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腆着脸嘿嘿笑,不置可否。
  屠啸谷无奈的叹息一声,又板起脸道:“跟我说实话,把核弹事件泄露给夷州当局的人,是不是你?”
  萧晋讪讪的挠头:“您问,是我。别人问,我不知道!”
  “我打死你个胆大包天的小滑头!”抬手在他脑袋上抽了一下,屠啸谷大骂,“你是不是疯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敢私自做主,老子要不是跟你爹有过命的交情,这就一枪毙了你!”
  萧晋委屈的揉着脑袋道:“既然您跟我爹那么熟,就该知道我们老萧家的家训是‘守身,养性,济世,爱人’,一条为国家做出了无私贡献的生命危在旦夕,你让小侄选择视而不见,爷爷会活活打死我的。”
  “那你就敢拿国家利益去换?”
  “当时夷州情报局正在满世界的追杀我,我要从谷同光的手里救出张君怡,就必须砍掉他的手脚,让他失去权力,不得不亲自与我正面相对。要达到这一点,除了借助夷州当局的力量,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没问你这么做的理由!”
  “是!我承认,那点国家利益确实不如一条生命珍贵!”

  萧晋也来了气,大声说道:“如果事关国家生死,那我会选择用自己的命去换,但是,屠伯伯,小侄虽然不懂政治,可我知道,在现如今严峻的国际形势之下,‘核弹事件’根本不足以成为改变我们和夷州状态的关键!
  美利坚不会眼睁睁看着大一统的局面发生,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在经受经济制裁的同时再发动一场局部战争,哪怕胜利是必然的,战后的安抚与对反抗者的镇压也会成为拖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即便我没有泄密,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家坐下来在谈判桌上商谈一些有利于我们和平演变夷州的经济条款而已。
  说白了,我的行为仅仅只是让那些利益集团少赚了一点钱,往严重了将也就是把未来大一统的时间向后推了个十年八年罢了,与之相比,一条生命绝对更重要千倍、甚至万倍!”
  萧晋的这番话虽谈不上多么的慷慨激昂,却也算字字掷地有声,屠啸谷憋了半天的火,最终也只能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事情已经发生,即便真把萧晋给枪毙了也弥补不了什么,更何况,若是没有他,如今的世界可能已经笼罩在核战争一触即发的阴影之下。
  核武器是人类打开的一个潘多拉魔盒,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它只能作为威慑力量存在,一旦有一颗被引爆,那就必然会有第二颗、第三颗……用不了多久,地球就会变成人间地狱。
  能立下不世之功,也能闯下通天之祸,以前还在部队的时候,屠啸谷见过很多这样的刺儿头尖子兵,作为将军,他深爱这样的手下,可作为情报部门的主管,他就只剩下头疼了。
  于公于私,他都不知道该拿萧晋怎么办才好。
  见亲密的长辈兼上司愁的一个劲儿抽闷烟,萧晋就转着轮椅过去,小心翼翼地说:“屠伯伯,其实吧,这事儿要是不上纲上线的话,处理起来也没那么难。小侄立了大功是板上钉钉的,功过相抵,您随便找个由头把我应得的荣誉给撤掉不就妥了?”
  “放屁!”屠啸谷突然又火了起来,“你当国家荣誉是什么?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扔?金星荣誉奖章可是华夏军人的最高荣誉,除去刚刚开国那几年之外,这半个多世纪里,得到它的人都不足一只手的数,你明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还记得刚刚听到裴子衿报告说你拿到了夷州国防情报局长参与策划核弹事件的证据时,我高兴的都摔了一向钟爱的紫砂壶,还破天荒的在办公室里喝了酒。
  当初你被迫离京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你竟然就立下了不世之功,有金星荣誉奖章在手,你就能大摇大摆的回家,易家要是敢暗中害你,沈家的刀立马就会落到易老匹夫的脑袋上。
  国家英雄不容轻辱,易伯康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小明,伯伯是真的为你感到开心和骄傲啊!可是你……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是!生命是比利益重要,可你想过没有,自从你被迫离家之后,你母亲的每一天是怎么过的?你奶奶快七十岁的人了,见我一次抹一次泪,你为什么就不能多为她们想想呢?
  人家英雄都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倒好,不忠不孝全占齐了还振振有词,你要是我的儿子,这会儿早就被家法给打残了!”

  萧晋深深低下了头,惭愧无地。
  是啊!抛开营救张君怡这件事不谈,在裴子衿劝他回国时,也曾说过那个奖章的作用,可他当时却只想着“宁向直中取,不往曲中求”,很爷们儿,很血性,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特有骨气,可是,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怎么办?
  为了自己的心理安慰,就对家人的痛苦视而不见,这算什么?还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的说要守护自己所爱的人?
  忠不忠的,他无所谓,但屠啸谷“不孝”的评价,却像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在他的心上,令他痛彻心扉。
  见萧晋整个人都变得消沉下去,屠啸谷就再次叹了口气,缓声道:“不要妄自菲薄,说起来,你小子也不算一无是处。
  不计得失冒险营救同志,是为‘义’;常怀济世之念,是为‘仁’;危局之下能全身而退,是为‘智’;说到做到,则是‘信’。
  ‘忠孝仁义礼智信’这七个字里,你也只有三个没有做到罢,占了一多半呢,比这世间大部分的人都强多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萧晋要是再装重伤就太无耻了,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屠啸谷深弯下腰,说:“多谢伯伯教诲,小侄一定铭记于心,时时鞭策,绝不敢忘!”
  屠啸谷一脸“孺子可教”的点了下头,刚想点第二下,突然反应过来,瞪着眼问:“你、你能站起来?”
  萧晋尬笑:“那什么,就是左大腿上被刀子穿了几个洞,皮肉伤,走动多了撑死也就是开线而已,没什么大碍。”
  “你……”屠啸谷一阵哭笑不得,起身又狠狠的在他后脑勺抽了一巴掌,骂道:“真是个该死的小滑头!”
  与爷爷从小斗到大的丰富经验告诉萧晋,在长辈不知道该不该教训你的时候,乖乖主动求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因为只要那个长辈是真的疼你,就绝不可能再下得去手。

  于是,他把挺直的腰又弯了下去,脑袋凑到屠啸谷打起来最舒服的地方,“诚恳”无比的说:“是,小侄知错了,伯伯有气就再打几下,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屠啸谷猛地抬起手,他就赶紧缩脖子挤眼,结果自然是啥事儿都没发生。
  “你呀!”屠啸谷苦笑着坐回到沙发上,又点燃一支烟,说,“萧老一生不羁,豪迈大气;你爹更是为人方正,堪称君子表率;可到了你这儿,怎么就长成了一个二皮脸呢?”
  萧晋嘿嘿贱笑:“屠伯伯,小心祸从口出,刚刚你这话要是让我妈听见了,小心下次进门被她用扫帚给打出去哦!”
  日期:2018-07-09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