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1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东深忍着笑,手指摩挲着杯沿,看着她轻叹一声,“做人不能恩将仇报吧?”
  “我什么时候恩将仇报了?”蒋璃听着这话觉得是六月飞雪了,她恩将仇报?气味是她的专长,可人心叵测尔虞我诈不是她的擅长吧,今天为了他的事她脑浆子都快飞出来了。
  陆东深不紧不慢地说,“有很多事我就不一笔一笔跟你算了,咱们单说祈神山上没我在的话,你死过不知多少回了吧,所以来回来的我也不多算,就当你欠了我三次。刚刚是我提的第一个要求,你应了我,就算还了我一次了。”蒋
  璃脑筋转得快,呵呵了两声,“据我所知,跟你上山的女人叫蒋璃吧?我是夏昼,陆总你忘了?是蒋璃欠了你的,你找蒋璃要去啊。”陆
  东深手里轻轻转着水杯,不怒反笑,“聪明啊,用我的话来堵我的嘴。”
  蒋璃笑得放肆,贝齿润而整齐,陆东深就这么看着她笑也不说话,她笑不露齿时尽是女孩的娇憨和温柔,笑而露齿时就张扬着一股子邪气,俊得很又魅得紧。他喜欢看她笑得邪气,爽朗又不藏心事,就像是在沧陵,虽说她站在跟他相反的立场上,但也经常能看见她大笑露齿的模样,爽气跋扈不可一世。
  微笑时美则美矣,但他更愿她处处嚣张。坐
  在对面的蒋璃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笑让陆东深的脑子转了好几个弯,她拿起杯子,跟他的一碰,“承认啊。”一
  顿饭竟吃了三个多小时。蒋

  璃一直觉得她跟眼前这个搅得沧陵一团乱并趁机得利的男人没有太多话题,可一顿饭聊下来,她知道了他平日里的时间分配,知道了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知道了他的一些喜好。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喜欢旅行。
  跟她见过的那些商人们不同,他是工作狂不假,但也痴迷于纵情山水,跟她一样喜欢出入无人之境,越是险要之地就越是向往。用他的话说就是,只有充分去体会天地间的大开大合,在面对人性争斗时才不觉得悲凉。她
  想起他说他吃过狼,又想起他徒手攀树时的矫健,其实在祈神山上时她就知道他是个户外高手。
  所以你才会这么狠,对吧。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陆东深眼里始终盛笑,回她的话是,对你,我狠不下来。
  他是个很会控制话题的人,所以这顿饭吃下来,再去看时间蒋璃竟也吓了一跳,她好像很久都没有吃顿饭吃三个多小时的时候了。想来陆东深也是这样,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了挺多次,能在餐桌上简单解决的他就解决了,十分果断。
  就这样,陆东深一直将她送到家门口。蒋

  璃开了门后倚在门边,慵懒地说,“今天谢谢你的晚餐啊,改天我做东回请啊。”陆
  东深也没急着离开,一手搭在门框上,离她很近,走廊的光影投下来,他的身影就罩在她身上。他低头看着她沉笑,“改天是哪天?”一
  句话问得蒋璃一愣。不
  过就是句客套话,他还当真了?
  见状,陆东深笑得爽朗,眉眼就更是俊逸得很,“真心回请也别择日了,今天也行。”
  “今天?你要干嘛?”蒋璃警觉地抵住了他的胸膛。陆

  东深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她悬在脖间的玉坠子,“口渴,进门讨杯水喝。”话毕,就径直而入了。如
  过无人之境。蒋
  璃气归气,但想着一来人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二来老话说得好,出手不打笑脸人。也就忍了,倒了杯水到客厅,见陆东深甚是悠哉地坐在沙发上,心想着还真反客为主啊。
  上前将水杯递给他,“送人礼物还得想着讨回点利息,陆东深,你说这算不算是堂而皇之的流氓行径?”陆
  东深接过水杯时却顺势用了点力气,蒋璃没料他会这么做,身形一晃,他长臂一伸圈住她的腰,水杯被他搁到茶几上,紧跟着将她压在身下。
  等蒋璃反应过来时,两人已是气息绞缠窝在沙发里。幽
  暗的光不明,头顶上的男人将脸压低,隔着衣料,她都能觉出他胸膛的坚实宽硕,她听他低笑说,“这才叫流氓行径。”
  气息滚烫。
  蒋璃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他的,只是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动作打得猝不及防,然后就要挣扎。可陆东深显然没想放开她,长指一攀控了她的脸,他的脸也压得更低,低到鼻尖近乎相贴。
  “既然蒋璃的三次债我讨不到了,那就说说夏昼。”
  蒋璃怔楞。陆

  东深很满意她的反应,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唇角,“小姑娘嘴茬子厉害很容易吃亏,从在警局里捞人的那刻起,不少人都知道夏昼是我的女人,所以,就算我对我自己的女人耍流氓也不为过吧?”
  心像是被只手掏出来似的,卡在嗓子眼里蹦蹦直窜,蒋璃忽而窒息了一下,然后气促气短。他
  压得太近,呼吸里是他的气息,就连唇齿也出了幻觉,似乎也沾了他的味道。因为离得太近,他落下来的嗓音就低得很,沉沉的像只钩子,勾着她那颗卡在喉咙里的心一直悬着。
  不过,最像钩子的是他的双眼。氤
  氲的光线里,她似乎又看见了自己,倒影在他的瞳仁深处。有些记忆从夹缝里点点渗出,那晚醉酒,她也在他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然后,想起了醉意朦胧里的吻,还有那天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她说,骂一次亲一次。一
  时间竟移不开眼,虽说,他目光灼热地吓人。他

  的唇形性感,会让女人心甘情愿沉浸于一场忘我的风月里。明明就是个危险的男人,明明就是个轻易碰不得的男人,可他眼里的风情、身上的气息都成了诱惑的鸠毒,忘情地饮上一口,宁可抱着醉生梦死身亡。仅
  存的理智不停拉扯,蒋璃开口,气息短得要命,“你别乱来。”若
  游丝,缠着男人的温情。陆
  东深原本是想逗她一下,可越是离近就越是难以自控。她的脸婉约憨美,眼里藏了星,身上有香,清清淡淡,是那晚能安抚他入睡的气息,可今晚这体香成了蛊。说实话,他没有过这种经历,在陆门,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沉稳持重,礼节周全,作为长子,他有太多的担子去背去扛,没有时间来静静品一段儿女情长。
  他有床第之欢,成年人的世界里他能做到清心寡欲,进退自如无牵无挂,原因就是他更喜欢跟明白人打交道,所谓明白,就是床事之后清清楚楚不拖不欠,性就是性,跟爱没有关系。
  所以,他从没在这种夜色朦胧下端详一个姑娘,心从没这么慌过,意从没这么乱过,明知道这是轻薄这是无礼,却忍不住逗弄她,又忍不住想要亲亲她。他知道她的唇有多软舌有多暖,内心呼啸着将她拆骨入肚,于是,他就顺应内心的想法去做了。
  “乱来?”陆东深低语,“是这样吗?”话毕,他就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日期:2018-11-1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