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3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博士道:“何世风打压他的原因很简单,当年两人同在一个单位一个部门,宿舍也住门对门,两人工作上磕磕碰碰,生活方面由于兴趣不同也几乎不来往。然而那个表弟性格外向些,喜欢开玩笑,没事经常跟何世风爱人说说笑笑,久而久之外界都传闻两人有奸情……”
  “糟了。”方晟道。
  “是啊,被戴绿帽子可是天底下所有男人的大忌,何世风本人也有所怀疑,夫妻俩为此吵过很多次,后来何世风提拔并搬到外地,但这个伤疤挥之不去。等到何世风爬到常务副省长位置,正好那人提拔正厅的材料送到省委组织部,然后噩梦便开始了!何世风在省委领导班子十一年,那人硬是原地不动坐了十一年冷板凳。”
  方晟若有所悟:“所以何焱在两副位置呆了六年是有原因的,根源就在章处长,对不对?”
  “你可以理解为一报还一报,但章处长却认为何焱的群众测评分数低是硬伤,反正人事处有解释权,你说不过他。”牛博士道。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
  “吉荣峰,省财政厅副厅级巡视员,何世风没上台前还是厅党组成员,后来随便寻了个理由把他踢出去,后来日益被边缘化,成天无所事事,上班就是喝茶看报聊天。”
  燕慎目光闪动:“听起来一个难题变成两个难题,而且无解?”

  牛博士只是唉声叹气,不再说话。
  方晟凝神细思,突然笑了笑,道:“在何世风手底下,吉荣峰无论如何翻不了身,这一点无庸置疑。”
  “据说刚开始还让纪委查了他两三茬,幸亏吉荣峰还算清廉没被抓到把柄。”牛博士道。
  “所以章处长并没有说要提拔吉荣峰,而是想‘动一动’,这三个字大有玩味。”方晟道。
  燕慎和牛博士惊诧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道:“什么意思?”
  “调离双江,是吉荣峰当下急于做的事。副厅干部调离外省并不需要经省委常委会讨论,有组织部长签字即可。”
  燕慎恍然大悟:“对,方老弟说得对,树挪死人挪活,换个地方哪怕提拔不了,工作起来心情也舒畅些,这就好办了!”
  牛博士也笑了起来:“经方部长点拨,真有茅塞顿开之感。接下来的问题是,把吉荣峰调到哪儿?”
  他看着燕慎,显然认为凭燕常委的身份摆平此事小菜一碟。

  燕慎却有些迟疑。
  燕常委并不分管组织系统,况且为副厅干部调动出面,似有丢份之嫌,并不象牛博士想象的那样。
  这时方晟却接口道:“碧海,离双江近,周末坐高铁回家两个小时,很方便。”
  “碧海?”牛博士道,“噢,方部长想找陈皎帮忙?”

  燕慎心里已想到一个人,笑着摇头道:“别看陈皎以前在京都神气活现,到地方尽被人家欺负,虽说当上了副省长,说话还没某些厅长有份量,他已后悔下基层锻炼了。能帮方老弟的另有其人……”
  说话间方晟已走出包厢打电话,牛博士满脸疑问看着燕慎。
  燕慎悄声道:“碧海纪委书记爱妮娅……”
  “六亲不认的女人,几年间收拾了一大批贪污**官员,在碧海官场有‘爱黑脸’之称,方部长居然能跟她说上话?”牛博士难以置信,“她素以讲原则、不徇私情著称啊。”
  “她从华尔街回国后,一直在双江工作。”
  “这我知道,以前在华盛顿见过面,但她……跟方部长很熟吗?”

  “具体有多熟我不敢讲,但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让爱妮娅放弃原则,只能是方晟,”燕慎笑眯眯看着对方,“明白了吗?”
  牛博士惊叹道:“这……这……太有戏剧性了,完全想不到啊……”
  “咦,我可什么都没说呀。”
  “我也什么都没想啊。”
  两人相顾哈哈大笑。

  十多分钟后方晟进来,道:“说好了,对口调动到碧海财政厅,岗位和职务后面再说。”
  “啊,这么快?”牛博士吃惊道。
  “各省为配合换届选举都在进行大范围人事调整,碧海近期也要有所动作,只要两个省的组织部沟通协商好,手续很快到位。”
  “双江这边会不会设置障碍?”牛博士仍有担忧。
  “刚刚有人跟双江组织部长房桐打过招呼,明天就着手办理!”
  牛博士当即起身道:“我这就联系章处长!”
  燕慎抿了口茶,微微笑道:“咱们仨相当于现场办公,遥控指挥三地人事安排。”
  “很多麻烦都是人为的,”方晟道,“然后花两倍三倍力气去解决,这就叫人事关系。”
  燕慎笑了笑,瞅瞅包厢门,压低声音道:“最大的人事麻烦还没了结,反对声音越来越大,方案制订者却不肯让步,火药味非常浓……”

  “常委内部有明确意见?”
  “桑总理肯定不情愿,但不便反对;陈常委无论新旧方案都留任,只关系到是否进步的问题,目前仍在观望之中;家父很明确了表明全退;骆常委则全力支持新方案,总体上常委会处于十分微妙的局面。”
  “政治局呢?”
  “同样分为支持、反对和观望三派,人数也基本相当,”燕慎声音更低,“十天前召集各省省委书记进行民意测评,这也是继政治局扩大会议后又一个试探信号,结果令最高层震惊,省委书记们一边倒反对新方案,加之日前军方两位元老级人物突然和解,他俩可都是明确反对的,上面压力很大。”
  “反对浪潮如此之大,强行推行恐怕会产生不可测的风险。”

  “有消息说新方案会作出大幅让步,比如试行联席主席团领导制,或者分设国家主席,实现真正意义的三权分立……”
  方晟大吃一惊,道:“万万使不得啊,当前政局稳定,经济腾飞,百姓安居乐业,正是抓住难得的机遇大步发展的好时候,岂能……”
  “也有人说经济体制改革到一定程度,必然要进行配套的政治体制改革,否则容易出现头重脚轻、一条腿走路的困境。”燕慎道。
  方晟深感不安:“本来只是一次很平常的换届,怎么扯上政治体制改革了?不是越扯越乱么?”
  “知识分子和上层精英很吃这一套,就连我乍听之后都觉得精神一振,冷静下来想了想才发现事情并不象想像的那么美好,”燕慎扶扶眼镜道,“你是体制中人,知道政局稳定的来之不易,体制外的哪里体会得到?没准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呢。”
  “千万不能乱呐……”方晟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包厢里陷入沉默。
  过了会儿牛博士眉飞色舞回来,说章处长征求吉荣峰的意见,吉志峰非常乐意去碧海并表示诚挚谢意,由此章处长这边基本搞定,接下来就是流程的事了。
  “他答应下周派人到外国语学院考察何焱,给何世风吃颗定心丸,”牛博士道,“我也与蔡副书记通过电话,说派考察组没问题,至于能不能落实到位按流程一步步来,不能着急。”
  日期:2018-08-1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