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1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了赵文君已经知道自己的寿命只剩下最后的两天半,归不归也沉默了起来。老家伙想要说几句话安慰一下赵文君的,不过嘴巴动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归不归尴尬的样子,赵文君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在此说道:“能多出来三天,文君已经十分感激归叔叔了,原本十几年前我就应该走了的。现在托你们的福,我还多活了这么多年,心里已经感激不尽了……”
  说话的时候,赵文君端起来自己的酒杯,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亲自给老家伙到了杯酒之后,举起来自己的酒杯说道:“文君这些年来,多蒙归叔叔的照顾。
  无以为谢,这杯酒就算是我感激您对文君、梅儿和思圆的关照……”
  说到最后的时候,赵文君直接仰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一杯酒下肚之后,她的脸上更加红润起来。正要再对归不归说几句感谢的话之时,身后响起来了自己夫君的声音,你我夫妻一场,不打算和我喝一杯吗?”
  “你我夫妻三十四年,我便连累了你三十四载。这杯酒是我给你赔罪的……”说话的时候,赵文君笑吟吟的给自己的夫君斟满了一杯酒。两个人轻轻碰杯之后,吴勉看着自己的夫人一饮而尽,随后这才跟着喝了杯中的酒水。

  “该我敬你了……”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给赵文君倒了杯酒。随后白发男人开口继续说道:“你我两世夫妻,前世我们分离了四十年。承蒙你既往不咎,今世肯再嫁我……原本我还想和你后世再续前缘的,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没有和自己的夫人碰杯,自己先暍完了杯中酒。没等他动手,归不归已经过来,亲自给白发男人倒满了酒。
  白发男人这才和赵文君碰了碰杯,吴勉继续说道:“多谢你两世将身家托付于我……多谢你能容忍我的怪脾气……多谢你生下了梅儿……多谢你在船上将活命的机会让……”
  “可以了……你再这样多谢的话,天就要亮了。”赵文君微微的一笑,托住了自己夫君的手臂,看着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

  随后将自己的酒也喝了下去,酒水下肚之后,她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我们还能再团聚两天,这两天你不能休息,要无时无刻的陪伴我……”
  归不归实在看不下去,老家伙说道:“你们俩在这里看星星,老人家我要回去休息了。别担心人参和傻小子,它们俩睡着了杀猪都吵不醒……大郎,你背着高如柏回去休息。这里不用你们看着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老家伙回到了寝室之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盯着窗户外面透进来的月光,归不归一坐便是一夜。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这才从石屋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候,早起的下人们已经开始收拾昨晚剩下的残羹剩席,却不见吴勉、赵文君夫妇的踪影。而他们俩居住的石屋大门大开,并不像吴勉夫妇已经回去休息的样子。
  归不归正打算叫过来一个下人询问的时候,看到脸色还是有些微红的高如柏走了过来。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人家您是在找吴勉先生和夫人吗?他们去山谷那边看日出了,临走的时候吩咐,不会太早回来的。”
  现在的高管家和昨晚暍多了胡乱说话的高如柏好像是两个人一样,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柏,以后少暍点酒吧。昨晚你差点坏了老人家我的大事……”
  早起的高如柏已经从焦大郎的口中知道了自己酒后胡言乱语的事情,当下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接老家伙的话。
  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也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百无求捂着晕晕沉沉的脑袋,说道:“这天旋地转的……天怎么还亮了?老家伙,咱们继续喝……你叔叔和婶婶呢?老子记得昨晚好像就你们仨没暍多……”

  “你们可不能再喝了”这时候,吴勉带着赵文君从山谷的方向走了过来。吴夫人微笑着对着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昨晚的酒宴是乔迁之喜,不过从今天开始谁都不能再喝酒了……百叔叔,任叔叔你们都要陪着我说话,你们喝醉了,以后可是要后悔的。”
  “不喝就不喝,那马尿一样的酒味,老子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的。”百无求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后的焦大郎说道:“大郎,去把小梅花他们娘俩都叫起来。他们娘亲都醒了,她们俩睡什么?都起来……”
  当下,焦大郎将吴梅儿母女俩叫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母女醒过来,洗漱吃完了早饭之后,被自己的父母带着,由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陪同,去了山谷游玩起来。整整晚了一天,天色快黑的时候这才回来。
  赵文君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和气力似的,把她的女儿、孙女都熬的气喘吁吁,吴夫人还是精力充沛的和他们说说笑笑。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天,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清晨的阳光刚刚出现,赵文君便好像被抽干了精力一样,萎靡不振起来。
  就在百无求和吴梅儿母女俩错愕的时候,吴勉将自己的夫人抱进了石屋当中。
  这时,归不归在石屋外面将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吴梅儿母女俩。
  得知了自己母亲(外祖母)只剩下最后几个时辰,吴梅儿和邵思圆好像五雷轰顶一样。吴梅儿当下泣不成声,邵思圆还好一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安抚自己的母亲。
  百无求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当下有些错愕的说道:“老家伙……你不是说妞儿已经好了吗?只是偶感风寒……现在你说她只有几个时辰可活了,你这么大的岁数,可不能开这个玩笑……你叔叔知道了小心他用雷劈化了你。”
  归不归低着头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妖王大闹金陵那一年,文君已经不行了。后来她被徐福带走续了这么多年的性命,原本那个老家伙已经有了可以治愈文君的丹药。后来咱们和海中妖灵大战的那一次,你叔叔伤了魂魄。那颗丹药只能救一个人,文君把自己舍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些年一直都是靠着丹药的支撑,文君才活了这么多年。她早已经是油尽灯枯……”
  这句话刚刚说完,吴梅儿忍不住再次放声大哭起来。不过她刚刚哭了几声,石屋外面的几个人、妖脑中传来了吴勉的声音:“外面不要哭闹!你们都进来……还想哭的到远处去哭,哭完之后再进来。”
  吴梅儿从小便惧怕自己的父亲,当下她不敢再放声大哭。在自己女儿的搀扶之下,一边哽咽着一边向远处走去。找了远处下人们居住的石屋,关上了门窗之后,开始大哭起来。好不容易在邵思圆的劝慰之下,吴梅儿终于在次制住了悲声。随后和自己的女儿一起,来到了父母所居住的石屋当中。
  日期:2018-09-0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