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4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伤了人吧?”
  安邦摇头说道:“那到没有,我只是朝着上面开了三枪,我的目的是要乱,开枪打人这他么的就变质了,我能那么蠢嘛?”
  安邦是不蠢,也没刻意朝着人开枪,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撞的那个老头,不亚于比他开枪打中一个人事态还要严峻。
  这就属于,点背他妈哭点背。
  点背死了!
  安邦搓着脸蛋子,无奈,伤感,惆怅的说道:“去个孙悟空又来个猴······在美国是被栽赃进了局子里,这回回到温哥华,是他么彻底惹事被通缉了,我他么的发现这大哥的路怎么就那么难走呢,就躲不开一个定律,到哪都得要蹲个监狱,才算是彻底成长么?”
  “可能,邦哥你命里就该有一劫,和监狱犯冲呗?”于占北难得的调侃了一句。
  “哎呀,你这话说的太扎心了,老实开车”安邦瞪着眼珠子说道。
  “去哪啊?”于占北看着旁边嗖嗖而过的警车,皱眉说道:“去哪里都不把握,我估计温哥华市区到处都是丨警丨察了”
  安邦瞅了眼何征,他说道:“去哪都难,正常来讲咱这黄皮肤,黑头发的人种在白人堆里太显眼了,不像是在国内,在温哥华·····那就只能去唐人街了”

  “嗯,对,就去唐人街吧,都是中国人藏起来也容易点”安邦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警局那边,索林伯格怎么说?”
  “他?他什么也没办法说了,我根本都联系不上他,估计应该是被控制住了,我给他秘书打了电话,对方说他们局长在白天的时候就被叫走了一点信息都没传回来,然后秦军死亡案的卷宗也被上面过来的人带走了,温哥华警局直接在这个案子上被架空了,他们现在就是听命行事,让干啥就干啥,并且具体细节都不清楚···”何征无奈的说道:“高维成这一手真是够高的了,动你,就从正规途径下手,光明正大的用阳谋来收拾你”

  “那我只要落到警方手里,就彻底完了?”
  何征说道:“现在来看是这样的,暂时没想出什么还手的机会”
  安邦顿时阴着脸,咬牙说道:“没还手的机会那就硬干,我就想试试看胳膊到底能不能拧过大腿,我他么就是打不过高维成,我也得让他疼的呲牙咧嘴的”
  于占北开着车,一路快速的往唐人街方向赶,路上他们还不时看见巡逻的警车,还有路口也都有盘查的,警方的力度非常大,警笛声一直都不绝于耳。
  “就一个冤假错案,还给我整出这么大的阵势来,至于么?”安邦皱眉,撇着嘴说道。
  本来这个案子还不够这么大的抓捕力度,最多也就是全城通缉他而已,但好巧不巧的是国际卫生组织的一个理事伤在了他手里,加拿大方面要是不拿出点力度的话,这个国际舆论就能喷警方一脸唾沫了,所以警方直接开始大范围搜索,排查,势必想要给安邦找出来。
  他那一撞,也相当于是给高维成来了一个助攻,警方有更好的理由来办他了。
  车一路开到唐人街,中途几次碰上盘查的时候,都被于占北绕路给躲过去了,算是有惊无险的到了目的地。

  没到之前,何征就给陈莹莹打了电话,让她给安邦安排一个地方藏身,不管怎么说他都得躲到风声过去了才行。
  车到唐人街之后,陈莹莹就过来接人了。
  “地方安全吧?不能人多眼杂啊,万一有人嘴欠给地方漏了,那我哥可就完了”何征小声在陈莹莹耳边说道。
  “你邦哥要是完了,那把我赔给你行不行?”陈莹莹调皮的眨着眼睛说道。
  “别闹,和你说正经事呢”
  “放心吧,唐人街有十几万人,警方就是来抓人了我们撒个几万人出来,能堵得他们警车连走都走不动,我一句话丨警丨察寸步难行,这么跟你说吧,就算是邦哥漏了丨警丨察看见他站在那,最后也得眼睁睁的看人跑了,抓都抓不到”陈莹莹小语言杠杠硬的说道。
  “呵呵,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吹牛b的天赋呢”
  陈莹莹咬着嘴唇,吐气如兰的说道:“我还可以吹你·····”
  “唰”何征脸当时就红了,一层鸡皮疙瘩从脚一直蔓延到脑袋瓜子上,陈莹莹这个女人太妖了远不是他这个级别的道行能对付得了的。
  陈莹莹领着他们来到了唐人街后面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院子,说道:“这是我爸的私人领地,周围也没什么人活动,平时很安静的,我们这个唐人街只有前面的主路平时人多一些,这些住家所在地都很冷清的,里面应有尽有吃饭不成问题,然后我会经常亲自过来给你送点需要的东西,呆着吧,十天半个月是没事的”
  “哎呀,太谢谢陈小姐了”安邦挺满意的,这院子有点像是京城那种四合院,很有一种古风的味道。
  “不用和姐儿们客气,你被抓了,我们华埠上哪去赚钱啊,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还指望你能给我们带来大笔的生意呢”
  安邦顿时很给力的说道:“以后政策肯定像你们华埠有所倾斜,加大扶持力度,没毛病!”
  把安邦安顿好了之后,何征和于占北就往回赶了,回到了四季假日酒店,这个酒店到了大圈手里之后就成为了他们的据点,平日里基本人都呆在这里,这一个月来徐锐和老桥他们回来了,陈小帅和李奎等人也都出狱了。
  何征回来之后,就来到了酒店的办公室,其他人都在这里等信呢,知道安邦刚下飞机就被堵住了。
  “别担心了人没事,在唐人街里躲着呢,警方现在没抓到以后再想抓他就难了,毕竟温哥华差不多也属于我们的后花园了,呵呵,在温哥华有太多人不想看见邦哥被抓进去了·····”何征回来之后就简单跟几人说了下状况。

  “我觉得,小邦邦应该和命运抗争一下,你们没发现么他怎么总那么多事啊?一件跟着一件的,都没有个安稳的时候,真让人操心啊,实在不行等我看见他的,我给他去去晦气,超度一下吧”陈小帅伤好了,但是嘴贱的这个毛病仍旧没改,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永远都是透着一股贱嗖嗖的味道,不是一般的骚。
  “你这个嘴啊,我拜托你以后刷牙的时候能不能改用马桶刷子了,你还超度他?他回来第一时间就是给你脑袋插厕所里冲几遍,你还不老实眯着招惹他干嘛”老桥训斥了几句,然后跟何征问道:“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总不能一直被高维成给压着抬不起头来吧?”
  “嗯,邦哥也是这个意思”
  “那他是怎么想的啊?”
  何征说道:“高维成不是决定要开干了么?邦哥的意思就是,既然干了那就干脆往死里整吧,行了,今晚先睡觉,明天起来在研究,这都大半夜了,我整整折腾了一大天,我现在就寻思好好补一觉,在纽约的时候也死操劳了好几天,肩膀上的伤到现在还没好呢”

  一夜无话,隔天。
  连城和高维成从阿尔卑斯山飞回来降落在多伦多机场,随后两人就被各自公司的人给接走了,度假了这么长时间,他俩还都有一堆事要忙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