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臭小子你敢!”
  屠啸谷瞪了瞪眼,随即也笑了起来,摇摇头无奈道:“你小子最大的优点,也就只剩下知道怎么逗人开心、招人喜欢了。行啦!既然真的受了伤,就坐回去继续扮残疾,都要当爹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一点都不知道稳重。”
  萧晋乖乖的坐了回去,就听屠啸谷又沉声道:“你泄露机密这件事虽然没什么人知道,但须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有人爆出,你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被动,所以,这件事必须由你自己主动交代出来。”
  萧晋一怔,不解道:“我主动坦白就能没事吗?不可能吧?!那帮子政客外斗外行,内斗内行,真要上纲上线起来,什么‘阻止核战争’的功劳就是个屁啊!”
  啪!

  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屠啸谷瞪起眼:“妄议朝臣,该打!”
  这次萧晋是真委屈了,揉着后脑勺说:“这不是在您跟前嘛,又没外人!”
  “在谁跟前都不能这么说!”屠啸谷斥道,“隔墙有耳,祸从口出!更何况,你现在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一名军人,军队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决不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与主张,懂吗?”
  “懂了,小侄以后一定做到慎言慎行。”

  这是老一辈的经验之谈,不管萧晋心里认不认同,都必须乖乖受教。说句不好听的,一般人想要这样的宝贵教训都得不到,他若是不珍惜,也太不当人子了。
  “真的能做到才行!”屠啸谷摇了摇头,“你小子哪儿都好,就是除了生命之外,对什么都缺乏敬畏之心,胆子太大,闯祸也就在所难免。
  男人无所畏惧是好事,但也要有相应的智慧辅佐,能屈能伸,张弛有度,才是真正的大丈夫。你要看不起什么人,总要站在比人家更高的地方才有资格,自己小命都还朝不保夕的时候就管不住自己的性子,那不叫潇洒,叫莽夫!”
  “伯伯教训的是,小侄也明白这个道理,一般在没有被触及底线的时候,要做到三思而后行并不是很难,只是……这世间有太多草菅人命之辈,让小侄的心里总是憋着一股邪火,发泄不得。
  以前在京城还能靠着花天酒地缓解一下,现在撩拨一个姑娘都要先考虑对不对得起人家,感觉手脚都被绳子给绑上了一样,怎么都不爽利。
  这次去夷州,可能我潜意识里就没有把那里当作我华夏国土,所以难免就肆意妄为了些。请伯伯放心,在内地我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还敢那么大胆的。”

  屠啸谷微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总的来说,你都是个好孩子,只是太年轻了,还没能真正的明白‘人生不如意十之**’这句话的意义。
  等再过些年,你的孩子也会闯祸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个时候的一点憋屈不过是年轻人心比天高却求不得的矫情罢了,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萧晋挠挠头,“在憋屈中一点点学会接受和麻木,被家庭儿孙消磨掉所有的雄心壮志,最终泯然众人,这确实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生活哲学,可它真的就好吗?”
  “起码它可以让你和你的家人平安一生。”
  萧晋沉默片刻,又问:“那我可不可以找到一个中间点,在理想与安稳中达到平衡?”
  屠啸谷挑起眉,说:“你可明白你这句话包含了多少的艰辛和困难?它几乎是人世间最难走的一条路,非有大毅力者不可能办得到,至少你伯伯我、还有你爹你爷爷都没有做到。”
  萧晋抿了抿唇,眼中浮现出坚毅的光芒,咧嘴笑道:“我想试试!”
  “好!”屠啸谷拍了下手掌,哈哈大笑说,“好小子!既然你有强爷胜祖的雄心,那伯伯就拭目以待,看你这只孙猴子到底能不能跳出命运的五指山!”
  “拭目以待”这四个字看上去轻巧,实则却是在承诺愿意为萧晋保驾护航,如此厚意,他怎能不感激?
  站起身,他双膝一弯跪在地上,郑重且诚恳地说:“侄儿谢过伯伯厚爱。”
  屠啸谷妻子早亡,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还因为他当年总是不在家跟他关系不好,早早就嫁了出去,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
  平日里他休息的时候,经常去萧家找萧晋的父亲喝酒,萧晋从半大孩子的时候就围着酒桌转悠,后来的酒量多半都是被他这个无良伯伯用筷子给喂出来的,因此,在他的心目中,萧晋几乎算是他的半个儿子。

  儿子满怀雄心壮志,又如此懂事,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骄傲不欣慰?
  眨去眼中泛起的湿润,他伸出双手扶起萧晋,笑着说:“瘸胳膊瘸腿儿的,赶紧坐回去吧,一家人不用这么生分。”
  待萧晋在轮椅里重新坐好,他又正色道:“说回正事,我让你主动交代泄密的事情,重点不在于‘主动’,而在于‘泄密’,能听明白吗?”
  萧晋眨了眨眼,恍然道:“您是说,变主动为被动?”

  “没错!”屠啸谷点头,“主动泄密,有心人要治你的罪,给你安个叛国的罪名你也没话说,但若只是不小心,那就只是个人素质问题了。
  毕竟你才加入国安半年,没受过系统训练,又是第一次执行外勤任务,关键是核弹事件还是绝对的意外突发状况,我们在夷州的情报网又被破坏了,新人经验不足,命在旦夕之下,慌乱中难免出错。
  如此一来,你能受到的最大惩罚无非也就是从国安除名而已,可你阻止一场世界大战的泼天功劳又是板上钉钉的,过不足以抵功,金星荣誉奖章肯定是拿不到了,但留任国安并小小的升职一个级别,还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这件事具体操作起来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你的报告不能与张君怡和裴子衿的报告差别太大,若是能统一口径,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伯伯不用担心,”萧晋立刻自信满满地说,“她们绝不会有一点问题的。”

  “哦?你凭什么这么说?”
  萧晋嘿嘿讪笑:“那啥,伯伯您又不是不了解小侄,对付美女什么的,小侄迄今还未尝一败呢!”
  屠啸谷一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她们两个都已经被你……”
  “子衿差不多已经板上钉钉了,至于张君怡,我跟她只算是朋友,不过,我泄露情报毕竟是为了救她,有这层人情在,再加上她的侄女张安衾和小侄的关系‘很好’,所以,让她们撒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谎,应该不难。”

  屠啸谷哑口无言,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摇着头哭笑不得道:“你个臭小子,还真是处处都能给人惊喜。你爹年轻那会儿跟姑娘说句话都能脸红半天,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个到处留情的风流子呢?”
  “这锅还真不该我爸背。”萧晋呵呵一笑,问:“屠伯伯没听说过‘隔代遗传’这个概念么?”
  屠啸谷顿时一脸的八卦:“你是说,老爷子他……”
  萧晋表情无辜的摇头:“是您说的,我什么都没说。”
  屠啸谷被噎的够呛,但碍于身份不能逼问,最终也只能笑骂一句“滑头的臭小子”。
  日期:2018-07-0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