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10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封印涵轩的人是不是徐龙槐他们,黑衣人摇摇头,“他们应该还没有那个本事,我之所以让你小心他们,是因为他们也想进入风仪阁,那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我欲再度细问,那黑衣人忽然身形一晃,就如同人间蒸发样消失了。
  我心事重重回到原处,见徐龙槐和祝倩正低声说着话。看我走来,徐龙槐问道:“小陆,刚才去哪里了,我们找了你好半天。”
  我有点意兴阑珊,有气无力地说道:“哦,刚出去方便了下。”
  祝倩见我意志消沉,凑过来打趣道:“怎么了小帅哥,没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水土不服拉肚子了?”
  放在平时,我绝对会忍不住贫嘴几句。可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直接往地上一躺也不答话。
  祝倩讨了个没趣,徐龙槐也不好再说什么。此时正是下午2点,阳光最是毒辣,我按耐住心事不想,强行小睡了十来分钟,还是忍不住浑身燥热起来,起身把衬衣脱掉。谁知刚脱到一半,却从衬衫口袋里掉出一张纸片,我偷偷弯下腰,又是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几个字:有诈,切勿相信黑衣人。
  字写的急促而潦草,显是留条人匆忙写下。我回头看了看祝倩和徐龙槐,是他们留下的吗?

  时间转眼就是3点,徐龙槐提醒祝倩和我该出发了,我偷偷问祝倩鲶鱼我们就不找了?
  祝倩似乎还在生我刚才的气,愣是没理我,直到我问了第三遍,才没好气地说:“要问你问我哥去!”
  我心想这个丫头怎么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见了,居然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祝大美女,既然你们都不在乎,看来我是庸人自扰了。”
  徐龙槐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他在前面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朝我看道:“小陆这落草坡的瘴气不散,我们没法去找!现在我们只能边走边找了,希望鲶鱼他吉人自有天相。”
  自从得知涵轩被永远封印在风仪阁,我几乎要断了念想,打算如黑衣人所说尽早离开这鬼地方,但突然的字条又让我陷入重重迷雾中。
  瘴气散去,空气显然清新了很多。三人脚步也越来越快,转眼就穿过了几个山包,来的时候我听徐龙槐说要到巨坑,可祝倩和黑衣人都不约而同透露出巨坑不过是通往过去世界的虚拟空间。如何在现实里去找一个现实里不存在的东西,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正想着,面前出现了一大片开阔地。我抬头望去,不远处竟有几十户样的村落夹杂在崇山峻岭间。徐龙槐面露喜色,招呼祝倩道:“祝倩,打起精神来,我们快到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这一路上祝倩明显比平时沉默了不少,似乎心神不定,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一阵纳闷,碍于徐龙槐在旁边,我也就不好意思问。
  我们离村子越来越近了,祝倩也显得越发紧张。正当三人差不多到了村庄门口时,祝倩趁徐龙槐不注意,一把拉住我衣角,低声说道:“陆朋,这个村子你进不得!”
  我诧异地望着祝倩,小声问道:“怎么了?这个村子难道有什么古怪?”

  祝倩紧紧皱了皱眉,突然见徐龙槐朝这边看来,随即急切说道:“算了,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我不会害你的!”
  说话间,三人已行至村落小道,徐龙槐走在最前面,他看上去似乎对这里很熟悉,轻车熟路带着我们向着小路深处走去。
  此时空荡荡的小路上没半个人影,甚至连最平常的鸡犬声也听不到半分,路两旁屋子门庭紧闭,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放着一个黑漆漆的大坛子。我看的十分眼熟,只是一时记不起来在哪见过。
  就这样大概走了有4,5分钟,前面路口迎面走来数人,头披黑白色方巾,着一身略带灰色的麻织土布,怎么看怎么像是哪个少数民族的服饰。

  还没等我弄明白,那为首的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子,右手朝徐龙槐头顶扬起,像是作了个礼。随即低身唱道:“那热萨满,安康福禄。”神情甚是谦恭,其余那二人跟着也俯身低首。
  我顿时魔怔了,这是搞什么鬼?!我疑惑地看向祝倩,那丫头俏丽的脸上神色庄重,竟看不出任何表情。
  徐龙槐点了点头,朝那年纪稍长男子说道:“穆尔图,都准备好了吗?”
  那男子抬起头,眼睛里露出兴奋的神色,回答道:“那热萨满,都安排好了。”
  此时我心中惴惴不安,想这徐龙槐到底是什么来头,自己居然是一头雾水。

  没多久,穆尔图领着我们三人到了村后一片豁大的空地上,我瞧四周早已围满了人,穿着和穆尔图同样古怪的服饰,空地中央摆满了我刚进村子里看到的那种大坛子。此时天色已近黄昏,4个光着膀子脸上涂有油彩的汉子举着火把正威严地站在几口大坛子前面。
  人群见到穆尔图立马停止了喧闹,一下子变的鸦雀无声。穆尔图看了看那4个汉子,大声说道:“开坛!”
  那4个汉子径直走到一口大坛子面前,那坛子看上去每个都足足有半人高,口子完全封死,只上面留了个不大的洞,黑乎乎的里面什么也看不清。四人分别扛起坛子一角,抬到了一个早已挖好的坑中,看那坑大概也就半米见宽,半米见深,底下还铺着一层黑黑的像柏油样的东西。
  这时,一个汉子把火把直接倒插到了洞底,顿时整个坑连带着坛子一下子烧了起来。
  徐龙槐正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一切。突然从坛子里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随即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坛子上面的小洞钻了出来。

  居然是人的脑袋!
  见那人脸上早已被烧的面皮全无,血淋淋的甚至看的见森森白骨。
  一个汉子突然闪电般右手往那人嘴里一掏,竟活生生扯出半段舌头来!
  我顿时想起来了,这个场景我在那个梦里见过!

  那人没了舌头只能发出呵呵的声音,另一个汉子贴着坛口面用刀轻轻一划,那脑袋咕咚一声直接掉了下来,血顿时像喷泉一样高高飙起,好久才消停下来。
  这时我看的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但杀人的仪式还没完,剩下的28口坛子转眼间也被一个个开坛放血,直到穆尔图把29个人头一字摆开。
  人群里一阵欢呼声,说着唱着我听不懂的话。徐龙槐看了看我,突然叫住我:“小陆,你过来下!”

  我走到徐龙槐跟前,徐龙槐笑容可掬,天杀的,今天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居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徐龙槐柔声说道:“小陆,你不要怕,这里是达斡尔族人的村子,坛子里的人都得了可怕的瘟疫,在达斡尔人眼里,这些人是亵渎了神灵。为了整个村子不被惩罚,必须要把这些人祭献给神才能免除灾难。”
  我心想这个理由也太牵强,就算是祭献,也没必要这么暴虐,更何况你有什么权力判人生死?当然这些话也就肚里说说,口头哪敢讲出来,这地儿处处透着邪气,包括徐龙槐。现在我能相信的恐怕也就只有祝倩一人了。
  想到这,我不由朝她方向望去。只见这丫头正埋着头,口中嘟囔着什么,一副瘦弱无助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其实她也蛮可怜的,好好的一个姑娘,摊上这么一个邪性的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