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4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静姝、宋新悦在我手上。她们母女安然无恙,我会保证她们的安全。我的家人,除了我和我大儿子外,都已经被送到了国外。我已经一把老骨头了,哪儿都去不了了。不过,我大儿子可以出去。我需要四爷保证,我是抗日英雄,是救了很多人的大好人,尽管与日本人合作,但是为了斗争的需要。”

  “然后呢?”
  “然后,把我大儿子送出国,送到香港也行。”
  鸭屎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我的判断是,我们这种工商资本出身的人,都难以保命。我可以自保,但是保不了我大儿子。他在日本统治期间,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很多人都知道。我可以与他划清界限,前提是,他必须得离开。”张老爷子道。

  “你需要我怎么做?”鸭屎很平静地问道。
  “小宋江、小时迁很快就会从南方赶回来,有可能会退役回家。回来后,你要保证他们不说出我的过去,尤其是不说出我经营过楼外楼、望湖楼的事情。”张老爷子道,“知道的人,基本上都死了,那些普通人,他们无足轻重,不会影响大局,但是小宋江、小时迁不同。”
  “我答应你。”鸭屎道,“小宋江、小时迁他们加入解放军了?”
  “于学忠被国家启用,他们俩是于学忠的老部下,当然也被启用了。更何况,他们俩比于学忠更早地加入了解放军。一旦他们回来,在微山的影响力会比四爷当年还要大。不过,他们的出身也都面临问题。”

  “我明白了。”
  “送我大儿子出国的事情,你必须办。”张老爷子道。
  “我办不到。如今,新中国管得越来越严,不是谁都能出去的。”鸭屎道,“这点我无能为力。”
  “我知道如何办理手续,也知道在哪里办。我的人会给你安排好,你只需要潜入一定的地方,该盖章的盖章,该签字的签字,拿到手续后,我儿子就可以出去了。”张老爷子道。
  “让我看看她们母女。”鸭屎道。

  “四爷,我知道你是诚信的人,你也知道,我对你也是真诚的。我帮过你。她们母女没有任何问题。咱们谈谈小宋江与小时迁吧。他们俩尽管立了军功了,不过他们都做过流氓,干过坏事,杀过人。他们与我们一样,都要被清算。所以,我建议,你把他们俩也弄出国,当然包括林静姝母女。他们都走了,我也就安全了。”
  “我全部答应你,让我见一下她们母女。”鸭屎很镇定地说,“我是很真诚的。你的要求很过分,但是对我来说,这些是很容易办到的。”
  “那就好,我待会就让你们见到她们。”张老爷子道。
  “这笔账算完,咱们谁都不欠谁的了。不过,老鲶鱼的账咱们该怎么算?”鸭屎笑着问道。
  “老鲶鱼什么账?”张老爷子问道。
  “呵呵,您老真的很厉害。这么多年,我像棋子一样被你玩来玩去,我心中竟然一直拿你当长辈,极为尊敬。如果不是你,老鲶鱼不会死,即便是他的双腿被打断了,他也会自动长好。你是知道的,老鲶鱼身上几乎所有的骨头都断过,但是这个家族的骨头与众不同,生长与复原能力非常强。所以,你在他被打断腿上加了一圈铁钉,打入了骨头中。正是因为这个,他才好不了,最终死在了地下室内。当年的账本问题得罪了你,你竟然如此狠毒,真让我大开眼界。杀胡子七一家的那帮土匪,与你也有关系。杀娜娜一家的土匪与你也有关系。宁十三一直被你忽悠。让宁十三收我为徒,然后慢慢挑起我们师徒的残杀,背后还是你。我师父的确挺坏,不过与你相比,他还算好的。”

  “四爷,你想多了。我一个商人,哪有这个能耐?”张老爷子苦笑着说。
  “你是个商人,也是个赌徒。不过,新中国建立后,你传统的运作方式失去了作用,新的势力不买你的账。你转移了财产,装作穷人,不过不好使。我还可以再告诉你一下,李一强没死。他已经猜出是你要坑他。林静姝母女并不在你手上,而是在你幕后人的手上。你想利用我弄死那人,把你儿子送走,然后他们与小宋江等火并,最终被解放军清理掉。你以抗日英雄的名义,享受新中国的英雄待遇。老爷子,你真的太聪明了,不过有点过头了。”

  张老爷子脸色大变,眼睛一直在看一个方向,手上做着手势。
  鸭屎笑着说:“墙上一个枪手,院子里三个,院子后面一个。他们都被我们捆了。你做什么暗号都没有用。”
  张老爷子立即从床上掉落到地上,跪地给鸭屎磕头道:“四爷,饶命。”
  “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你的上线是谁。”鸭屎道,“不要侮辱我的判断,你儿子在对方手上。林静姝、悦悦也在对方手上。你让我偷偷去办理出去的手续说明,他们在一起。你瞒不过我的。”
  张老爷子知道鸭屎是诚信的,他说不杀,就不会杀,于是跪地磕头道:“是鸡头米。”
  鸭屎对鸭蛋点了点头。鸭蛋没有理解他的意思。鸭屎怒道:“你说干什么?”
  鸭蛋立即拔出了傣刀。
  张老爷子瘫软到了床边道:“四爷,你一向说一不二的,为何杀我?”
  鸭屎笑着说:“我没杀你啊?我说过不杀你,没说不让别人杀你。你作恶太多,欺我多年,这是你最后的归宿。”
  “我告诉你鸡头米在哪儿,别杀我。”张老爷子道。
  “我知道他在哪儿。不用你告诉。你就老老实实上路吧。”鸭屎笑着说。
  鸭蛋抓住张老爷子纯白的头发,拿刀子在他脖子上迅速抹了一下。张老爷子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随后倒在了床腿下,死了。
  鸭蛋拿被单擦了下傣刀,随后不解地问道:“四叔,为何让我动手,你不是反对我杀人吗?”
  “这是报仇,所以可以杀。我让你杀,你就杀,这就对了。”鸭屎道。

  “他说的鸡头米就是我六叔吧?”鸭蛋问道。
  “是的。”鸭屎道。
  “他在哪儿?”鸭蛋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鸭屎道:“他就在隔壁。”
  “啊?”鸭蛋极为惊讶地说,“我怎么不知道。”
  “老六,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里。”鸭屎大声说道。
  一个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那人摘下了帽子,朝屋子里走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