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3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污泥,你是莲花。”
  徐璃轻轻啐道:“才不是……我这就跟校友联系,但愿能搭到那条线。”
  方晟来到市区找了家酒店住下——自从白翎回京,他到于家的同时也必定要到白家,牵涉很多精力又容易生出闲话,这回索性都不惊动。
  吃过晚饭休息到约定时间,方晟叫了辆出租来到京都财经大学对面一家茶楼包厢,没多会儿燕慎如约而至。
  “方老弟可得帮忙劝劝我妹,”刚坐下燕慎就迫不及待说,“人工授精连续失败,她产生了急躁情绪,小俩口当我们的面就吵过几回,谁说都没用,唉,我知道根源在于夫妻俩貌合神离,可是有什么办法?现实已经这样了,只能维持现状。”
  方晟道:“实际上这件事对她的工作生活都产生负面影响,燕兄,我的观点可能有失偏颇,但我就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别往心里去。”
  “嗯,你说,旁观者清,或许你是正确的。”燕慎笑道。
  “我觉得吧,这件事的立足点就是错的,也就是说根源出问题了,后面怎么纠偏怎么努力都没用。一桩婚姻不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而为了维持四位老人之间的友谊,是不是挺滑稽?婚姻已经错了,还要强行结出苦涩的果实,把悲观传承给第三代,试问一下,这是对儿孙负责吗?不错,他们生养了姜姝,但有权利决定姜姝的人生?”

  燕慎脸色凝重,好一会儿道:“你说的都是对的,我,还有我父亲也知道这些,可他们动辄寻死觅活……”
  方晟轻轻道:“人总是要死的……”
  “方老弟!”燕慎看着对方瞠目结舌。
  “听我说一句,真正想死的人不会大张旗鼓告诉所有人,一瓶安眠药足以安静地离世。”
  “他们很认真的……”
  方晟正色道:“燕兄,我不是恫吓你,姜姝近况很糟糕,再这样下去将导致抑郁症,你知道那种病的可怕程度,到时还不知谁死在前面!”
  燕慎勃然色变,握茶杯的手微微颤抖,隔了两三分钟才说:“多谢方老弟提醒,我要回去跟父亲商量。你说得对,之前我们太在乎双方父母的感受,忘了强扭的婚姻给两位年轻人特别是姜姝带来多大的伤害。”
  “继续下去只能两败俱伤。”方晟诚恳地说。

  “是的,我明白了,”沉默片刻,燕慎陡地抬头道,“瞧我,张嘴就说自己的事,忽略了方老弟专程从双江跑过来,必定有特别重要的事?”
  “不算重要,但把我难住了……”
  方晟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在燕慎这种人面前,只要被发现一次撒谎,以后便会永远失去他的信任。
  听到最后,燕慎淡淡一笑,道:“你知道陈皎怎么评价何世风?陈常委又是如何生气他那次临阵退缩?他的结局是可以预见的,何必在他身上浪费精力?”

  “但对很多人来说,仕途上的机会也许失去了永远不会再有,”方晟道,“就拿名单上拟定提拔省经济信息中心主任的程庚明来说,此人燕兄也见过,为人谦和,能力很强,是做实事的好干部。因为梧湘市委干部年轻化,市里没位置升不上去,倘若这次再错过到省城的机遇,必将继续留任黄海,五年后就不属于组织部重点培养的中青年领导干部了。”
  “那倒是事实,教授、医生越老越值钱,领导干部恰恰相反,每长一岁就产生无穷恐惧。”燕慎道。
  方晟叹道:“所以燕兄应该理解我做这笔交易的动机,实在是昔日老部下们的前程耽搁不起,不敢跟何世风怄气。”
  “倘若何焱的官儿也升了,何世风还无动于衷怎么办?”

  方晟“卟哧”一笑,道:“领导干部又不是燕兄这样的教授可以终身制,随便什么理由说拿就拿,哪怕卫生不合格都可以。”
  燕慎也摸着额头苦笑,自嘲道:“做学问真把脑子做蠢了,是啊,外国语学院院长算什么东西?吓唬学生还管用,在我们这些教授、学者面前……”
  “牛博士那边有几成把握?”
  “唔,两年前我帮过他一次大忙,所以基本上……不过我不太清楚他在京都大学有多大影响力,说话是否有份量。这会儿他应该没事,我把他叫过来。”
  方晟吃了一惊,连忙说:“不不不,我们打车过去。”
  燕慎展颜一笑:“知识分子不拘小节,不象你们官场中人讲究迎来送往。京都大学就在附近,他让学生送几分钟的事儿。”

  说罢当着方晟的面打电话,牛博士果然一口答应并说十分钟内到。
  八分多钟时,牛博士便推开包厢门,笑道:“时间算得准吧……方部长,好久不见!”
  方晟起身与他握手,给他斟了杯茶。
  “方部长来京都是想请牛兄帮个忙。”燕慎直言不讳道,紧接着方晟又将双江省委常委会人事调整前因果说了一遍。
  “噢,方部长想跟何世风做一笔交易。”牛博士到底有一半时间在官场,一听就明白其中关节。
  方晟点点头:“情非所愿,违心之举。”
  牛博士久久沉吟,似在思索解决之道。
  燕慎担心他拒绝,道:“方老弟主要帮昔日黄海那班信得过的老部下考虑,其实整件事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知道……”牛博士皱眉道,慢慢啜饮了几口茶,拿起手机道,“我想到一个人了,先出去打个电话。”
  牛博士出门后,方晟低声道:“他好像不太爽快?”
  “就这脾气,不会轻易承诺,一旦答应下来千方百计做到位,”燕慎道,“京都大学是中国最高学府,校长比教育部长还牛,政工系统复杂程度不啻于地方官场,所以要给他充分的考虑时间。”
  “他主要冲燕兄的面子,否则哪有兄弟说话的份儿。”

  燕慎笑着摆摆手:“别谦虚,在京都你的名气远比我响,特别那些公子哥儿们闻‘方晟’大名而丧胆……”
  “别把兄弟架火上烤了,你瞧,这点事在双江都搞不定,还跑到京都寻求援助。”方晟苦着脸说。
  两人扯了会儿闲话,牛博士又眉头紧锁地进来,没坐下就说:
  “有点麻烦。”
  “哪个环节的麻烦?”燕慎问道。
  “我找了分管人事的蔡副书记和人事处章处长,蔡副书记平时经常喝酒、参加各种学术会议,态度还算可以,答应考虑;章处长是老江湖,拿捏着尽打官腔,最后居然半遮半掩地提了个要求,唉,太过分了!”
  “什么要求?”方晟问。

  “因为我没提方部长,他以为何焱私下相托,把歪主意打到何世风头上了,说他有个表弟在双江干了十四年副厅,想要动一动……”
  燕慎对章处长有几分了解,耸眉道:“以姓章的万金油式风格,早该主动找何焱,何世风堂堂省长之尊提个正厅不算困难,为何等到现在才说?”
  “唉,这里面又有曲曲折折的故事,”牛博士叹道,“那个表弟就是被何世风打压一直没能提拔,你说找何焱有何用?”
  方晟和燕慎都听傻了,怔怔半天没说话。
  日期:2018-08-0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