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0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儿的眼睛蓦然瞪大,整张脸都仿佛放起了光。
  萧晋抬手就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没好气道:“琢磨什么美事儿呐?你不是想知道该怎么办嘛?!我也想知道,所以咱们干脆就好好谈一谈,看看能找出什么办法不能。先说好,小爷儿今晚只卖艺,不卖身!”
  “呸!我还怕你占我便宜呢!”啐了一口,沈甜便挽住了他,亲昵的把脸贴在他的大臂上,嘴角甜甜的翘起,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既然要解决问题了,那也就没必要再假扮什么无情冷酷,萧晋暂时放下心中的纠结,随着她的步伐慢慢往后院走,周围灯笼在风中摇曳,好像一对夜游古园的情侣一样。
  绣楼!又见绣楼!
  身为沈家最珍贵的那颗明珠,沈甜绝对有资格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小楼。与楚女会那栋不同的是,她的这座是典型的江南风格,无论是抬梁还是飞檐,都要显得柔美许多,连二楼的阁窗都是圆形的。
  窗内轻纱曼妙,窗外湖柳依依,五颜六色的锦鲤一感知到人的存在,便会一窝蜂的涌上来,搅动一池春水,碎了一弯弦月。
  此情此景,萧晋都忍不住想和身边姑娘挨得更近一些,心里不由想道:得亏沈甜是在京城长大的,要是一直住在这座老宅里,以她的心性,恐怕早就被养成只知伤春悲秋的林黛玉了。

  为了赶走旖旎的小心思,在走到绣楼下面的时候,他故意开口说:“对了,我认识一个姑娘,是楚女会的头牌之一,也住在一栋绣楼里面,最最巧合的是,她的花名也叫小甜甜哦!”
  不出所料,沈甜立马就放开了他,生气的质问道:“你都有那么多女人了,为什么还要去那种地方?”
  “这你就不懂了吧?!”萧晋笑着说,“这世界上所有的类似娱乐场所,都不是给单身人士准备的,因为它们的主流消费群体就是不缺女人的男人。
  你想象一下,成年男人单身有两个原因,一是没钱,二是不着急;没钱的当然去不起那种场所,而有钱的如果要找女人陪着喝酒耍乐,机会太多了,没必要非得去那种地方。
  只有不单身的男人,才会渴望不同女人带来的新鲜感。但是,外遇出轨什么的费心费力不说,成本还高,去娱乐会所就完全不同了。
  现代人的工作压力那么大,只要花点钱,就能让女孩子们把你当大爷一样哄,变着法儿的逗你开心,不管是上司的刁难,还是从老婆那儿受的气,哈哈一笑,什么都没了,出门依然还是那个能赚钱养家的丈夫和父亲。
  要我说啊!娱乐会所只要不提供特殊服务,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维护成年男人心理平衡与和谐家庭的标兵楷模。当然,那些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非要往现实生活中带的傻B,不在此列。”

  沈甜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明明知道全是歪理,却根本找不出理由反驳,憋了半天,也只能恨恨的跺下小脚,骂道:“你、你无耻!”
  萧晋哈哈一笑,揉揉她的头发,说:“安啦!自从离开京城之后,我就没有再享受过那些姑娘的服务了,之所以知道楚女会的那个小甜甜,是因为我曾经请她帮过一个忙,现在人家已经去了法国进修艺术,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女孩儿知道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自己,但还是不放心的问:“既然你没去过,又是怎么认识她、还知道她有栋绣楼的?”
  “姑娘,奉劝你一句:打破砂锅问到底可不是个好习惯,因为最终的答案往往都不好。”
  听他这么一说,沈甜更不放心了,执着地说:“我就要知道!”

  萧晋叹了口气:“因为楚女会的老板娘是我的女人之一,这个答案你可还满意?”
  沈甜不满意,超级不满意,于是她很用力的推了萧晋一下。
  说话时,两人就站在小湖边,萧晋腿上有伤,猝不及防之下,噗通一声就掉进了湖里。
  沈甜哇哇大叫着就要去喊人,好在谭小钺麻利,一伸手就把萧晋给拉了上来。
  一点湖水当然不可能把萧晋怎么样,可他几个小时前才刚刚受了伤,伤口被脏水浸到,如果不及时处理,感染了才是大事。
  进了绣楼,他索性去洗手间扯掉绷带冲了个澡,然后裹条浴巾出来,让谭小钺拿酒精为自己的伤口仔细擦洗消毒。
  沈甜全程都一脸后悔愧疚的模样,低着头乖乖坐在旁边,不时小心翼翼的瞄他一眼,看上去很想代替谭小钺的工作,却不敢开口。
  谭小钺干起活来一丝不苟,清洗伤口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冷静且标准,可就是因为太标准了,所以自然毫无女性应有的温柔可言,看在沈甜的眼里,仿佛受伤的是自己,心一直在跟着她的动作颤抖。
  这时,谭小钺手里的镊子杵到了萧晋伤口的边缘,女孩儿终于坐不住了,啊的一声轻叫,可怜巴巴的看着萧晋说:“萧哥哥,让我代替谭小姐帮你,好不好?”
  “不好!”
  女孩儿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小嘴儿一瘪就要哭,却听那货又贱兮兮的接着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故意把我推到水里,不就是想找机会接触小爷儿美好的身体嘛。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小爷儿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呢,你就在旁边干看着流口水吧!”

  沈甜的委屈顿时就变成了哭笑不得,嗔怪的望着他,目光却温柔至极。
  “萧哥哥,这世界上只有你能让我这么开心。”
  “喂喂喂!当着第三者的面就敢说这么肉麻的话,你什么时候变得脸皮这么厚了?”萧晋斜眼看她,“还只有我能让你这么开心,那让你伤心的事儿呢,忘啦?”
  女孩儿高高撅起了嘴:“又欺负我!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你就欺负我!”
  一听这话,萧晋下意识的就回忆起两人初次见面那晚。沈甜眉心蹙起的疼痛、事后的委屈、以及床单上那几朵鲜艳的红梅花……每一个细节都变得清晰起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女人或许不会一直爱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但她们绝对不会忘记拿走自己第一次的那个男人人,无论保守还是放荡。
  如果萧晋和沈甜不是这么快就见面的话,隔个五六七八年,事情也不会变得这么麻烦,可命运就是这么cao蛋,在随时都能够见到的情况下,他的拒绝只会让执拗的女孩儿越来越逆反、越来越想他。
  给伤口消完毒,又重新抹了药绑好绷带,洗衣机里的衣服差不多也烘干了,萧晋去洗手间重新穿戴整齐出来,便对谭小钺说:“今晚不会有什么事了,去休息吧!这几天你一定没怎么合眼,先眯几个小时,等明天回了家,再好好睡一觉。”
  谭小钺自然没什么异议,点点头便去了外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