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6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犹豫着点了点头,没再继续多问下去,纳姆显然并不知道答案,这件事只能到了绿水村之后,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接下来我们在荒漠中又走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直到日渐黄昏,我们才终于到了他口中的绿水村。
  这个村子果真在荒漠边缘,但奇怪的是,绿水村中几乎见不到一粒黄沙,而是满满的植被覆盖,即便荒漠中卷起狂风,也会在与绿水村交界处骤然停止,这般景象倒是颇为神异。
  看着眼前一片郁郁葱葱,我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坐在犬兽上,随着纳姆继续穿过眼前一片密林,便来到一处村庄之中。
  此时正是晚餐时间,绿水村里炊烟袅袅,看起来与人族村落并无二致,我这才放下心来,先前我还担忧妖族如果都是茹毛饮血之辈,接下来我的日子可能会不太好过。

  纳姆见我有些愣神,伸手拍了一下我座下犬兽的臀部,催促道,“咱们赶紧回去,再晚恐怕赶不上晚饭了,你肯定也饿了吧?”
  随着他的话语,犬兽加快脚步,小跑起来,纳姆也在一旁跟着跑,速度一点不落后。
  前行不久,村道上便有其他长相各异的狗头人村民出现,纳姆似乎跟他们都很熟,一路上不停热情的彼此打招呼。但奇怪的是,这些狗头人都看见了我,但却没人向他询问我的来历,只是会多看我几眼,然后便移开了目光。
  我疑惑的询问纳姆,他却很不在意的摆摆手,告知我说,村民多半以为我是他请回来的高人。接着不等我再问,他就继续告诉我说,他这次离开存在,就是去寻找一位隐居在荒漠中的沙蝎族前辈,想得到他的指点,让自己顺利提升到妖灵修为。
  说到这里,纳姆的脸上生出几分苦恼,叹着气告诉我说,不久之后,岩石城里萨德学院入学考试的时间就要到了。他马上就要满十八岁,如果不能在十八岁之前到达妖灵修为,就不可能被萨德学院录取。
  纳姆的眼睛里透露着渴望和不甘,继续说道,“绿水村已经有很多年没人考进萨德学院了,我是这些年来最有希望的一个,如果我不能考进去,曲旺大叔,村长,还有奶奶都会很失望的。”
  一直很快乐的纳姆,这时候明显沮丧了很多,不再说话,牵着犬兽蒙头继续往前走,很快便到了他家。

  纳姆家里很普通,一处篱笆院落里面,立着三间草房,此时屋后正飘着炊烟。纳姆站在门前呼唤了几声,便有一个老妪出来打开了门。
  先前纳姆跟我说过,他从小与祖母相依为命,这应该就是他祖母了。
  见到纳姆归来,祖母显得很高兴,急忙询问他在外面可有受伤。得知纳姆完好无损之后,祖母松了口气,然后才将目光移到了我身上。
  刚看到我,祖母就惊讶的称赞了一句,“好俊俏的小伙子。”
  我尴尬的转头看了看纳姆,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很明显,这家伙的审美观是从祖母这里传下来的。
  称赞完之后,祖母就问起了我的来历身份,纳姆仔细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以及从我这里得到的信息介绍了一遍之后,祖母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就热情的带着我们一起进了草屋之中。
  草屋里陈设简单,一张方桌几条木凳,中间摆放着热腾腾的水煮肉块,看起来粗糙简单,但好在是熟食,而且我此时身体受伤,体力耗损严重,大量的肉食最能补充体力。
  一直到我们吃完晚饭,祖母又张罗着安排我住的房间,自始至终也没质疑我的来历,看来纳姆热情的性格,也跟祖母一脉相承。
  妖族显然缺乏布匹等物,这一点从他们身上的衣着便能看出,所以,祖母给我安排的草屋之中,床铺上只有稻草,没有被褥。这种环境下,我自然没有挑剔的余地,很快便躺在床上休息了。
  刚躺下不久,刚才离开的纳姆又敲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瓶黑乎乎的东西,说是治疗外伤的奇药,涂抹患处第二日便会痊愈,他特意拿来给我用的。
  纳姆这般热肠,我自然不能拒绝,任由他将那黑色膏药涂抹在我身上的伤患处,不久之后,还真有些清爽酥麻的感觉传来,痛感也消散了许多。

  这药膏其貌不扬,甚至有些恶臭,但效果着实不错,即便是在人族之中,也是不可多得的良药。
  我开口询问这药膏是何物,纳姆小声告诉我说,“它叫黑泥膏,是我和曲旺大叔几个月前,在村外密林中打猎时偶然捡到的。我以前在萨德学院的选拔赛上见过,听他们说这种药膏很珍贵,有钱都买不到。曲旺大叔知道我修炼经常受伤,所以才给了我。”
  这个曲旺大叔,刚才吃饭的时候我问过纳姆,他是绿水村狩猎队的队长,跟村长的修为一样,都是妖灵巅峰,村里幼童,包括纳姆在内,从小都是跟着他修炼的。
  从绿水村的情况,以及纳姆他们的修为来看,这种黑泥膏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很珍贵的东西,纳姆能拿出来给我用,应该是真的把我当成了好兄弟。
  我心里有些感动,纳姆却大大咧咧的不在意,交代让我好好休息之后,他自己就到院子里打坐修炼去了。按他的说法,萨德学院的选拔不足数月,这次他没有机缘见到那位沙蝎族前辈,就只能自己下苦功夫,争取能在考试之前,晋升到妖灵修为。
  看着他这般努力的模样,倒是让我想起了早年的自己。不过整日的奔波之后,我早已疲累到了极点,在药力的作用下,身上的伤痛暂时被压制住,我很快便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上,我早早醒来,虽然周身筋骨依旧酸痛,但昨晚却睡得十分香甜,整个人精神也恢复了许多。闭目内视一番,体内天脉依旧残破,不过肉身上伤患恢复了许多,看来那黑泥膏的确功效不俗。
  下床在屋里活动了一下,我正准备推门出去,纳姆这时却是兴冲冲的跑了进来,见我已经醒来,便笑着问我感觉如何。
  我大略说了一些身体情况,纳姆听完,拉着我便往院外走去,边走便告诉我说,今天便带我去村长家,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治疗我的内伤。

  纳姆的热情我自然不能拒绝,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村长的家里。在门外叫喊几声之后,屋内缓缓走出一个胡须花白的老人,身上毛发几乎全部脱落,面相却很慈和。
  看见是纳姆,村长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询问纳姆可有找到那位沙蝎族的隐世前辈。
  得知此事无果之后。村长轻叹一声,“小纳姆,你不用沮丧。这几日我正在研究提升修为的妙药,只差最后一位药草便能够完成了。药成之后,你吞服下去,也有机会在三个月内晋升到妖灵。”
  纳姆听完,原本沮丧的神色顿时转化为惊讶和欣喜,连忙开口致谢。
  跟纳姆的开心不同,我在一旁看着,心里却觉得这所谓的“妙药”不一定管用,毕竟村长也才妖灵修为,想帮助纳姆进阶妖灵,恐怕他力有不逮。就如我是冲举境界,想帮助人成为印章天师,或有几分可行性,但若说助人晋升冲举,那根本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
  日期:2018-07-10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