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4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征看见他俩冲进来后,脚用力的蹬了一下,人带着椅子直接朝后面仰了过去躲开了。
  变化来的太快,正掐着尖刀准备再捅向何征的德罗巴反应至少要慢了一拍,永孝的后背顶着他的身子,两人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
  “嗡”刘牧一脚油门到底,车轮发出刺耳的尖啸后摩擦着地面,再次起步朝对面狠狠的撞了过去。
  “咣当”剩下那个胳膊上被擦了一枪的人,根本都没来得及躲,刘牧的车头就怼在了他身上,连车带人直接干在了前方的墙面上。
  后面,永孝带着德罗巴一起倒地后,对方仰躺着身子,手上尖刀猛地就朝后面剁了过去,刀尖在永孝胸膛上从左到右划开,露出了一条一公分深的血槽。

  永孝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忽略了这一刀,左手半抬着弯了过来,手肘奔着对方脑袋狠狠的磕了一下。
  “砰”闷响,德罗巴脑袋上一阵酸痛,永孝右手小臂撑着地面脚尖同时点地,右腿用力的甩了过来,猛的就扫在了德罗巴的肩膀上。
  德鲁巴手里的刀当即就脱手了,肩膀上的酸麻让他这边胳膊都失去了知觉,永孝这一腿差不多相当于一百多公斤的力道了。
  “唰”永孝一腿扫完后,身子刚好也调了过来和德罗巴近在咫尺,他两条粗壮的小腿略微抬了一下往前一伸,直接稳健的盘在了德罗巴的上身,向后猛的一拉后,两腿就把对方给锁住了。
  德罗巴眼睛一翻,脖子上传来一股窒息的感觉,在即将因为要缺氧而昏过去的时候,他咬了下自己的舌尖,清醒过来后他两手用力的搬了下盘在脖子上的一截小腿,张开嘴就朝着永孝的腿咬了过去。
  “草······”永孝倒吸了一口冷气,但他的扛击打能力太变态,尽管很疼也没松腿,同时稍微抬了下上身,胳膊伸过去后,两手就扣住了德罗巴的下巴,右手在前左手垫着对方脑袋,两手同时反方向作用力扭动。
  “咔嚓”一声脆响,德罗巴脖子脖子后面的颈椎,直街被永孝两手给掰折了,人当场就歪着脑袋死了。
  “踏踏踏,踏踏踏”刘牧从车上下来,跑过来后低头就看见德罗巴已经咽气了:“这么利索,就给干死了?”
  永孝揉着腿上的咬痕,从地上站起来后:“这人手太硬了,我他么稍微给他点机会,没准他就能翻盘了,毕竟何征他俩不会武功,万一让他给挟持了一个,那不就从主动变成被动了么”
  “能不能别研究了,把我俩扶起来啊,大哥我都要快疼死了”何征倒在地上,上半身都快被血给浸透了,德罗巴那两刀尽管死没奔着要害去捅,但刀插得非常深,何征两条臂膀都失去了活动能力。
  泰勒这时候还眨着小眼睛,没太反应过来呢,永孝和刘牧冲进来的速度太快,到德罗巴死前后一共也就没过去几分钟。
  何征的伤挺重,德罗巴的两刀,一刀穿过了肩胛骨,一刀直接给他肩膀搅出了个血洞,两刀过后他就栽歪着两条臂膀了。
  “你得去医院,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你的骨头,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你可能就得坐上大圈残联的第四把交椅了,这刀好像都有点上锈了,你可别得破伤风了”刘牧搀着何征要把他往医院送。

  “哎,你等会的,搜一下他的身”何征瞅着地上德罗巴的尸体说道。
  永孝在尸体上翻了几下,有用的东西就找出一部诺基亚手机,打开之后里面很空,只有几条信息,没有存储任何电话号码,似乎就和这一个人联系着。
  “拿来给我看看”何征接过诺基亚打开信息的页面,第一条是安邦可能要被遣返的信息,然后还有何征被抓的内容,但翻到后面一条则顿时让何征愣住了。
  “何征留下,安邦往回放······”

  永孝看不懂,就问道:“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信息我看明白了,但让我他么不明白的是,这什么意思呢?”何征有点懵了,这条信息表面上的意思是说,安邦在美国的案子他们有可能要放弃了,可能是出于不确定判不判的因素,但真就会这么白白给他放回去么?
  何征不信,既然高维成已经摆出下手的意思,那就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可能了,要么是继续下死手在案子上接着博弈,要么就是有别的方式了。
  “这个人太高智商了,我似乎都有点他么的跟不上他的脚步了”何征懊恼的叹了口气,很为这种猜不透敌人路数的感觉而闹心。
  “想不明白,就先看病吧······”泰勒催促着说道。
  “把他脑袋割下来,然后用石灰敷上!回去后,让人给高维成送一份厚礼过去”何征想不通后就把诺基亚揣到怀里,指着德罗巴的尸体阴着脸说道:“暂时可能拿他没办法,那就让他窝火一点,也是个让我们挺舒服的事”
  “你太血腥了”泰勒忍不住转过脑袋说道。
  随后,几人离开了厂房,把何征和泰勒往医院里送,去了医院看好伤,也没多大的问题两刀插的深,不过好在都是皮肉伤,骨头没什么事。
  时间到了晚间,大概十点多钟的左右,连城和何征联系上了。
  “是高维成干的,他手下一个打手角色的人来美国,被我给圈出来了”
  “我知道了,本来我也是想先和你说这个问题的”阿尔卑斯山下的温泉度假酒店里,连城穿着睡衣刚刚和高维成吃过晚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有件事让我想不通的是,不知道为什么,高维成忽然放弃了在这个案子上面动手脚,有意把安邦往回放,然后把我留在纽约·····”何征别扭的躺在病床上,侧着脑袋挨着电话说道:“姐,有个挺难为情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连城直接硬邦邦的就顶了一句过来:“难为情,那你就别开口了呗”
  “呃!”何征脸色羞红的说道:“你这么说,不觉得尴尬么?”
  “难为情你也会开口的,你和他一样,学的脸皮厚到撕下来贴长城上都能把十万匈奴挡在关外了”连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想让我缠着高维成,让他在阿尔卑斯山在多呆几天,是么?”
  “姐你身上的闪光点实在太多了,比如漂亮,知书达理,聪明伶俐什么的······”何征瞬间进入捧臭脚的状态。
  “你还和他多学了一样,嘴太碎了”连城又硬邦邦的顶过来一句,并且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何征瞅着挂断的电话,摇头说道:“你也差了一样,不太温柔!”
  “唰,唰”旁边泰勒手拄着小脑袋,挺八婆的问道:“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看你和她打电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呢”
  何征没好气的说道:“是我姑奶奶,行了吧?”
  何征入院后,不到一个星期,安邦的案子就开庭审理了。
  抛开大圈和高维成明争暗斗这个因素不说,实话实说这个案子很小,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多种族,移民制的国家,一个运毒案简直太微不足道了,并不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而美国的偷渡在九几年更是每分钟都在发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