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照本宣科治天下(王莽的第三张面孔,你不曾认识的王莽)》
第14节

作者: 周亚夫的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莽冷静下来,也发现这事做得有点过火,不让傅太后和王政君坐在一起没错,如果当时他只是提醒内者令重新调整位置,这事儿即便让傅太后知道了,也可能咬咬牙忍了,毕竟王政君是正牌太皇太后。但他不该当众发那么大脾气,当众数落傅太后地位不如王政君,这让作为刘欣亲祖母的傅太后情何以堪?
  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彪悍的傅太后?王莽越想越后怕,尽管傅太后一党目前还不能完全与王氏抗衡,但已成气候,加上他们又有刘欣做靠山,而王氏的靠山王政君又是走投降主义路线,傅太后要报复他真不是什么难事。
  日期:2018-07-08 12:13:58
  想来想去,王莽决定再次请辞。这次请辞很可能带有试探性,王莽让傅太后难堪,等于也得罪了她的亲孙子刘欣,但得罪到什么程度,王莽心里并不是很清楚,所以通过请辞来试探。如果刘欣挽留他,说明刘欣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事,反之则说明他得罪刘欣不轻,再赖在大司马位上迟早成为刘欣及傅太后的眼中钉,真辞了这份工作也未必是坏事。
  刘欣确实对王莽有些意见,所以当他看到王莽的请辞书后,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下诏挽留,而是赐给他黄金五百斤、安车驷马,给足了面子的同时,答应了他的辞职请求。
  在刘欣看来,上次王莽请辞时,他正对傅丁外戚大肆封赏,冷落王氏,如果还同意王莽的请辞,难免会有打压王氏之嫌,引起王莽的支持者不满。但这次不同,王莽在傅太后座次的事情上太强势,气得老太太不愿参加宴会,在这种情况下答应王莽的请辞,似乎不会有存心打压王氏之嫌。关键是,如果这次仍然挽留王莽,傅老太太那边不好交代。
  就这样,费尽心机爬上大司马之位的王莽,几乎被刘欣打回原形,又成了长安城里的一个无业人员。不过与以前不同的是,虽然没工作,但他不再是那个穷困潦倒的儒生,而是堂堂新都侯。而且,通过这些年的精明经营,王莽不论在朝在野都有庞大的关系网络,这使得他人走茶不凉,依然炙手可热。
  在王莽离职后的这些日子,不断有公卿大臣在刘欣面前称颂王莽,很显然,他们对王莽的离开感到很惋惜。这让刘欣感到很郁闷,王莽明明是得罪傅太后被迫离职的,怎么还有这么多朝臣替他说话?他们就不怕得罪傅太后吗?
  刘欣突然发现问题有些严重,这些人宁愿冒着得罪傅太后的风险也要替王莽说话,可不就是王莽的党羽吗?看来王氏外戚在朝中的根基果然很深啊!为了缓和与王氏外戚的矛盾,刘欣不得不做出一些退步,重赏王氏。
  刘欣先是让宫中的宦官到王莽家当仆人,又下令每隔十日就对王莽赐餐一次。同时刘欣还特意下诏,增加王莽的封邑三百五十户,位特进,初一、十五朝拜天子时地位如同三公,并准许他在天子出行时,乘坐皇孙方可乘坐的绿车随行。
  除了王莽外,七叔曲阳侯王根、堂弟安阳侯王舜也受到了增加封邑的赏赐,就连之前被刘骜赶出长安城的六叔红阳侯王立,也被刘欣召回京师享福。
  这表面上看来是皆大欢喜,傅丁王三家外戚都得到刘欣的重赏,但只要稍微细心点就会发现,刘欣赏赐给王氏外戚的都是虚衔、食邑,没有给王氏以任何实权,包括王莽,表面上尊荣无比,实际上仍是无业人员一个。很显然,刘欣这是以退为进,先给点甜头稳住王氏外戚,等手中的权力稳固,再除之而后快。
  日期:2018-07-09 11:27:32
  既然刘欣有了这手准备,王莽卸任后的大司马空缺,肯定不能再让王氏外戚补上。刘欣本打算遂朝臣的愿让傅太后的堂弟傅喜接任,但傅太后出面阻拦,刘欣只好作罢。傅太后之所以不让堂弟当大司马,原因竟然是傅喜这哥们人品太好,非常谦让,傅太后觉得这个小老弟的心没向着她,所以不让他好过。

  刘欣最终决定让师丹接任大司马。师丹,琅邪东武人,郎官出身,从政多年以来,很得同僚尊重。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师丹当过刘欣的老师,刘欣当年做太子时,师丹当任太子太傅,让自己的老师当大司马,刘欣觉得可靠。
  其实在封赏王氏的同时,刘欣也赏赐了丞相孔光与大司空何武,算是对这两位朝廷重臣的笼络。为了进一步稳固地位,一些必要的人事调整也不可避免,尽管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但刘欣为了扳倒王氏外戚必须得那样做。
  在逐步将亲信安插到朝廷巩固皇权后,刘欣觉得自己的力量可以与王氏一战了,便迫不及待地发起了对王氏的清算。
  绥和二年秋天,建平侯杜业上书指控王根,刘欣隐忍不发。
  暂时的隐忍,是为了更猛烈的爆发。
  一个多月后,司隶校尉解光再次上书指控王氏外戚,王根贪污受贿、外交诸侯、不守礼制,王商之子成都侯王况聘娶故掖庭贵人为妻,简直忘恩负义,大逆不道,十恶不赦。
  这些罪名件件都不轻,而且依王氏多年来养成的为所欲为的作风,多半属实,足够刘欣将他们一撸到底了。刘欣终于不再隐忍,尽管身体里没有流淌着王氏的血液,但他的演技也还是不错的,他很失望地表示:“先帝对王根王况叔侄那么好,没想到他们竟然忘恩负义,做出这种事情来!”
  刘欣的失望,意味着王况等人的绝望。王况被剥夺成都侯爵位,废为平民,遣返原籍。王根因为当初劝刘骜立刘欣为太子,有这个人情在,得到了从宽处理,只被遣送回封国。但由他以及当初王商举荐的官员遭到清算,全部被刘欣罢免。
  刘欣利用这次解光的举报,对王氏外戚势力来了次大清洗,虽然不可能连根拔起,但对王氏而言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赋闲在长安的王莽虽然行事谨慎,没有把柄让刘欣抓到,但难免兔死狐悲,力求自保还唯恐不及,更遑论与傅丁外戚争锋了。
  然而刘欣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这或许更多的是出于傅太后一党的需要,让王莽这位当时道德名人留在长安,对傅丁外戚迟早是个威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