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3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是环环相扣的,不怕章处长反悔。”燕慎道。
  至此事情应该有了圆满的解决,不料牛博士突然冒出个问题:“方部长在顺坝任职期间,与农学专家殷教授有过接触?”
  “是啊,他的学生蔡博士就在顺坝挂职,当时听说殷教授从事的遗传育种课题研究资金不足,就牵线搭桥由潇南巨隆科研发展基金会进行风投,后来进展如何就不知道了。”
  牛博士笑道:“世界很大,世界很小。蔡博士的叔叔就是刚刚提到的京都大学丨党丨委副书记!”
  “是吗?太巧了!”

  方晟惊叹道,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这种巧合往往不是好事,章处长的问题解决了,蔡副书记还没开价呢。
  果然,牛博士道:“蔡博士很赞赏方部长以及巨隆基金会对基础科学的支持,十年三千万确实是大手笔,很少有赞助商或企业愿意作这样的长线投入……”
  听到这里燕慎脸色一沉,起身说要去洗手间。他已猜到牛博士接下来要说什么,提前离开避免尴尬。
  牛博士续道:“正巧,两年前我和蔡书记也建了个课题组,方向是研究正府安居房建设对房产市场的影响,老实说这个课题跟主流思想有点背道而驰,申请多次未获得财政拨款,房产商、地方正府也不感兴趣。没有资金支撑,课题组始终处于空转状态,但我始终觉得安居房建设是撬动房产商垄断房价、打破地方正府人为操纵市场的支点,所以……”
  说到这个地步再不接话不行了,方晟乖巧地问:“这个课题需要几年时间?资金缺口有多大?”

  “五年数据采集期是最起码的,我们可以向前追溯三年,然后跟踪两年的态势,资金方面,京都大学内部会有一定扶持,但研究样本涉及五十个城市,两百个安居房建设项目,工作量巨大,预计缺口在……三百万左右……”
  胃口倒不大。
  方晟暗忖所谓潇南巨隆科研发展基金会纯粹为支持殷教授的遗传育种课题而设,当时的会长是芮芸。之后周小容和芮芸在梧湘的工程被查得天翻地覆,为避免牵连,基金会进行复杂的变更和运作,现在挂靠在哪个机构名下、由谁负责都忘了。
  这笔钱必须得给,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留下买路钱是情理之中的事。

  文科课题研究跟理工科不同。遗传育种课题一旦取得研究突破,商业运作前景光明,收益未可限量;而安居房建设研究,顶多为正府决策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仅此而已,商业方面没有任何回报。
  “唔,我跟基金会有位执行董事比较熟,基金会宗旨是扶持和发展我国基础学科学术研究,主要方向包括涉农和环保两大主题,对文科课题可能……这个没关系,等回去我会设法说服他们,保证给牛博士还有蔡书记一个满意的答复!”
  牛博士立即满面笑容:“麻烦方部长了!做课题特别是文科课题尤如化缘呐,想获得主管部门和社会支持太难了,在方部长面前开口,又是这个时候,实在过意不去。”
  “哪有!平时根本没机会碰到牛博士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方晟笑道。
  仿佛为弥补歉意,出了茶楼燕慎非要亲自开车送方晟去酒店,路上惭愧地说真没想到牛博士最后玩这一手,以前彼此君子之交,从没见牛博士这样过。
  方晟哈哈笑道本来就是一笔交易嘛,所有参与者都有收获,这样才公平,否则欠下牛博士的人情,将来还得设法弥补。

  我一直觉得不需要的,到底还是太幼稚了。燕慎叹道。
  方晟想说你是常委的儿子,哪个敢跟你讨价还价?换别人就不同了。想想燕慎也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到嘴的话又咽回肚里。
  车子快到酒店时,牛博士又打来电话,说蔡副书记听说方晟愿意帮忙非常激动,一定要约他喝酒。方晟推托说已订好明早的机票,以后再聚。牛博士说蔡副书记是实心实意的,别弗了人家美意,要不今晚吃个宵夜吧?
  方晟只得答应下来。
  车子掠过酒店继续前行,开了会儿燕慎说也难怪蔡副书记兴奋得拉你喝酒,眼下经济当头,凡事都讲效益,文科课题由于自身劣势在哪个高等学府都不受待见,可是做学问就必须以论文说话,教学质量再好也没用——我并非帮他们说话,事实如此。
  方晟点点头说我理解你们的苦衷,干哪一行都不容易。

  蔡副书记选择的是后海一家酒吧,位置比较偏僻,里面陈列带有复古风格,驻唱歌手主要吟唱风格清新的校园民谣,酒吧里洋溢着雅致和文艺的味道。
  因为不是周末,酒吧里客人不多,蔡副书记、牛博士、燕慎和方晟选在角落环形沙发坐下,每人一杯白兰地。
  蔡副书记是典型北方大汉形象,性格豪爽,没说两句便端着酒杯一饮而尽以表示感谢。
  方晟见他把白兰地当作啤酒来喝,十分头疼,但自己是来请人家办事,所谓赞助只是投桃报李,怎好意思拿捏身份?也仰头干掉。
  谁知道蔡副书记说北方人的习惯是连干三杯,咕嘟咕嘟,手一抹嘴唇,目光炯炯盯着方晟。
  若事先知晓蔡副书记有拚酒的习惯,方晟无论如何不会答应吃这顿所谓宵夜。
  京都大学是国内最高等学府,行政级别很高,校长和丨党丨委书记都是副部级,蔡副书记则是正厅待遇。酒桌上级别高的有话语权,其他人只有服从的份儿。
  方晟连连拱手道:“我是慢酒,要多分几口,蔡书记高抬贵手。”

  燕慎也附合道:“方部长酒量浅,以不醉为原则。”
  话虽如此,方晟还是就着花生米和干果将三杯白兰地捱了下去。没多会儿牛博士又要跟他干杯,在燕慎的劝说下两口喝掉。
  接下来蔡副书记与燕慎干杯,方晟回敬蔡牛二人,酒越多气氛越热烈,不知不觉嗓门也大了起来。
  “砰!”
  邻座有个小伙子将酒瓶重重在桌上一磕,骂道:“小点声会死啊,这是公共场合!想嚎丧回家嚎去!”
  燕慎意识到理亏,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

  蔡副书记是北方人脾气,吃软不吃硬,眼珠一瞪道:“年轻人说话随和点儿,按岁数咱算你们的长辈不为过分。”
  “嗬,还倚老卖老了!”小伙子站起身甩掉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和纹身,大模大样走到他们桌前态度嚣张地说,“我倒想问问,到底谁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你不认错还想充我的大爷?”
  话没说完,同桌几个年轻人都站了起来,或叼着香烟,或卷起袖子,面露凶光围了上前。
  知识分子是软弱的,燕慎赶紧打圆场:“这位有点喝高了,对不住各位,对不住……”
  牛博士也说:“兄弟们回座吧,账由我结。”

  方晟却看出这几位其实也喝多了,瞧架势就是找碴,赶紧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为首小伙子不依不饶,指着蔡副书记道:“你们说没用,这老头儿,给咱道个歉!”
  “我道个屁歉!”刚才蔡副书记被燕慎按住没说话,这会儿又忍不住跳起来,“你们哪个单位的?是不是学生?跟长辈说话就这态度?”
  日期:2018-08-11 09: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