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1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椒的用途很大,并非只有用作调料。”蒋璃拄脸拄得也累了,头干脆一歪靠在沙发靠背上,“胡椒在中世纪的时候被称为黑金,最开始是用来治疗黑死病的,后来才被广泛用于菜肴,但实际上直到现在,胡椒也是最好的解充血剂,用作治疗呼吸系统疾病很有效,尤其是哮喘。你烟里的胡椒提取剂原料如果没分析错的话应该是产自印度南部的胡椒,气味纯烈,用在香烟里的好处,一是可以缓解过多吸入烟雾后形成的呼吸疾病,二是与依兰和肉蔻相融合时气味硬朗,更符合男性。这种特制的烟本来也没什么,充其量就是显得给你做烟的人有点野心罢了,可胡椒提取物一经燃烧所散发的气息一旦跟强心草的气味相撞,那性质就变了。”

  蒋璃说到这,微微挺了挺身子,盯着陆东深一字一句道,“两者气味结合会形成一种叫做石蒜碱的有毒成分,长期吸入,不但会使人神经衰弱,更会导致人体功能衰竭而死。”
  陆东深一怔。
  “有一种叫做仙茅的中药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古人常说仙茅久服长生,其实并不对,仙茅少量使用的确能够提升体内精血助长阳气,但过量或久服就会中毒身亡,原因是仙茅里就含有石蒜碱的成分,在体内积累过多会毒发身亡。只要你在办公室里抽订制烟草时,就会跟空气里残留的气味行成石蒜碱成分,这成分会在你体内沉淀。哪怕是你后来不吸烟了……”
  陆东深见她稍有迟疑,语气微肃,“说下去。”“
  休息室里的浴液和面皂里也都有薰衣草的气味,薰衣草少量可助眠,但气息浓郁的话反而会让人失眠,再加上里面添加了龙葵的精油成分,龙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跟胡椒的作用相同,都能提升气息的硬朗性,但在激发兴奋神经上又强过胡椒,所以,订制的烟你可以不抽,但浴室里的浴液和面皂这些你会用,一用,龙葵的气味就会取代胡椒,还是会形成石蒜碱。刚一开始我怀疑是有人故意造成了你失眠严重神经衰弱,现在想想并不是这么简单,既然你的失眠是早年就有的,那对方的目的就是人身伤害了。”

  陆东深起了身,踱到窗子前,沉默少许,摸出支烟叼在嘴里,刚要点,又拿开烟,转头跟蒋璃示意了一下,“介意吗?”蒋
  璃摇头。陆
  东深转身将窗子敞开一条缝,点烟时脸颊微微一偏,烟雾弥漫,他眯了眯眼,然后看着窗外夜色不语。夜
  风从缝隙里冲进来,扯乱了烟雾的姿态。
  月影里,他的脊梁笔挺,蒋璃看不到他的神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就这么瞧着他的背影,不知怎的心口就蓦地一恸。
  是寂寥。
  从他宽拓的肩膀里、从他落下来的身影里,从他的缄默中……

  “没人会重视气味间的影响,但实际上,你的办公室就是典型相生相克的气味场。清洁剂、除味剂、香烟、浴液皂类这些,随便哪样单品来看都没问题。但气味一挥发就有了致命点,除味剂中的强心草与香烟里的胡椒或浴液中的龙葵相冲产生石蒜碱,石蒜碱又刺激清洁剂和浴液中的薰衣草气味。”蒋璃拿了只橘子在手,将整皮剥下,起身到他身边。“
  气味一环扣一环,如此精细的打算人为的可能性最大。此人心思缜密,哪怕这气味的问题真被查出来,那顶多就是会查到引发失眠,真要是像我说的冲着人命去,那背后之人也能轻易脱身,因为这些用品里所有的成分都是无毒的。检测机关检测时都以切实成分为主,气味相冲未必能查的出来。”话毕,她将橘子皮推到他面前,充当烟灰缸。陆
  东深弹了下烟灰,转头看着她。幽
  暗的光影里,她小小的一只,可所说的话让人后背发凉。在会议室里只用了个蹩脚的理由来驳斥杨远,不懂她的自然会觉得她嚣张跋扈不可理喻,但他懂她,在面对专业问题上她向来都不是四两拨千斤的人,所以不说,必然会有道不出口的理由。现

