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1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之所以说不错,原由是她一眼看过去觉得挺有眼缘,不花哨。
  一条项链,链坠是枚玉石,式样很像平安扣。看似很简单,甚至说没什么设计,可那玉石一看就是有年头的,润得哪怕像她这种外行人都能看出是极好品质。有些东西光鲜但不经琢磨,有些东西简朴但受得住端详,这条玉石项链就是后者。尤其是玉心处有红色纹路,那纹路一看就是天生天长,竟形成了一枚白兰花的图案,着实罕见。
  陆东深亲自给她戴上。
  送镜子上来的是个女服务生,看她时眼神里多了不少羡慕,眼睛瞄向陆东深后脸就红了。蒋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种自己也脸红了的误觉。陆
  东深的动作并不娴熟,甚至说有点笨拙,好不容易扣好了链扣,他微微侧脸看着她问,“喜欢吗?”

  镜子里,他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脖子上,指间温热,她却觉得像是被烫了似的。玉石着实漂亮,可她的视线总离不开他的手指,他的手很大,衬得她的脖子更是纤细,蒋璃在想,如果他两手朝中间这么一收,是不是就能立马听见颈骨断裂的声响?点
  了头,又道了谢,然后问了很关心的问题,“是不是很贵?”
  陆东深见她喜欢也就放心了,回到椅子坐下,拿了餐刀,慢条斯理地说,“不贵。”
  蒋璃将镜子推到一边,一手玩弄着玉坠子,隔着月色和地灯交织的光影看着他,狐疑,“黄金有价玉无价。”

  “所以无价的东西价钱不定,可贵可便宜,全凭喜好。”
  “这可不像是出自手工店里的东西。”意大利她去过多次,别管是热闹的罗马街头还是潋滟波光的威尼斯,手工店里的东西大致特点相同,基本以重工为主。陆
  东深笑了,十分自然地调换了彼此的盘子,“古董店里淘来的小玩意,行了别纠结了,再不吃就该凉了。”蒋
  璃低头一看,面前的餐盘里是刚刚他切好的小牛肉,心头逸过一丝悸动。她也就不再继续盘问项链的事,显得矫情。菜

  做得精致,一道道创意菜果真是填满味蕾。陆
  东深吃得不多,更多时候是看着她吃,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更没有其他姑娘扭捏的姿态,最后在吃到甜品轮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除了闲聊咱们能说点别的吗?”一
  顿饭吃下来,工作上的事几乎没怎么聊,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可也是邪了门了,陆东深没跟她谈过去也没涉及未来,聊的话却没觉得无聊。
  “闲聊才是男女间增进了解的途径,也是约会的必要体现。”陆东深总结了句。“
  约会?”蒋璃怔了怔,算是约会吗?将叉子一放,拿了餐巾纸擦擦嘴,“约不约会的咱先放一边,陆东深,你不想问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吗?”“

  什么真正的原因?”蒋
  璃直截了当,“改配方的事。”陆
  东深开车所以没喝酒,拿了杯子抿了口水,浅笑,“不管理由是什么,我相信你是出自深思熟虑了。”蒋
  璃没料他会这么说,微微愣住。因为在她认为,以他的聪明绝对不会看不出她是故意打翻茶杯,否则在秘书给他端上那杯白开水时他就不会意味深长地瞅了她一眼。“
  你现在想说吗?”陆东深轻声问她。
  蒋璃略有思索,“有些事还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

  你想说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蒋
  璃抬眼看他,“陆东深,其实你明白我的担忧,对吧。”陆
  东深嘴角的笑收敛了少许,拉过她的手于掌间把玩,眸光沉亮。他在她面前肃了神情的时候不算多,哪怕是在冬祭那天她逼着他喝下那杯酒,他也都是嘴角含笑地问她一句满意了吗。所以她一时间也忘了抽手回来。他
  说,“囡囡,你要知道,不管是在陆门还是在商场之上,想无声无息要我性命的大有人在。”
  蒋璃倒吸一口气,手指一颤。陆
  东深却又被她逗笑,拉了她微颤的手指送至唇边,“吓着你了?”
  男人炙热的唇息落在她指尖,可她心头依旧寒凉。她看着他,莫名就心疼了。果真他是想到了,可这么沉重的事他说得风轻云淡,是真的不怕死吗?许是只有经过人性悲凉,他才会在得知有人害他后这般平静。
  冷不丁地想到陈瑜说过的话,她说,第一次见陆东深时浑身是血……
  “我是有点怕,气味这种东西一旦被打上了居心叵测的标签,就会变得跟人性一样复杂可怕。”蒋璃坦诚地说。陆
  东深看着她,没说话。
  蒋璃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姿态的暧昧,一个用力抽回手,“瞅什么呀?”她的反射弧怎么成了猫?
  陆东深手肘抵着餐桌双臂交叉,“我倒是有点高兴。”高
  兴就高兴,还有点?蒋璃迟疑,“这话怎么讲?”
  “担忧这两个字用的不错,说明你开始关心我了。”陆东深一挑唇。
  蒋璃恍悟,敢情一本正经下还藏着戏弄呢,将餐布攥成团朝着他就扔过去,“我在跟你说认真的呢,你倒好,完全不当回事啊!”陆

  东深笑得爽朗,接住餐布,少许放到一边说,“我是有失眠的毛病,很严重,但这个毛病是在很早之前就有了。”那一年南深被绑架,陆家上下陷入惶惶,他成宿成宿地担忧焦急,最后南深回来了,他却失去了睡眠。
  蒋璃闻言一愣,不是后天影响?寒意又似袭来。“
  如果是这样,那对方的意图更可怕。”她说。
  陆东深看着她,这一次倒是认真了,“所以,把我交给你,如何?”
  蒋璃闻到了栀子花的香甜气。
  餐厅里没有栀子花。但

  凡讲究些的餐厅都注重空间气味,不会让旁的气味影响食物的气味,所以哪怕是花香,都以清雅为好。像是栀子这类浓郁香甜气,哪怕是这种钟情于胡同山水的餐厅都断然不会有的。是
  陆东深的话,竟让她觉得似白色栀子花似的香甜,钻进了耳朵里,从唇齿间渗出丝丝蜜糖的滋味。其实仔细想来他这话说得简单明了,但她的心就失去分寸,在似理智和似暧昧间乱蹦个不停。
  她低眼不去看他,咬着吸管,故意四两拨千斤,“既然我任职陆门,那顺带管管你的事也不是不可以,否则我今天就不会提出调整配方,还隔空把季菲给得罪了。你放心,跟工作有关的事我不会怠慢。”
  陆东深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她是能装傻就装傻,想来以前围在她身边的人都顺着她说话,能不戳穿她的心思就不戳穿。所以,面对她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截了当。说心里话,他还真挺喜欢看她怼人的小模样。
  于是,他朝后一靠,清清嗓子,“我的意思是,从今以后我的起居生活等等这些你都要管。”蒋
  璃差点咬了舌头,这一次不再遮掩情绪,目光不悦地甩了句,“不管。”她又不傻,虽说他那句话让她觉得悸动,但也能察觉是有更深层次意义上的邀请,她顾左右而言他就是想告诉他一切不过就是她的职责所在,这男人听不出好赖话是吧,换做别人也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不再纠缠了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