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2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说,他便不问。这份深情厚意,她扪心自问能承受得起吗?
  陆东深说完这话突然凑前,眼里的笑有了坏,不疾不徐补上句,“我只知道我的女人现在需要我,这就够了。”
  “谁是你女人!”蒋璃的耳根子一热,将抱枕往他怀里一塞下了床。
  陆东深笑而不语。

  品宣部给蒋璃安排的是间套房,她带的东西不多,就是些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所以就带了只很小的手提箱。
  陆东深进房间的时候就瞧见她把东西撇得满天飞,见她蹲在那吭哧吭哧收拾,实在是看不下眼了,上前将她拉起来,“把洗漱的东西装好给我,行李箱我来收拾。”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快点,别耽误时间。”陆东深说着扯过她扔在沙发扶手上的一件衣服。

  蒋璃抿抿嘴,一扭头去了洗手间。
  等再回来的时候她简直叹为观止,行李箱里整齐得不得了,每一样东西都分门别类的安放,乍一看就像是里面有了分装盒似的规整。她来的时候手提箱是满满堂堂的,经他收拾里面竟腾出一大块的空间。
  她上前盯着箱子里叠得跟豆腐块似的衣服,咽了下口水,“陆东深,你是当过兵吗?你家被子叠完之后是不是都这种形状的?”
  陆东深看着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来了句,“你是个女孩子,是不是在必要的时候有点统筹分化的概念?”
  蒋璃不羞不臊,将怀里的化妆包往那空位置里一扔,“再柔情似水的女子也架不住你的强迫症和洁癖啊。”

  陆东深摆正了化妆包,似有无奈。
  车行一路。
  凌晨之后黎明之前的北京城找不到黑暗一说,出了怀柔拐入市区,哪怕是清凉的街也都弥散着白日的喧嚣和繁忙。
  车子里暖气大开,她身上还披着陆东深的外套,但还是昏昏沉沉,头抵着车窗,任由雨点隔着车玻璃震荡脸颊。
  等她察觉听不见雨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一睁眼瞧见的是处车库,面积不算太小,规整地停放了几辆车,价值不菲。看得出,是个私人车库。

  绝不是她的地盘。
  蓦地清醒,“这不是我家。”
  “嗯,我家。”陆东深说着就熄了火。
  蒋璃一愣,“你家?”他带她回他家?这个时间?“陆东深,按照路程来算,你送我回家更近吧?”
  陆东深下了车,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一手搭在车门上,笑,“你不是好奇我家的被子吗?”说着,一把将她拉了出来。
  蒋璃被他一路拖进了电梯,近乎是抗争,“我有你家钥匙,想来随时都能来,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结果就是,她还是顶着混混涨涨的脑袋进了他家的大门。

  北京壹号院。
  占了京城的龙眼之地,是真正意义上的水晶宫。
  当初景泞将钥匙交到她手里时说,北京壹号院,我已经跟那边打过电话了,你随时都能过去。
  她诈着脖子,好半天说了句,又不经常回去住,太败家了!

  现在,她就在这败家老爷们的家里,举目的深灰浅灰和深咖色,木和不锈钢相结合,大面积地采用亚光面、皮革和素色材质。
  住所足够大,但没有家的味道。
  没有繁琐的摆件,地上铺着的是冷冰冰的大理石,干净得要命,她都很怕踩上一脚就能留下脚印。
  房间和房间之间流窜着的气味清洌,不是休息室里的气味,仔细一闻,只是普通的消毒水蒸发后的味道。
  由

  此判断,给他家打扫的只是普通的小时工,跟陈瑜和那些个配方都没关系。
  蒋璃多少放心了。
  之所以拿到钥匙后没急着来他家搜查,一是因为他几乎都住在休息室里,二是因为她隐隐觉得他没让陈瑜查手家里的气味管理。
  至于背后有什么原因,她就不得而知了。
  窗外是迷惑人眼的小夜景,宽敞的落地窗视野极佳,如同整个苍穹都尽收了眼底。

  窗玻璃上晃出高大的男人身影,越来越近,直到,他从背后将她轻轻搂住,她只觉得头一忽悠,心就开始乱蹦了。
  “先泡个热水澡,再吃点药,你的体温有点高,别感冒了。”陆东深的语息低低,薄唇轻抵她的耳廓。
  从她的角度看向窗玻璃,更像是耳鬓厮磨。可是,她就偏偏喜欢这样,透过夜色的玻璃窗,他的胸膛宽阔温柔,如广袤的海,明知危险,但她又忍不住溺在其中。
  “我给你放水。”
  “哎,陆东深……”她转身扯住他的衣袖,可半天又说不出什么,只觉得心口一片兵荒马乱。
  &  致命亲爱的
  烧得噬骨。蒋
  璃觉得自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的人,陆东深这株就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曼陀罗,伸展着沁人的触角蛊惑着她,诱惑的气息如层层鳞甲将她包裹缠绕。明知道触角有毒,她还是忍不住投入其中。
  是一种致命的危险的勾引。再
  往前一步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大
  脑不停地闪出红色警告,一声紧过一声。可心像是泡在汪洋,游不动,任由波浪袭来。唇
  齿绞缠。
  男人新生的胡茬碾着她有些疼痒,男人的气息成了庞大的网,痴纠她的气息。她的耳畔是他愈发深沉滚烫的呼吸,她的舌成了迷路的羊驼,任由他的一路牵引。胸
  口也着了火。是
  他点的火,用他的唇、他修长的手指、他的气息。
  直到。
  她觉得胸衣扣一松。
  “陆东深。”警告终究让她意识到继续下去的危险,她抵住他,却发现他的胸膛极烫。
  他微微抬脸看她。眼
  里是片火海,烈烈而燃,近乎能将苍穹吞噬。蒋
  璃被这样一个陆东深吓了一跳。
  陆东深没说话,又朝她压下脸。“

  陆东深,我们不能。”蒋璃撑着他的肩膀,只觉得匿藏在他体内的那团火透过毛孔烫了她的指尖,勾得她的血液都跟着沸腾。“
  为什么不能?”陆东深落在她眉眼的嗓音低得惑人。蒋
  璃的心都跟着他这句话乱蹦,呼吸始终不在一条水平线上,“我们这样……很奇怪。”“
  奇怪?”陆东深低笑,点了火的手指攀上她的脸,“你是我女朋友,深更半夜共处一室,**也正常吧?”这
  下子让蒋璃觉得心脏都跳进嘴巴里了,瞪了双眼,“谁是你女朋友?陆东深,你好歹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净造谣啊?”陆

  东深闻言松了手,没再有霸王硬上弓的迹象,一手还搭着墙,低头看着她,“我怎么造谣了?从你跟着我回北京那天你就是我女朋友了。”蒋
  璃吃惊地看着他,“陆东深,你是没谈过恋爱吗?我是你女朋友这件事我怎么是最后知道的?谈恋爱不是这么谈的吧。”陆
  东深的脸色略有尬色,但很快又是一副泰然自若的口吻,“我约你吃饭、接送你上班回家、出差时时跟你报备、关心你的生活和情绪、相信你包容你等等这些,难道还不说明我们是在谈恋爱?”蒋
  璃噎了一下。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