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一分每一寸都精准的击中了萧晋遗忘多年的死宅之魂,一瘸一拐的围着谭小钺转了好几圈,险些喊出“JK即是正义”这种中二气十足的话来。
  “哈哈哈!好看!太好看了!小钺,以后你的衣服就以JK制服为主了,我会把所有的款式都为你买来的。”
  谭小钺从来都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如果不是太惊世骇俗的话,出门穿不穿衣服都无所谓,所以,对于萧晋的表态,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说:“裙子确实在动手的时候比较方便。”
  萧晋贱兮兮的笑:“当然,而且不光是动手的时候,动手动脚的时候更方便!”
  谭小钺懒得理会他这种流氓式的双关语,冷冷的问:“你今晚要住在这里吗?”
  萧晋这才想起还有正事,连忙让白姐给自己找来一辆轮椅,让谭小钺推着离开了房间。
  “待会儿会有国安和警方的人来,你带他们直接去那座绣楼就好,不用惊扰客人。”到停车场上了车,他又吩咐白姐说,“另外,雨娇那边我就不打招呼了,你替我跟她说一声,如果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记得及时通知我。”
  听到“国安”和“警方”这两个词,白姐的心头就是一惊,再不敢有丝毫的轻佻,恭敬的弯下腰说:“萧少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夜越来越深了,微风吹走日间的热气,送来阵阵清凉,可坐在沈府大门前石阶上的沈甜心里却只有急躁,一会儿看看腕表,一会儿又踮起脚眺望远处牌坊下的路灯。
  都快零点了,那个坏家伙怎么还不来呢?
  女孩儿烦恼的来回踱着步,一次次的拿起手机拨号,又一次次的在接通前挂断。她担心那个家伙正在忙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怕电话会打扰到他。
  这时,牌坊下忽然掠过了一抹光芒,向流星般一闪而逝,她立刻就激动起来,纵身跳上门边的大石狮子,灯光的照耀下,鼻翼上的几点汗珠熠熠生辉。
  不一会儿,两道车灯终于突破了树林的掩映,速度不快也不慢,稳稳的向大门驶来。
  沈甜欢呼一声跳下石狮子,可刚冲出去两步却又退了回来,原本欣喜的表情变成臭臭的模样,抱着膀子扬起小下巴,一副“此路是我开”的刁蛮大小姐样儿。
  然而,当汽车停下,眼睁睁看着一个穿岛国JK制服的女生走下来,她就傻了眼。接着又见到那女生从后备箱拿出一个轮椅,而后萧晋竟然是由那女生从车上抱下来时,什么刁蛮和小性子都瞬间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冲过去抱住萧晋就开始哇哇大哭。
  “萧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受这么重的伤?”
  萧晋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在大门口等着,只好小声的安慰道:“别怕,一点小伤,只是看上去唬人而已,不严重的。”
  “又哄我!”沈甜眼泪八叉摸着他吊在胸前的胳膊心疼道,“都坐上轮椅了,你当我是瞎的吗?”
  萧晋苦笑:“小姑奶奶,坐轮椅不代表不能走路啊!你也知道我来你家是见谁的,不把自己打扮的惨一点,怎么多要好处?”
  一听这话,沈甜立马就不哭了,愣愣的问:“这都是假的?你没受伤?”
  “半真半假吧!”抹去女孩儿脸上的泪花,萧晋笑着说,“尊敬的格格殿下,我回来了,让您久等啦!”
  沈甜又瘪了瘪嘴:“你还有脸说?我在龙朔只有一个学期的时间,你一下子就失踪了两个多月,浪费一大半,怎么赔我?”
  “呃……听说保时捷最新款的电动跑车快要上市了,到时候我给你定制一款你的专属版,怎么样?”
  “谁要你买车?我没有钱的吗?”女孩儿生气了,扭头就走,可走了没几步又折返回来,气势汹汹的指着轮椅后的谭小钺问:“她又是谁?”

  “哦,这是小钺,谭小钺,我的保镖。”
  沈甜明显不信:“你不是一直都吹嘘自己功夫很厉害的吗?也会需要保镖?”
  萧晋看看自己吊着的胳膊和大腿,苦笑:“我又不是天下第一高手,有保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沈甜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谭小钺,嘟起嘴:“少骗人,她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难道还比你更厉害不成?”
  “我不需要比主人更厉害,”谭小钺接口道,“我存在的价值只是一把杀人的刀,或者防弹衣。”
  沈甜呆住,怔怔的看了她片刻,就郑重的点头致歉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沈家也是有家臣的,对于这种在家里的地位仅次于家主的存在,她自然非常了解且尊重,因为他们就是主家的第二条生命,在危急时刻,他们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嫡系子弟。
  谭小钺抿唇不语继续扮酷,萧晋呵呵一笑,说:“好了,眼泪掉过了,醋也吃过了,格格殿下可以让我进去了吗?万一屠伯伯发起飙来,我可是要倒霉的。”

  “我来吧!”来到萧晋身后,从谭小钺手里接过轮椅推手,沈甜推着他往没有台阶和高门槛的侧门走,“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上,这次就先饶过你,不过先说好,等你行动利索了,一定要好好的陪我几天,知道吗?”
  进了沈府宅院,沈甜一路推着轮椅来到前院的主书房前。萧晋见状挑了挑眉,心道:这里虽然只是沈家的老宅,但书房依然还是家主的专属之地,屠啸谷竟然可以随意使用,他与沈家的关系之亲密,可见一斑。
  沈甜跳上台阶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说:“屠伯伯,萧哥哥来了。”
  片刻后,房间里传出一道浑厚的中年男声:“让他滚进来!”
  女孩儿可爱的吐吐舌尖,小声对萧晋道:“屠伯伯生气了,萧哥哥你好自为之,我在花厅里等你。”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掉了,显然是不想被殃及池鱼。

  萧晋苦笑着摇摇头,让谭小钺把自己抬进了门。房间里屠啸谷见状大吃一惊,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今天下午出机场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在门外等我。”吩咐了谭小钺之后,萧晋才笑着说:“劳屠伯伯关心,因为刚刚解决了司徒金川,不小心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
  “司徒金川?”屠啸谷闻言皱起眉,不悦道:“你怎么一点集体意识都没有?为什么不通知国安的同事?”
  “我的屠伯伯诶,这真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作祟,我也想有人帮忙啊!”萧晋苦着脸说,“可是司徒金川手里抓着人质,我哪里敢冒险嘛!”
  屠啸谷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那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人抓住了吗?”
  “人已经死了,而且死的比较惨,看在小侄已经受伤的份儿上,回头屠伯伯看完报告可千万别生气。”
  屠啸谷一滞,接着便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隔空点着他的脑门说:“你呀!才智手段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偏偏却生了个桀骜不驯的性子,做事只图爽快不计后果的亏,还没有吃够吗?”
  “我这不还是仗着您几位长辈的疼爱和庇护嘛!”

  “放屁!”屠啸谷笑骂,“合着你惹祸还是我们的罪过了?”
  日期:2018-07-08 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