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3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6 23:52:19
  第320章 岛上怪人
  鸭屎带着已经长高的鸭蛋,将老鲶鱼与小红的坟处理好之后,在坟顶上堆了些石头,加固了一番。等他们完成了所有的这些工作后,太阳已经西斜了。鸭屎一直在环顾四周,生怕被人盯上,他的所有这些紧张与不安被鸭蛋看在眼中。鸭蛋在性格上完全继承了鸭屎,看出了鸭屎的内心变化,但他就是不说。
  回到小院后,悦悦非常兴奋地跑了出来道:“四叔,我妈说找到我爹了。我爹就在微山。我妈这就准备过去呢。”

  悦悦的这句话让鸭屎更为不安,他带回了她们母女,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林静姝与悦悦不可能接触到任何人。鸭屎立即走到悦悦身边问道:“悦悦,谁告诉你,找到你爹了?”
  林静姝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很平静地说:“我刚才遇到了几个之前在楼外楼干过活的人。他们恰好从附近走过。他们说,悦悦她爹就在微山。”
  “不对,你与怀义堂的人接触非常少,你怎么认识楼外楼的人?”鸭屎立即心生怀疑地问道。
  “他们见我是新来的,就问我是哪来的,干什么的。我说是小宋江的媳妇,他们立即很尊敬我,告诉我小宋江在韩庄一带。”林静姝道,“既然回到微山了,我们就去找孩子的爹,不能再麻烦四爷了。”

  “你遇到的人是几个?他们原来在楼外楼做什么具体工作,是谁带的?”鸭屎继续追问道,把林静姝问得莫名其妙。
  “四爷,我当然没有打听了。难道有问题?我们都回到微山了,还会有什么问题?目前微山不是四爷的吗?”林静姝极为不解地问道。
  如果鸭屎没在老鲶鱼遗骨中发现问题,他一定不会对林静姝的遭遇有任何怀疑。这次给老鲶鱼与小红合葬的过程中,他想了非常多,也变得更敏感了。如今南方的仗还没打完,如果小宋江跟随了国军,他必然不会有回来的机会。如果他跟了解放军,他必然也会在前线。
  鸭屎本能推断,小宋江绝对不会在微山,如果他在,他也多半会面临生命危险。鸭屎开始觉得极为紧张。有人给林静姝报信说明,鸭屎这次回来早已被人盯上了。不过,到底是谁,他又多了一层怀疑,更加对不上号了。
  整个微山的势力都被日本人冲击了一遍,抗日战争结束后,又被解放战争冲击了一遍。当年的那些小帮派、小混混,多半已经不存在了。新来的势力,要想在短时间内控制这个地方很难。再说,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到处是断壁残垣,外来势力也不应该看上这里的地盘。
  再退一步,新中国成立了,这里有了合法的组织,地下帮派当然没有太多机会出头。让林静姝去韩庄显然是个巨大的阴谋。如果小宋江在韩庄,一旦他听说老婆孩子回来了,当然会不顾一切赶回来。所以,报信就可以了,无需她们母女立即亲自行动。
  “静姝,你听我一句,让我先去探探情况,然后再来接你们。”鸭屎道,“如今,微山并不太平,这里到底有几派的势力,我也说不好。你一定给我点时间打听下,不然咱们很容易陷入别人的圈套。”
  “为什么会这样?咱们回家也会有问题?”林静姝不解地问道。
  “你要先搞清楚这里是谁的天下,再考虑下该不该小心谨慎。如今的微山,比你想象得要复杂,我一时也弄不明白。”鸭屎道,“为了保险,请一定听我的。”
  “如果我们在这里不安全,你丢下我们,我们岂不是还会遇到问题?”林静姝很不满地说,“有什么话四爷不能说?”
  “你们换上黑衣服,先跟我来。”鸭屎道,“我先把你们藏起来。”
  四人换上黑衣服,然后打包了一些食物,趁天黑走了出去。屋子里的灯依然是亮着的。他们走后不久,一组黑衣人翻墙进入院子里,在屋子里搜了一番,并没有搜到什么,随后跑走了。
  鸭屎将他们三个带到了距离望湖楼不远的一片树林里。鸭屎在林子里找到了一块石头。掀开石头,有一扇生锈的铁门。打开铁门,一条木梯子通往下面。
  “这里是哪儿?”林静姝问道。

  “这里是我当年藏东西的密室,你们在这里躲避一下吧。不要害怕,这里很安全。”鸭屎道,“里面什么都有。”
  整个地下室有三间房大小,里面家具齐全,只是蒙上了灰尘。林静姝本就是个胆大心粗的女人,对此也没有说什么。她带着悦悦,将屋里打扫了一遍,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发呆。
  “我和鸭蛋出去下,你们俩好好在这里待着。”鸭屎道,“如果两天后,我们都没有回来,你就带着悦悦出去,向南,朝沛县的方向逃。”
  “四爷,你放心好了,我们没事的。”林静姝道。
  “四叔,如果你们回不来,我们怎么出去呢?”悦悦问道。
  “过来,我指给你。”鸭屎道,“朝这个方向上去,上面是一堆茅草,掀开茅草,出去后,就可以看见微山湖。从那里上船,很快就能来到湖心。”
  “好的,四叔。”悦悦道。
  “照顾好你娘。”鸭屎道。

  “四叔,她就那样,你放心好了。我娘没事的。她就是太想我爹了。”悦悦道。悦悦完全继承了林静姝的相貌,不过性格特别像小宋江,但是心机又很像通天鼠。她极为聪明,胆子也很大。其实,她早已具备了一身功夫,只是平日里不显摆罢了。
  鸭蛋看了下悦悦,笑着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
  鸭屎走过去,在他天灵盖上轻轻敲打了一下。悦悦会意,笑着说:“你自己多保重吧。如果我不在,我娘非把这里拆了不行。”
  鸭屎显然不如鸭蛋这么从容,鸭蛋的从容并非是没见过生死那么简单。鸭蛋在雨林的时候,亲眼见过鸭屎杀入,他知道杀人是什么感觉,也见识过人在关键深刻的挣扎。他之所以不紧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紧张。如果他经历了当年微山的争斗,此刻早已打哆嗦了。

  鸭屎与鸭蛋连夜撑船赶往韩庄,一路上他们俩坐在船尾的舱里,背对着背。一位当地的船家拼命摇船。
  “你会不会觉得不好玩?”鸭屎问道。
  鸭蛋摇了摇头道:“我觉得很好玩。从未见过四叔如此紧张过。自从第一次见到四叔到现在,这么几年了,从未见过四叔怕过什么。可是,这次真的见识到了你的害怕。挺好的,这说明,你与我一样都是普通人。”
  “好吧。”鸭屎感叹道,“你完全不像个孩子,说话和成人的口气好像。人人都有怕的事情,也都有怕的地方。什么都不怕的,要么是神,要么是鬼。人就该有敬畏。像我,早年穷怕了,获得手艺后,突然不会愁吃穿了,变得极为骄傲。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我才意识到,很多东西我们都是无法改变的。”
  “你不想让我走你的老路。”鸭蛋笑着说,“我早就看出来了。一开始,你根本就不想教我功夫。姑姑走后,你拉着我,死活要我学。我不想学的时候,你还打我屁股,非要我学。到底是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