,远处好一团浓烟熊熊腾起,离得远了还能闻到一股血腥气。我惊慌失措问道:“祝倩,这,这是怎么回事?”
  祝倩此时也是秀颊泛红,气喘吁吁的样子。她用手撑住腰只是不停的摇着头,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显是跑得狠了,隔了好久,才慢慢回过神来,“陆朋,刚才有多险你知道吗?”
  我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确实凶险的很,想想都是后怕。幸亏我们还算跑的快!”
  话音刚落, 祝倩秀眉一挑,没好气地说道:“这帮东西虽然面目可憎,暴虐成性,但比起你滴血冲煞恐怕就算不上什么了!”
  我一听这话意思,合着祝倩所说的凶险不是那没皮怪物,忙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倩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既然如此,趁着现在也没啥事,我不妨和你讲讲”。
  原来,那坛子里的人是被穆尔图在舌头上下了一种叫麒麟降的邪术,并在坛里泡了三天三夜。但凡中毒之人皮肤溃烂,毛发骨骼猛长。三日内如若没有解药,最后就如同丧尸般吃人血肉。除非身首异处并用烈火焚烧,再将子时出生的处子之血滴于天灵盖上方可镇住,否则这鬼东西将刀枪不入,永生不灭。
  我听的有些发愣,祝倩这番话显然已经超出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忍不住问道:“那你哥让我滴血冲煞,又是什么用意?”
  祝倩摇摇头,继续说道:“我哥让你滴血冲煞并不是为了解除诅咒,而是要借你的血进入巨坑!我起先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还不确定穆尔图已经把麒麟降种下去了。要知道,这麒麟降和湘西鬼盅都属于上古失传已久的邪术,直到我看到开坛祭献,才知道我哥这次已是铁了心要进巨坑。
  我叹了口气,“既然你早就知道,何不早告诉我?对了,你不是说那些人只要身首异处并用烈火焚烧,再滴血冲煞就可以镇住吗?怎么后来还是变成了这番模样?”
  祝倩白了我一眼,冷冷说道:“那是因为我倒的不是你的血!”
  “什么?”我明明看到祝倩把我的血倒在那些人头上,难道我老眼昏花看错了不成。
  祝倩见我诧异的样子,不由莞尔一笑,忽然柔声道:“陆朋,如果用你的血冲煞,恐怕你也会和他们一样成为怪物。麒麟降最可怕的地方不是让人变的鬼不像鬼,而是它可以通过血液识别感染。我趁着我哥不注意,支开了穆尔图,调换了你的血。”
  “那调换的是谁的血?”
  祝倩做了个鬼脸,笑道:“这你就不要管了。”
  我被她可爱的样子逗乐了,对她的不信任感慢慢消失了,要不是祝倩,恐怕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正想着呢,突然祝倩大叫一声:“糟了,我把你血忘记拿回来了!”

  “那有什么关系?忘了就忘了吧。”我不以为然说道。
  祝倩面色惨白,急道:“不行,万一那帮怪物喝了你的血,你恐怕想哭都来不及了。”
  我顿时一阵心悸,两人忙急匆匆折返回去,此时天空稀稀拉拉下起了小雨。一路上倒没见得有什么异样。我心里稍稍放宽了心,没曾想一到村口,我立马就傻眼了。
  整个村子已尸横遍野,残尸被啃的到处都是,因为麒麟降的关系,居然还都活蹦乱跳的动着。血水混在泥土里已分不清哪个是雨,哪个是水。
  二人小心翼翼绕过这些个残尸,气急败坏赶到那祭献台前,已整整过了一个时辰,此时天色已暗,整个祭台倒是异常的干净,像被人打扫过一样。除了爆碎的坛片散落一地,路面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条条血迹,除此之外,什么痕迹也没剩下。
  不仅穆尔图没看见,甚至连徐龙槐也不见踪影,诡异的仿佛三个小时前这里压根就没发生过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