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照本宣科治天下(王莽的第三张面孔,你不曾认识的王莽)》
第13节

作者: 周亚夫的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6 14:18:51
  刘欣于是请求王政君把他亲爹定陶王刘康追封为定陶恭皇。儿子是皇帝,把爹追封为皇帝,如此请求似乎是人之常情,没毛病。但事情没那么简单,依照礼制,刘欣既然已经过继给刘骜当儿子,就不再是刘康的儿子,这对亲生父子名义上变成了叔侄关系,追封刘康无异于否认这一事实,而且会让刘骜很尴尬,刘欣的皇位究竟继承谁的?王政君实在有理由,也有必要拒绝刘欣的请求。
  但王政君性格软弱,又没有什么原则性,再加上经不过刘欣的死缠烂打,竟然同意了刘欣的请求。或许在她看来,刘康的追封名号上还有定陶二字,再怎么牛掰也只是定陶国的恭皇嘛,和正牌皇帝刘骜是有区别的。再说,刘欣毕竟是皇帝,总有大权独揽的一天,如果不答应他的请求,到时候他打击报复王氏一族怎么办?
  王政君总是因为担心刘欣将来王氏报复处处退让,并总是这样自我安慰为自己的退让找借口。她不知道,作为大汉朝的太皇太后,她的威望远不是从定陶国而来继承皇位根基未稳的刘欣所能相提并论的,只要她能够变得强势点,刘欣只能乖乖认怂,如果他胆敢公然与王政君作对,王政君完全可以将他一撸到底,换个听话的孩子当皇帝。
  这种说法不是没根据的瞎掰。遥想当年,汉武帝刘彻算是一位很强势的君主了吧,可他不照样被他奶奶窦太后整得没脾气?王政君自然没有窦太后的手段,但刘欣也不是汉武帝那样的雄主,而王氏外戚的势力又比窦氏更强,压制刘欣很难吗?
  也许王政君还幻想刘欣会适可而止,会对她的有求必应感恩,可刘欣早就做好了得寸进尺的打算。况且,即便刘欣适可而止,他奶奶傅太后也不会收敛。
  果然,王政君才下诏追封刘康为定陶恭皇一个月,刘欣就开始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了。绥和二年五月,距离汉成帝刘骜驾崩才两月,刘欣就迫不及待地册立傅太后堂弟傅宴之女为皇后。与此同时,他下诏尊傅太后为恭皇太后,丁姬为恭皇后,并封了一大批傅氏、丁氏外戚为侯,连舅父丁满的儿子都被封为平周侯。
  在大肆封赏傅、丁两家外戚的同时,刘欣也没有遗忘皇太后赵飞燕,将其弟赵钦封为新城侯。这一来是回报赵氏姐妹当初游说刘骜立他为太子之恩,二来也是他刚即位根基不稳,想拉拢赵飞燕。
  值得注意的是,刘欣封赏了这么多外戚,连赵飞燕的弟弟都没落下,却唯独没有对王氏外戚有任何表示。很显然,这其中必然有傅太后从中作梗,在傅太后的指示下刘欣有意压制王氏外戚,提拔傅、丁外戚,拉拢赵氏外戚,摆开架势,要向王氏一族宣战了。
  日期:2018-07-07 12:21:50
  下野
  面对傅太后的咄咄逼人,王政君却没有奋起反击的斗志,她反而一味妥协只求息事宁人。她认为刘欣已经是皇帝,傅、丁两家外戚的崛起不可避免,王氏终究斗不过傅太后一党,不如早些示弱退出政治漩涡,以免将来遭到报复,于是主动下诏让王莽辞去大司马之位,退归府邸不再过问朝政。
  王莽对姑妈王政君的软弱感到很无语,好不容易得到的大司马之位就要拱手让人,想想真是很不甘心。但不这样又能如何?作为道德先生,他能不听王政君的话吗?别人会指责他不孝,嘲讽他贪恋权位。他能和傅丁外戚宣战吗?最大的靠山王政君都已缴械投降,他又怎么可能在失去的王政君支持下打败傅太后一党?
  万般无奈之下,王莽痛苦地上了一道请辞书。
  刘欣看到这封奏书后,高兴之余又有一丝顾虑,除掉王政君的臂膀王莽无异于美事一桩,也省得傅太后成天在他面前嚷嚷,但王莽毕竟德高望重,甫一即位就把他从大司马的位置上撸下去,这样做是不是太嚣张?万一激起王氏外戚集体反抗,并勾结朝臣兴风作浪,到时就不好收场了。

  权衡之下,刘欣决定暂时忍耐,驳回王莽的请辞。他特意下了一道诏书,让王莽继续当任大司马,又让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左将军师丹、卫尉傅喜到长乐宫请求王政君收回成命,大意是说皇上看到太皇太后赶跑大司马心里很不爽,如果太皇太后不让大司马复职,皇上也没心情干活了。
  王政君也不是真心想让王莽下野,她也是迫于傅太后一党崛起的无奈,看到刘欣如此挽留王莽,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刘欣迫于形势没有同意王莽的请辞,让王莽敏锐地察觉到刘欣和傅太后一党还是有些外强中干,没有完全具备与王氏一族抗衡的实力。缘于此,他决定给傅太后一党一个下马威,杀杀其锐气,让他们知道王氏也不是好惹的。
  在一次由刘欣主持设在未央宫的酒宴上,内者令可能出于趋炎附势,把傅太后的座位设在王政君的旁边。古代社会最讲究等级尊卑,酒宴的座次安排得严格依照礼制,地位不同的两个人不能并排而坐。傅太后虽然是刘欣的亲祖母,但名义上毕竟只是定陶国的太后,哪怕她又被尊为恭皇太后,依然不能坐在正牌太皇太后王政君身边。
  王莽巡视酒宴布置时,看到内者令如此安排座次,顿时火冒三丈,气鼓鼓地斥责内者令:“定陶太后不过是藩王太后、元帝的妾而已,怎么能让她与太皇太后并排坐!”

  当时定陶王刘康已被追封为定陶恭皇,傅太后也已被尊为恭皇太后,王莽却故意称她为定陶太后、藩王太后、汉元帝刘奭的妾,显然是拒绝认可傅太后现今的身份,叫傅太后难堪,这表明王莽对傅太后的强势不满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吐槽是远远不能让王莽解恨的,既然傅太后不配坐在王政君身边,就应该把她的座位移到符合她身边的地方。于是,王莽让内者令撤掉本为傅太后准备的座位,重新摆放,位置当然在王政君座位之后,以明尊卑。
  傅太后也不是好惹的,看到王莽这样不给她面子,一怒之下,拒绝赴宴。从此,傅太后对王莽恨得咬牙切齿,没少在刘欣面前说他坏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