  在他明白她的担忧。
  气味相生相克间着实复杂,就连检测机关也未必能查得出来,到时候怕是惹得一身骚。别看她平时随性大咧,经过沧陵,陆东深知她实则心思七窍玲珑,论谋略和胆量都不输给男儿,所以,能想到的她自然也都能想的到。“
  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气味相克能杀人于无形,这比明刀明枪来得还狠毒。”蒋璃轻声说。
  陆东深的目光落在指间的香烟上,“气味相克,杀人于无形,我领教过。”蒋

  璃一颤。“
  所以我才更需要你。”陆东深抬起夹烟的手,摸了她的头,他没笑,唇角的弧度也是严肃,“但不意味着将你推进火坑,囡囡,我会护你。”
  蒋璃没由来地一窒,她竟害怕他这么说,曾经,谭耀明也说过这话。“
  我会护着我自己。”陆
  东深笑了,将大半截烟戳灭在橘子皮里,“怎么护着?凭着一把芬兰刀吗?陆门水深,没那么简单。改配方看上去是小事,但牵动的利益线层层叠叠,所以在会上我问过你,你想好了吗。”
  “我从来都没认为这是件简单的事。”蒋璃抬眼看他,她动的何止是季菲的利益?先不说季菲在陆门里拉拢了多少人脉,单拿她背后的闻术协会想碾死她蒋璃都是易如反掌的事。
  陆东深眼里是黑魆魆的沉光,“所以只要你想好了就去做,我会尽量给你铺路。一旦气味都被人利用成工具的话,那受到影响的何止是我一个人?”
  不经意想到邰国强。

  心头沉甸甸的,压得紧,又无处将这份沉重安放。
  “我会尽快给出配方调配方案,只是毕竟实验室有限,在时间上会耽误些,前期还是要以清除石蒜碱为主,你长期失眠,我再想想其他配方。这段时间茶水就不要喝了,尤其是你那个情……”蒋璃说到这顿了顿,改了口,“尤其是陈瑜给你备的茶,茶本身就让人睡不着觉,而且你体内一旦有石蒜碱成分的沉积,就会在茶碱的影响下加重。”陆
  东深靠在窗子旁,“好,黑咖啡能喝吗?”
  蒋璃也学他的姿态,靠在窗子旁,双臂交叉于胸前,“陆大叔,依照您老的战斗力还用得着喝咖啡提神吗?还喝黑咖啡,不喝你都亢奋地睡不着。”陆
  东深笑了,抬手掐了她的脸蛋,“你叫我什么?”觉
  得他笑容里有点坏,她朝后推了推,“我的意思是,这段时间你以白水或柠檬水为主吧。”想了想又道,“算了算了,你入口的东西我来调吧。哎陆东深,我发现你这个人挺矫情的啊,身娇肉贵是吧,平时用的东西干嘛那么讲究啊?非得用订制的,看看,出事了吧?”陆
  东深忍着笑,“我也不是非订制不可啊,粗茶淡饭我又不是吃不了。”
  “就你?”蒋璃嗤笑,“怕是些苍蝇馆都没去过吧?”
  陆东深微微挑眉,“苍蝇馆?吃苍蝇的馆子?怎么现在还有人吃苍蝇吗?”他只听说过一些地方的人喜欢吃虫子。蒋

  璃闻言后先是一愣,紧跟着扑哧乐出声,陆东深见她笑了,心里自然也是开心,“先把话说清楚了再乐。”
  蒋璃这头已经被他逗得不行,果真是在国外长大的,再精通汉语也不能跟土生土长的相比,“对对对,就是吃苍蝇的馆子。”
  陆东深一听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了,但也享受跟她掰扯的时光,“行啊,有你把关,我有什么不敢吃的。”蒋
  璃抿唇,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坚实得很,也硬得很,所以就又把戳疼的手指头收回来,“香烟的话如果想抽订制的你得等等。”
  “也未必一定要抽订制的,我现在抽的还不错。”陆东深解释了句。蒋
  璃微微偏头抽了一眼他搁置一旁的烟盒,能不好吗,金砖啊,黄鹤楼最高款,价位也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