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4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龙槐似乎对我的解释还算满意,他看了看我伤口说道:“这里的夜猫子很多,我这有金疮药帮你敷一下,记住,下次没有什么事不要跑来跑去,知道吗?!”
  “哦,好的”看来徐龙槐没有怀疑我,他似乎很急切的要找某个东西,直接丢下一些创伤药,嘱咐了几句,就直接上了二楼。
  整个晚上我都没见到祝倩,第二天,我就向徐龙槐告别了,我和他说我过两天收拾完就过来上班。徐龙槐这次也略显抱歉地宽慰下我,看得出他似乎有点心神不定,但自始自终我都没见过祝倩的身影。看着徐龙槐阴晴不定的脸色,我也就没敢再提及。
  当天我回到茗州后,直接回租处睡了一整天,我已经决定不再去亭阳了。或许黑衣人说得对,好奇真的会害死猫。唯一奇怪的是徐勉电话一直打不通,到了第三天,我决定去他住的地方探个究竟。
  这天一大早,我洗漱完准备出门,开门时一张字条正插在门缝里,门一开飘落下来。我好奇地捡起一看,上面写着:“想找涵轩,亭阳相会。”
  这几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我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一幕幕。
  一个少年骑着自行车正徜徉在一片金色的油菜花海洋里,后面载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留着刘海的小姑娘,姑娘天真烂漫,她笑着两个酒窝问:“陆男哥哥,你什么时候也种上一大片油菜花,那样我们就能天天看到了,你说好不好?”
  男孩笑道:“傻瓜,哪里去找那么大的地儿种啊,要不然等我有钱了把这块地全买下来送你,可不可以啊?”

  女孩笑道:“哈哈,等你买下来,我是不是都成老婆婆了?”
  男孩笑道:“不会不会,等我买下来,你只是成了老奶奶,不会是老婆婆的。”
  "去你的!"女孩笑骂着捶打男孩的肩膀,清脆的自行车铃声渐行渐远。
  此时的我陷入沉思,脑海里突然有个声音叫道:“陆男,小心徐勉!”
  这一刻起我决定我要去亭阳,去找徐龙槐,不管写纸条的人是什么目的,我必须要找到她!

  第二天中午,我早早到了亭阳,顺着路找到了徐龙槐,祝倩正陪着他下棋,看见我,很惊喜地笑道:“陆朋,你来了。”
  徐龙槐见我来也很是高兴,招呼我呆会一起吃饭。吃完饭,徐龙槐告诉我,明天我们准备去户外跟拍,先把具体地点看下。随即他让祝倩拿来一张图。
  我看那地图卷轴古朴的很,似乎有些年头,图上密密麻麻标出了各种奇怪的符号,最后,徐龙槐把笔落向了一个大大的螺旋圆圈上。
  祝倩看着我正色道:“我们的目的地就在这。”
  我伸近头,望向这个圆圈,问道:“这是落草坡什么位置,为什么标成了一个大大的螺旋圆圈?”

  此时,徐龙槐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图,完全没理会我和祝倩的对话,自言自语道:“这便是天坑,一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巨坑!”
  可能因为我是新来的缘故,当夜徐龙槐和我谈了许久,也谈了很多,甚至说起了这栋别墅群的来历。听徐龙槐说,残阳路这栋别墅群是他前几年从一位港商手上买下来的,据说是*时一个归国华侨设计的,买下来的时候因为业主长期居住在国外,很多设施保养的非常好。
  中间的主楼,也就是那栋哥特式建筑,平常是徐龙槐居住。公司办公室则设在左侧小楼一楼,而我暂时被安排在右侧的两层小楼里住下,也就是上次我洗澡的那栋楼里。祝倩因为在亭阳二院附近购置了一套小户型,就没在这里住。
  因为成立没多久,公司人并不多。除了徐龙槐,祝倩也只是偶尔帮下忙,算不得公司正式员工。严格意义上讲,除了我和徐龙槐,还有一位摄影师。关于这一点祝倩和我解释道:“这位摄影师叫邱澜,比你大点,我们都管他叫鲶鱼,最近因为家里有点事,所以你来的时候没见过。不过明天早上他会和我们会合去落草坡。”
  三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快到半夜。祝倩一声呵欠,摆摆手道:“不聊了不聊了,大伙儿都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会蛮早出发的,还是早点歇了吧,我先回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祝倩就过来了。和她同行的还有一个人,个字不高,小眼睛,留着一串小胡子,手上却是戴着黄澄澄的一个手链,显出一幅俗不可耐的模样。
  那人一看到我,就笑道:“是陆朋吧,自我介绍下我叫邱澜,你好。”
  我看他模样,果然有点像鲶鱼的样子,早就猜到是他,于是,故作熟络笑道:“鲶鱼大哥,幸会幸会。”
  邱澜诧异道:“小子,可以啊,连我小名都知道了,啧啧,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大家一阵哈哈大笑,徐龙槐说道:“好了,别逗贫了,我们该出发了。时间紧,早餐带到车上去,路上解决!”
  说罢,徐龙槐转身就让邱澜把车开出来,我一看,乖乖路虎揽胜。看来有钱人的世界真是你永远不懂。徐龙槐坐副驾驶,我和祝倩坐在后排。一上车就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搞的我好一阵心神荡漾,故意找话题问道:“祝倩,今天没上班你?”
  祝倩笑道:“这次请了半个月假,反正最近院里也不忙,就当出来旅游了。”
  我笑道:“这么说我这次可以和祝美女朝夕相处半个月了,真是太高兴了。”
  “欠打啊你。”祝倩故作生气笑骂道,脸上却笑容可掬地看着我。说实话,这个女人长的确实是花容月貌,如若不是那天听到她和徐龙槐的对话,或许我对她的好感比现在会高的多。
  说话间,车已经离开了市区开上了山路,我们趁着这个间隙把早餐给解决了。越往前开,山也越来越陡,树木也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窄,路上行人也少了许多。
  车沿着盘山路就这么转来转去,开开停停一个小时,我几乎都要把刚吃的全部吐出来。祝倩倒是镇定的很,还在嘻嘻哈哈和邱澜聊着天,我真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心想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如此不济?还不如一个弱女子。
  就在我稀里糊涂地想的时候,车突然停住了,我回过神来,只听徐龙槐低声说道:“前面没路了,我们下车走吧。”我朝窗外望去,全是山,高高低低,郁郁葱葱,天空和地面都是灰蒙蒙的,已经分不清哪跟哪了,各种树木疯狂地长着,到处是野草灌木丛,几乎把整个路都完全盖住了。
  邱澜从车上扔下四个包,我打开一看,好家伙,一应俱全。头盔照明灯、折叠登山杖,压缩饼干,火机等等大大小小的甚至还有类似飞龙爪的绳子,这哪是户外拍摄,简直就是野外探险嘛。我也不吭气,接过来直接背上,感觉足有十五六斤重。
  四人徒步前行大概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一道铁轨,我有些似曾相识,我记得祝倩和我说过我昏倒在落草坡的事,莫非前面就是?果然走在最前面的徐龙槐招呼道:“落草坡快到了!大家跟紧点。”
  四人中我体力最弱,又头一次背那么大的登山包,很自然落在最后,很显然徐龙槐这句话是在提醒我,我心中纳闷:“为什么徐龙槐让我跟紧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