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3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问:“有把握吗?”
  31号说:“有。只要能让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水雷接近这艘货轮,只需要三枚,我就能叫它一沉到底!”
  萧剑扬说:“这件事给我烂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能说,否则后果将是极其严重的,明白吗?”
  31号说:“明白!”顿了顿,又压低声音问:“真的要炸货轮吗?”
  萧剑扬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回去吧。”

  31号哦了一声,不再说话,穿上衣服下了船,和萧剑扬一起消失在这荒凉的码头中。
  情况不对。
  三千公里之外的基加利,陈静倚在窗台前,看着人来一往的大街,眉头蹙起。
  卢旺达是一个美丽的国家,这个国家总面积只二万六千平方公里,境内山峦纵横,遍布着密林和湖泊,山野大猩猩在荫荫绿树间飞跃,大象和犀牛在山谷间惬意徘徊,啃食青草,大片良田中庄稼茁壮成长,一派田园风光,在干旱炎热的非洲,卢旺达是令人羡慕的绿色之国。这个可爱的小国资源也较为丰富,盛产锡、铌、钽、钨等稀有金属,拥有着非洲最大的钨矿。钨是世界上最坚厚的金属之一,应用极广,比如说坦克发射的穿甲弹,弹芯就是用钨做的,就那么一根细长的钨芯,凭借高压滑膛炮赋予的高初速可以洞穿数百毫米厚的复合装甲,由此可见它有多坚硬,没了钨,陆战之王等于被拔掉了尖牙。铌则是冶炼特种钢必不可少的元素,从建国到九十年代,中国在钢种钢研究方面进展艰难,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国家极度缺乏铌矿,连必要的原材料都没有,你研究个锤子?七十年代末,坦桑尼亚发现铌矿,在中国的大力援助下成功开采,中国终于获得了宝贵的铌,但还不够,坦桑尼亚的铌产量太少了,无法满足中国的胃口,因此卢旺达也进入了中国的视线,陈静的公司在这个小国砸下数亿美元的投资,就是要开采这里的铌和钨。

  按理说,拥有如此优美的环境,还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这个可爱的小国的老百姓应该过得很惬意才对,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就陈静所见,这几个月来,这个国家一直弥漫着恐慌和不安,绝大多数卢旺达人神色阴冷,甚至带着神经质的兴奋,在基加利就时不时可以看到一大群一大群这样的人涌上街头高呼口号,甚至是打砸抢烧。在这种背景下,商业活动自然是无法正常进行了,矿山暂时停工,矿工先行疏散,陈静、苏红她们也被劝告留在酒店里,不要随意外出,以免发生意外。这就让陈静倍感郁闷了,她来非洲是想大展身手做出一番业绩的,原本一切顺利,谁知道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唉,不知道这种活见鬼的混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整天呆在酒店里,真的很无聊啊!
  正叹着气,眼睛突然就被捂住了,然后就是一个带着几分跳脱的娃娃音:“猜猜我是谁?”
  陈静很无语:“苏红,每次都玩这种游戏,你有多无聊啊?”
  苏红泄气的松开手,说:“没劲,每次都让你一猜就中,真没劲!”靠在陈静身边,同样十分无聊的往外面张望:“在看什么呀?”
  陈静说:“还能看什么,看风景打发时间呗。”
  苏红说:“这风景有什么好看的?再好看的风景,天天看天天看,也早就看烦了。哎,你知道不,昨天卢旺达总统的专机在基加利附近被击落了,哈比亚利马纳总统和到访的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总统,还有机上所有人员全部遇难,胡图族都说这事是图西族人干的,要向他们报复呢。”
  陈静说:“这算什么?前段时间胡图族那帮疯子还袭击了维和部队的车队呢。”
  苏红叹气:“这个活见鬼的国家啊,真不让人安生……陈静,你说,真的是图西族武装击落了总统专机吗?他们确实有这样的嫌疑,因为独立后他们就失去了政权……”
  陈静翻了个白眼:“图西族占总人口百分之十五都不到,在欧洲殖民的时候被视为贵族,一直掌控着政权,直到比利时从卢旺达撤军,胡图族才掌握了政权。过去几百年的殖民时代,图西族作为贵族一直在打压胡图族,双方早就仇深似海了,在这种要命的关头图西族还试图通过暗杀总统的手段夺回政权?别把人家想得那么弱智好不好?”
  苏红的脸又皱了起来:“那会是谁干的呢?”
  陈静说:“恐怕只有干的人才知道了……唉呀,好烦,我想出去走走!”
  苏红举双手赞成:“好啊好啊,早就该出去走走了。走,带上包包,我们出去!”
  这两位兴冲冲的带上手提袋下楼,却被酒店保安给拦住了。白人保安温和地说:“两位小姐,现在外面非常混乱,建议你们不要出门。”
  苏红说:“我们就在这附近走走,没事的。”
  白人保安还想再说,苏红和陈静已经从他们腋窝下钻了过去,格格笑着一溜烟的跑远了。保安只能无奈的摇头,这两个女孩子在酒店住的时间不算短了,跟他们都挺熟的,大家有不错的交情,她们要到附近走走,他们也不好拦,算了,让她们去吧。
  现在大街上游行示威的人群已经偃旗息鼓了,留下一地垃圾,显得异常凌乱,严重破坏了城市面貌。苏红踢着垃圾,一脸纠结:“他们怎么一点都不讲卫生啊?好好的城市被他们糟蹋成什么样了!”

  陈静叹气:“真的是太糟糕了。”走了一会儿,她忽然看到街边有一家华人餐厅,顿时就高兴起来,说:“快看快看,那边有新开的华人餐厅,我们总算可以吃一顿正宗的中餐了!”
  苏红一看,大为兴奋:“太好了,这段时间一直是牛排面包,把我的胃给折腾惨了,这回我要好好的吃一顿!”
  于是,她们欢呼着跑向餐厅。
  餐厅不大,装璜也很简单朴,但收拾得非常干净,一对华人夫妇里里外外的张罗着,动荡的时局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看到两个青春逼人的女孩子推开餐厅的门,老板和老板娘露出笑容,热情地招呼。通过交谈,陈静和苏红得知,他们也是上海人,在一次股市投机中失去了所有资产,所以跑到非洲来碰碰运气。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碰到老乡总是令人万分惊喜的,老板豪爽地表示请她们吃饭,一分钱都不收。陈静和苏红也不好闲着,下厨帮忙,帮老板娘洗菜、切菜,胖乎乎的老板则围上围裙洗锅放油,锅铲翻飞中油烟四冒,食物的香味很快就弥蔓开来。

  苏红被一条扭动着肥硕身躯从菜叶中爬出来的虫子吓得尖叫起来,老板娘轻笑着,一脚将它踩成肉酱,顺手在苏红的脸蛋上捏了一下,说:“苏红,你胆子这么小,在非洲这么混乱的地方怎么呆得下去啊?”
  苏红脸红红的,说:“我……我胆子可大了,陈静可以作证的,我只是有点害怕虫子而已!”
  老板娘说:“你就吹吧,能被虫子吓得哇哇叫的人,还能有多大的胆子?”
  陈静好奇地问:“对了,老板娘,现在卢旺达这么乱,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做生意呀?不怕被殃及吗?”
  日期:2018-09-09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