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71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了山门,超越一干朝圣的信众,转悠了半响找到了那一处工地的所在。
  鸡足山是迦叶尊者的道场,也是佛教十大名山之一。
  人间净土、禅修圣地。
  天开佛国、神州第一佛山。
  这里风景虽然独好,但却不落金锋的眼底。
  虽然鸡足山是迦叶尊者的道场,但真正供奉迦叶尊者舍利子的却是在虎丘塔。
  这里的工地倒也挺大的,看工程的告示,这里要建一个什么鸡足山的文化交流中心。
  找到了地方,金锋并不急着行动,正要离开的时候却是被一个人叫住。
  “你哪个组的?怎么还不去上班?”
  叫住金锋的是一个红帽子的施工员,对着金锋发着脾气。

  “工期这么紧,人手又不够,你还到处跑,牌牌都不挂。你们班组组长是哪个?”
  “安?”
  “啥子喃?”
  “你是来找工作的哇?”
  “你是巴蜀的哇?”
  施工员瞅了金锋几眼,随口问了几句话,没好气的说道:“啥子都不会。只有当小工咯。”

  “跟到我走。”
  当下施工员就领着金锋进了工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十多分钟才到了地方。
  “尿罐,过来。”
  “这个人是我老乡。挨到你做小工。”
  金锋看了看廖冠蘅,嘴角翘了起来:“陈哥。又见面了。”

  施工员给金锋交代了几句,让金锋先干着,明天把身份证拿起办公室报道登记。
  临走,还给了金锋两张饭票。
  再次遇见金锋,廖冠蘅也是相当意外。
  冲着施工员点头哈腰的应承着,眼睛里却是露出一抹凶光。

  廖冠蘅一帮子六人也全都在这里,负责的是最难啃的一块地方。
  这地方就在前几天出了事故,死了两个人,还在谈赔偿的事。
  西北角靠着大石山山,挖机挖不动只能上人工,将来再做斜基础板。
  本来有了新手的加入,廖冠蘅应该高兴,但是见到金锋却极为的不爽。
  懒洋洋的应了金锋一声,指指一米多长的大钻机:“会用不?”
  “那这块大石头打掉。”

  金锋嗯了一声,提起打钻机上了大石头轰隆隆开动,狠狠的打了起来。
  廖冠蘅叼着烟跟其他几个人各自负责一块大山石,狠狠的打着,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望着金锋,眼睛里带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把金锋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一般。
  尤其是那个小少年,对金锋尤为怨恨。
  很快到了中饭饭点,廖冠蘅收工以后却是朗意不叫金锋,带着自己的儿子和手下去了食堂。

  金锋倒也不介意,跟随其他人先吃了饭回到工地上躺着休息。
  廖冠蘅的儿子独自一个人躺在简易的床上玩着农药。
  而廖冠蘅几个人根本不跟金锋说话,凑在一块嘀嘀咕咕,对金锋根本没有任何的好脸色。
  这是欺生。在全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是存在的。
  下午一点半开工,巨大的手提大钻机轰轰隆隆开起来,整个工地烟尘弥漫,声音巨响。
  金锋的工作则换成了收拾地上的碎石碎渣运到外面去。

  这一下午金锋可没少受气,却是毫不在意。
  临到要收工的时候,廖冠蘅叫住了金锋,主动给金锋发了一支烟,微笑说道:“兄弟,打这个太苦,我劝你还是去跟郑工说下,明天换个工种。”
  “毕竟你们是老乡。他一句话就把你调到轻松点的班组。比我们这儿好多了。”
  金锋嘿嘿笑着说:“我跟郑工刚刚才认识,他不会帮我的。”
  廖冠蘅嗯了一声,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听完了金锋的讲述,廖冠蘅笑得更加的诡异了。

  “原来你跟郑工是这样的关系啊。”
  吃了晚饭,工地上的夜生活也开始丰富起来。
  一帮子的工人们在房间里打牌吹牛喝酒玩游戏。
  有的工人守着抗日神剧,还有的工人则跑出去蹭网跟家里视频。
  廖冠蘅几个人住的地方跟其他人不一样,就住在大石山旁边的工棚里。

  工棚很大,用脚手架搭建的大通铺,上面铺了一层薄薄的层板,加上工人们自己带的棉絮就成了。
  金锋逛了一圈回来,独孤的坐在最靠边的通铺上,静静的抽着烟,等到十点多钟,金锋自己脱衣上床睡觉。
  旁边的廖冠蘅几个人都不跟金锋说话,聚集在一起小声的商量着什么,眼神时不时瞄瞄金锋。
  “老大,真不能再等了。今晚必须拿出来。”

  “再打下去,墓道就会出来。”
  “现在只是一个,要是再来新人,天天跟一起,那就更没机会了。”
  “是啊老大。死的那两个哈逑……”
  廖冠蘅低吼出声:“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要不是你们几个驴日的动静闹得大,惊动了两个哈逑锤子,东西早就拿出来了。”
  “还用得着杀人吗?”
  “东西早就他妈的到手了。”
  另外几个人默不作声,很久之后廖冠蘅低低说道:“今晚就拿东西,明天老二先带弄娃走。后天老四走。”
  “慢慢的撤退,不要让工地起疑心。”
  几个人听到这话纷纷露出振奋的神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廖冠蘅低声骂道:“都特么的给老子机灵点。千万别弄出声响来。不然,大伙儿都等着挨抢子儿。”
  “千万记住,别让这个巴蜀哈锤子听到动静。”
  一边廖冠蘅的儿子弄娃冷冷说道:“弄死他不就完了。”
  “反正都弄死了两个,再弄死一个又算个锤子。”
  “死了还不是坤地老板赔钱。”

  廖冠蘅勃然变色,恨恨的盯着自己的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工地上的夜非常的沉静,鼾声如雷此起彼伏,各种呓语梦话在房间里回荡。
  凌晨两点多,正是坤人们睡得最香的时候。
  廖冠蘅摸了起来,蹑手蹑脚走到金锋跟前静静的站了一会。

  听见金锋呼吸平稳,看见金锋睡得正死的样子一会,廖冠蘅放下心来,勾勾手指,让其他人悄悄出了工棚。
  自己的儿子弄娃拎着一把大十字锹过来站在金锋跟前,抬起十字锹往金锋头上试了试,嘴角露出狰狞恐怖的笑。
  廖冠蘅拉住弄娃的手咬着耳朵低低交代了一番,这才出门。
  弄娃这时候坐在金锋跟前,靠着墙壁玩起农药。
  这一局是开黑,弄娃戴着的是耳机,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玩得飞起。
  战斗在最激烈的时候弄娃禁不住的叫出声来,狠狠的一挥拳头,哈哈笑出来。
  “你狗日的还不死。”
  赢了的弄娃露出开心的笑容,嘴里叫了起来。

  随意的瞄了一眼,却是瞬间炸毛。
  通铺上的金锋不见了!
  这一下弄娃就如同见了鬼似的,腾的下炸起来,一下子逮住十字锹把子。
  急回头往外走,却是正正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定眼一看,却不是金锋又是谁?
  “你去哪咯?”
  弄娃拿着十字锹冷冷的质问金锋。
  “上厕所。”
  金锋随口应了一句,绕过弄娃走了两步,却是微微一愣:“你爸他们……怎么全都不在了……”
  弄娃嘿嘿笑着说道:“哦,他们都去上厕所了……”
  嘴里说着,弄娃后退了一步,冷笑说:“喂,你看……”
  金锋果然转过头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