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684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名字几个字的字体很大,下面全是蝇头小字,工工整整,记录了这种病例的具体症状。
  随后有具体的治疗的方子,各种药物记录得清清楚楚。
  这些字体虽然是正楷字手工字体,比起现代的印刷体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还能从字里行间读出当时抄写者的一些性格和心得。
  第二篇,依然是另外一种病例的名字,症状,具体用药。
  连着翻了十几页,这一册永乐大典也就没了。
  金锋很是心痛。
  要知道,永乐大典的名气实在是太大太大太大。
  号称有历史以来最全最大的大百科全书,涵盖天文地理,经史典籍,宗教政治,文学艺术。
  从朱元璋那会就开始谋划,建文帝登基的时候就准备开动,却被朱棣给造反搁置了。
  直到朱棣坐稳了江山以后,也是前前后后初稿两年才定稿,又花了六年才编纂完成。
  全书一共两万多册,全文共计三亿七千万字。

  朱棣时期的三亿七千万字,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
  想想都令人恐怖。
  这本世纪大百科全书出来的时候,遥远的欧罗巴大陆,还在玩中世纪。
  与狄德罗编纂的百科全书和日不落的《大英百科全书》相比,永乐大典足足早了三百多年。
  永乐大典采择和保存的古代典籍有近八千种甚至更多。
  最重要的也是最难能的可贵的一点,那就是编纂收录的数千种文献典籍,几乎不增不减一个字。
  更别说篡改伪造之类的,朱棣可是下过令要尽最大可能还原明朝以前的所有历史。
  比起后面号称十全天子,狂妄自大的乾隆下令编纂的四库全书,无论从规模还是字数上,秒出了十条街还不止。

  四库全书里面收录的东西,早就被满清那帮子玻璃心的皇帝、没骨气的文人改得面目全非了。
  虽然历史就是个**是个人都能上,但对于后世来说,这就是一场灾难。
  手握着这本蓝色的永乐大典,金锋神情有些恍惚,带着一抹心痛。
  永乐大典共计两套,一套是朱棣正本,另一套则是嘉靖的副本。
  副本是嘉庆皇帝时期由于三十六年三大宫殿突发大火,连同文楼都差点被烧。

  有了这个教训以后,嘉庆皇帝就下令照着正本重抄一遍。
  光是抄写的时间足足花了六年,也算是千古以来的独一份了。
  正副两套大典在嘉庆以后也就没人去关注,到了明朝完蛋满清上来,却是再没有找到过正本。
  有的说正本毁于天灾,有的说毁于战火,近现代的研究又提出来,正本早就被嘉庆皇帝给带地下陪葬去了。
  残留下来的副本到了雍正那会的时候就已经没剩下多少,到了光绪初年也就只剩下了五千册,光绪要死前头几年,再清点不足八百册。
  这些书,都是被那些个文臣们偷的偷,拿的拿,还被老外白皮抢的抢,夺的夺。
  到了现在,全世界不足四百册,大都数都是残本。

  金锋手里这一本也是残本,但是这本残本却是太难得了。
  残缺的十几页上面,写的全是医术和方子,都是前人从未见过的。
  金锋脑子里装的东西就是一本大百科全书,但这本书里记载东西,自己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太珍贵了!
  这本书记录的内容价值远大于其书本身。

  要知道,现在谁要是手里有一本永乐大典的话,那四大一线城市买房买车再娶个媳妇,剩下的都能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就算是只有一张缺页,那也是几十上百万的天价!
  这是整个神州民族最宝贵的东西。
  “这份礼,太重。”
  金锋沉默良久,对着梅格莉娅笑了笑,轻声说道。
  梅格莉娅抿着嘴露出甜美的笑容,娇声说道:“任何礼物都比不上,我的英雄对我的救命之恩。”
  “再说了,这本就是你们的东西。”
  “别忘了,我也有神州血统。”
  王晓歆跟梵青竹寒着脸,曾子墨一言不发。
  静静的看着梅格莉娅跟金锋的互动,心里又酸又痛。
  金锋微微闭眼,轻轻点头。
  虽然心中有疑惑这书的来历和出处,但现在并不是追本溯源的好时机。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高兴!”
  金锋毫不客气的收下了这份礼物,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
  左手拿起从不离身的包包,取出一个小小的画筒单手递给梅格莉娅。
  “神州礼节,有来有往。”
  “这张素描是我在魔都的时候捡的一个小漏,当做回礼。请你收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金锋给梅格莉娅送礼,当即几个女孩的脸就不对劲了。
  三个女孩,可从来没享受到过金锋送礼这样的待遇。

  梅格莉娅面带微笑轻声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啊。你上次就送过我一个保温杯呢。”
  老外的规矩可跟国内的不一样,接受别人的礼物一般都是要当面拆开的。
  梅格莉娅从画筒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素描,轻轻一看,美眸眨动露出一抹惊喜。
  “画的真好……”
  “啊……我的上帝,这……这怎么可能……毕加索……”
  “这是毕加索的素描。”
  “我的上帝啊,休兰先生,您快过来,看看这是不是真迹。”
  一听到毕加索三个字,现场的人全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围了上去。
  被点名的休兰先生是斯维亚皇室的艺术顾问,也是欧罗巴一家拍卖行的总监之一。
  身上有皇室的血统,也算是梅格莉娅的远亲。
  快步过来,一摸纸张,再看签名,立刻变了颜色,吃惊的叫道:“这怎么可能?”
  “这素描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的上帝啊……”
  “圣母玛利亚。”

  嘴里不住的叫着上帝和圣母玛利亚,休兰戴上眼镜,拿出鉴宝大师们通用的大杀器高倍放大镜,仔细的寻摸起来。
  王晓歆跟梵青竹可是太了解金锋。
  神眼金拿出来的东西,什么时候有过假?
  看着一帮人竞相观摩那张素描,王晓歆心中涌起深深的挫败感。

  神眼金这个混蛋,竟然连老外的东西都能捡漏。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没几分钟,休兰顾问检查完素描,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宣布。
  “这是毕加索二十一岁时候画的素描真迹。”
  “画像中的女子是费尔南德.奥里维。”
  “毕加索的第一任女朋友。”
  听到休兰的宣判,在场的人异常振奋,更是惊骇异常。
  毕加索的名头不用多讲,西方世界最伟大的画匠之一,相当于齐白石跟张大千在国人心目中地位。

  后两位的真迹炒到什么样的价位,那是有目共睹的。
  而在很多年前,毕加索的大名就是家喻户晓,他的画作更是荔得离谱。
  最贵的阿尔及尔的女人0版,成交价1.79亿刀,曾经创出艺术品史上第一天价。
  最差的盘发髻女子坐像2300刀。
  他的素描虽然及不上油画,但这一小小的一张却是百万刀郎没得跑。
  要知道,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他的一张素描就能卖到近万刀。
  休兰的地位和学识在斯维亚乃至欧罗巴都是小有名气的,他的书画鉴定水准自然没得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