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2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些路一旦走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他笑,“你觉得陆东深还能信你多久?到时候你的退路就只有我。”
  “只要我这次收手……”景泞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发飘。
  男人笑了,像是嘲讽。“其实你也清楚,这件事就是个导火线,不是说你想收手就可以的。”他凑近她,唇落在她的发丝轻轻摩挲,“陆东深那个人生性多疑极为狡猾,他早晚会知道你出卖过他,所以,我们争取的就只有时间。在
  他发觉之前,无声无息地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不想参与你们的事。”景泞心里的不安一圈圈扩散,推开他,不想再受蛊惑,“所以,以后别再逼我了!”
  手腕被男人一把箍住,语气肃杀,“你是我的人,所以,最好别忘了你的身份。”
  景泞呼吸急促,甩开他的紧箍仓皇而逃。

  蒋璃赶到亲王府时,天际最后一抹红光已经被黑暗吞了,红黑相交相替间如同一片厮杀的战场。
  荒凉了近一个世纪的宅院,推开斑驳的朱漆大门,一阵阴凉的风就从枯败的宅子里钻出来,吹在人身凉进心骨。
  如果不是接到商川的电话,蒋璃估计着这辈子都不会来这种地方,虽然她在北京这片土地上长大,也虽然亲王府的那片戏台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
  商川就坐在戏台之下。
  看椅虽旧,但从上了年头的红木原料到椅背上的雕花,依旧能看出府宅主人的讲究来。
  暗光已经爬上了屋梁,戏台之上就吊着一盏灯,青幽幽的光,落了一大片的黑影在台下。她只能瞧见商川的影子轮廓,乍一看形同鬼魅。
  只是,她没料到的是饶尊也在。
  手插裤兜站在戏台旁边,在往台上打量。听见动静,他转身过来,台上那一点幽明不定的光落在他脸上,平日吊儿郎当不再,眉眼严肃。
  商川转过头瞧见蒋璃,蓦地起身。
  她暗自深吸一口气,走上前。
  “我见到左时了!”商川重复了一遍在电话里的意思,只是这一次他的态度很明确。
  “不可能。”蒋璃条件反射回了句,“他——”
  “夏夏。”饶尊走上前,不着痕迹地打断了她的话,“商川拍到了一个视频,你看一下。”
  蒋璃一激灵,视频?
  商川点头,拿出手机调出个视频,递给她。她接的时候有些迟疑,抬头看了饶尊一眼。阴暗中,饶尊跟她微微点了下头。
  蒋璃压下微促的呼吸,接过手机。
  一段不到半分钟的视频,挺短,点开,眼前是一片黑魆魆,模模糊糊中可?  致命亲爱的
  春风依旧物是人非。那
  时,也是这样的早春,连斜阳都相似得很。
  师父家的后院栽种了一棵两人环抱粗的老梨树,据说有七百多年了。草长莺飞的季节里,一树梨花就似皑皑白雪,风一吹,雪落了满院。
  她一身的懒骨头,偷闲时最爱趴在竹桌上听着师父唱《梨花颂》,曲调悠绵回荡,遥似天籁,呼吸间是金骏眉的清甘之味,偶有梨花落于茶水之上,就使得茶香平添了少许淡洌。只
  是师父每次见她听完后都会戳着她的脑袋说,你呀要是好好唱,比为师我唱得好啊。她
  便嘻嘻笑着说,师父永远是师父,徒弟不及师父。

  师父就被她气得哭笑不得,封了她一句:油嘴滑舌。
  梨树就在戏台边上。是
  搭在后院里的一处简单戏台,平日里供他们仨练功吊嗓用。师父开完嗓后就总会手持戒尺训他们上台练功,商川最积极,她和左时需要用逼的,尤其是她。但不管她多顽劣,师父手上的戒尺都没打在她身上一下过。倒
  是左时替她挨了不少板子。最
  初左时抗议,师父便说,轮性别,你是男人,理应承担;轮辈份,你是师兄,更应该担着。所以她每每犯错,左时总会笑呵呵跟师父说,打我,打我。左
  时唯一唱得挺顺的就是霸王别姬,缘由是,她唱虞姬唱得格外好。曾几何时,左时问她,你这么喜欢唱虞姬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她说,虞姬是她最讨厌的角色,空长了张漂亮的脸,壳子里装了颗蠢笨的心。天数将尽,那就还没尽,爱上项羽那种男人,那就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换做是我,我会告诫项羽好死不如赖活,那么年轻又身经百战,总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左
  时便拿起眉笔给她绘眉说,有时候选择去死,是因为要保护活着的人。然后又问她,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你会怎样?

  她想了许久这个问题,最后告诉他,我会替你继续活下去。左
  时似乎很满意她的这个答案,笑着说,这样就好。
  后来,她和左时在一起共事,她张扬嚣张,他温吞祥和。她总是在想着,若真是要闯出什么祸事来那也只能是她。但有一天左时跟她说,我正在做一件危险的事,夏夏,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记住你说的话。直
  到现在,蒋璃才终于承认,自己不是瞧不上虞姬,而是无法承认自己没有她那份以死明志的勇气。左时看透了生死,明白生的本质死的意义,她则是抱着“好死不如赖活”这句看似励志的人生格言在明哲保身苟且度日。等
  她坐回车里,她的耳朵里还回荡着商川的那句质问。希
  望。
  她当然希望左时能回来。如
  果时光能倒回,她情愿取代左时。内
  疚是痈疽,这痈疽一留就在她身上留了三年多,除非剜肉剔骨,否则这辈子都会跟着她折磨着她。
  饶尊将车子停到路边,熄了火,转头看着她。她

  浑浑噩噩,痴恍如在梦中,看着窗外的长街霓虹,就如同在看着炼狱里的光怪陆离。饶
  尊扳过她的身子,面色凝重,“夏夏,你这样不行。”蒋
  璃好半天才听清他在说什么,目光聚焦在他脸上,答非所问,“你说,是左时吗?”
  “荒唐。”饶尊眉心一皱。
  “荒唐……”蒋璃惨着一张脸,拨开他的手,整个人似被抽骨,“是啊,一切都太荒唐了,所以,我反而希望他能回来。”

  “你清醒点!”饶尊不悦,“三年了,夏夏,已经三年了,你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难道你会心安理得?”蒋璃陡然提高声调。
  “会。”饶尊丝毫没有犹豫,盯着她,“只要是为你好的,我就算丧尽天良也会心安理得!”
  蒋璃呼吸急促,歇斯底里,“饶尊,你就是个疯子!”饶

  尊火了,一把钳住她的手腕,“那你让我当时怎么做?眼睁睁看着你去死吗?既然你活下来了就给我理智点!你给我记住,左时失踪了,一切都过去了!”
  “别说了,闭嘴!”蒋璃甩开他的手,捂住耳朵,整个人都缩在那颤,她最承受不起的就是饶尊那句我是为你好。
  饶尊是这样一个人,她跟他来硬的,他就暴躁火气,脾气发的比她还要大,但她一软下来,他的火气就统统没了,像是现在。蒋璃像是被人拔去全身刺的刺猬,血从每一个刺眼里咕咕而流,他于心不忍,将她拉过来拥在怀里,语气轻柔,“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说了,所有的事都交给我去查,你别想了。”
  蒋璃却始终心乱如麻,将他推开,伸手要去开门。“

  你又要干什么?就不能老实待一会吗?”饶尊又火了,一把扯住她的胳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