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3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杀他,他就杀我。你训练我,关键时刻要狠得下来,那一刻就很关键,我狠下心来,就杀了他。”鸭蛋很平静地解释道。
  鸭屎继续摇船,叹口气道:“我不怪你,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杀的。”
  鸭蛋毕竟是个孩子,完全不知道四叔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想套他的话,看看他是不是个残忍的孩子。鸭蛋以为自己的行为获得了四叔的认可,所以从船头蹿到了船舱中部,抓着船沿,极为兴奋地说:“那个混蛋以为我不会缩骨,将我绑好吊了起来。他坐在下面喝酒,一边喝酒一边看一本书,看得非常开心。当时,他旁边点着一盏蜡烛,但是那个蜡烛头很短。我计算了下,半小时内,蜡烛就会灭。我算着时间,从绳子里缩骨下来,将绳子的一头从吊灯的铁条穿过,一头做了套马扣,另一头穿过椅子,套在窗户框上。蜡烛一灭,我就把套马扣套在他的头上。他还没反应过来,我立即坐到椅子上,死命拉绳子,将他吊在了空中。我挪动椅子,用椅子脚扣在了墙上挂东西的木棍上,他就这样吊在空中,一直挣扎着,双脚乱踢。”

  “你把他吊死了?”鸭屎极为平静地继续问着。
  “怎么可能,”鸭蛋继续说道,“他挣扎的时候,我拿出傣刀,跳起老高,从他胸膛上划了一下,四叔,你一定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的肠子像面条一样,哗啦啦全部坠了下来。真刺激,比四叔在牛洞中杀日本鬼子好玩多了。”
  鸭蛋正要继续表达自己的感受,鸭屎挥动手掌,一巴掌将他打翻在船舱中。鸭蛋被打懵了,双眼直直地盯着鸭屎,一句话不敢说。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驳,而是坐在舱内,一脸困惑地看着鸭屎。
  鸭屎停止了摇船,船停在了芦苇丛中,他看着鸭蛋,越看越害怕。这是鸭蛋第一次杀人,杀完人之后,竟然如此冷静,没有任何内疚,没有任何害怕,对生命没有任何敬畏。如果长此以往,一旦疏于管教,鸭蛋会成为极为恐怖的存在,鸭屎非常害怕。
  鸭蛋跟在娜娜身边,一直不自在,娜娜扮演的是母亲的角色,对鸭蛋要求非常严格。不过,娜娜从未打过鸭蛋一下。在雨林中,野狐田曾经训斥过他,也从未动手打过他。他是雨林中人见人爱的孩子。他不像微山一般粗野,也不像悦悦一样闹腾。他从小就有别人不具备的冷静与自尊。

  鸭屎管教鸭蛋以来,对他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但是也从未动手打过他。鸭蛋十四岁了,已经进入青春叛逆期。鸭屎往日对他的宠爱与溺爱,在此刻终于收获了苦果。
  鸭蛋从舱里站起来,对鸭屎说道:“四叔,我是为了救你才杀人。我觉得杀得对。对这样的孙子,杀一万个,我也不眨眼。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你不该打我。”
  “放你娘的屁。”鸭屎道,“如果你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我立即打死你。”
  鸭蛋冷笑道:“你敢骂我娘,四叔,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叔,如果你再骂我娘,我与你一刀两断,从此不要再见。你把我养大,我感激你,但是你的这条命,是我刚才救出来的。咱们互不相欠,从今往后,不要再对我这么凶了。”
  鸭蛋的这番话彻底把鸭屎搞懵了,不过鸭屎并不觉得陌生,他说话的动静,说话的方式,性格特点,与他娘黑蜘蛛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让鸭屎吃惊的是,他的情绪化、非理性中,有一股冷静而理性的气质。鸭屎清楚,这个气质是自己遗传给他的。
  “我又当爹又当妈,将你养大并不容易。我都是为了你好。”鸭屎道,“如果你不听我的,早晚会酿成大祸,生命都未必保得住。”
  “你是我叔,但是你不是我爹娘,你也不是我姑姑。我们名为叔侄,实际上是师徒。如今,我的功夫已经差不多了,我这个徒弟也该下山了。如果四叔嫌弃我,就让我一个人去江湖上混吧。”鸭蛋道,“我不想靠任何人。再说,没有人见过我爹的尸体,也没有人见过我娘的尸体。他们说不定还活着。我去找他们。”

  “鸭蛋,你听我说。”鸭屎道。
  “四叔,我叫皮中强。”鸭蛋道,“我长大了,不要再叫我小名了。”
  鸭屎心中燃烧着从未有过的怒火,这种愤怒将他的理性几乎都烧没了。自己的亲儿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自己花费这么多年心血,将毕生所学教给了他,他竟然变得如此难以驾驭。一直都是好好的,为何突然变成这样,鸭屎完全不解。
  “皮中强,”鸭屎心平气和地说,“这么多年,你对我毕恭毕敬,我拿你当亲儿子看待。你一直没有反抗过我,为何在今天,为何是今天。”
  鸭蛋道:“我从李一强那里得知,你一直惦记着我娘。你与我爹是兄弟,你与我娘是师姐弟,你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我突然想到,这么多年,你一直对我好,不过是赎罪罢了。你一定对我娘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敢发誓你没做过吗?你敢拿你爹娘的坟发誓吗?”
  “别听李一强胡说八道。”鸭屎道,“你要有自己的判断。”
  “没来微山的时候,咱俩睡一屋,你所有的梦话都是叫我娘。你真无耻。你睡了姑姑之后的梦话,依然是叫我娘。你以为我睡着了?姑姑夜里哭过很多回,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知道你可能喜欢我娘。不过,这回我才真正知道,你肯定做了什么。你跟我说了很多我爹我娘喜欢彼此,相亲相爱,其实都是屁话。你带我见到小姨的时候,小姨问我是不是你的儿子。当时我还怀疑,小姨为何这么问。四叔,你教育我做人要诚实。如果不是你打我,我一时半会不会掏心窝子与你聊这些。还有,妈的,还有,你在越南的事。所有这些,让我对四叔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鸭蛋道,“四叔,我感激你养大我,不过我想过自己的生活,咱们还是分开吧。”

  鸭蛋的这些误解,鸭屎是不能解释的,越解释越乱。他此刻才意识到,父母在鸭蛋心中竟然有这么崇高的位置,容不得半点污点。鸭屎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在过去的日子里,鸭蛋竟然一直都在与自己演戏。这个孩子比自己的悟性、天资要好太多。鸭屎有种自己老了的感觉,觉得自己可能不好驾驭他。
  如果驾驭不好,他将是脱缰野马,对江湖是个巨大的伤害。鸭屎非常后悔将老鲶鱼的所有功夫都教给了他。
  鸭屎毕竟混江湖那么多年,如果连十四岁的孩子都对付不了,自己如何在江湖上混?鸭屎脑子里一直在转圈子,最终想到了一些极端,但是有效的方式。
  鸭屎道:“鸭蛋,我叫你鸭蛋,你就是鸭蛋。你的功夫是我给的,我随时可以拿走。无论你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会拿走的。你不是江湖中人,而我是老江湖。你要是敢离开我半步,我就发动江湖上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并收回我的东西。你想混江湖,就要遵守江湖规则,不遵守江湖规则,你就出局。我和你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与你无关。你也没有资格过问。我是你四叔,更是你师父。想混江湖,学会服从,不要挑战我。十年之后,我放你走,到时候,你再成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